Posts Tagged greek

小东西、大学问:再思介系词

我自己受的神学教育是西方的,习惯用英文思考;我最开始教新约希腊文的时候,也是用英文教学。即使这些年来已经逐渐将我的教材讲义转成中文,有时我自己还会很意外,同一件事,用中文与英文思考,竟有很大差别!

介系词 (prepositions) 就是一个这样的东西。

对习惯用英文的人,希腊文介系词相当自然,通常直译就好,无须多想。例如 ἐν 就是 “in”,「在⋯ 里」。 所以常见的片语,ἐν πνεύματι ἁγίῳ 就是 “in the Holy Spirit”,ἐν τῷ ὀνόματί μου 就是 “in my name”,等等。但是中文也直译为「在圣灵里」「在我的名里」吗?不然,我们的中文圣经颇有讲究:

原文 英文 中文
ἐν πνεύματι ἁγίῳ in the Holy Spirit 被圣灵感动
(林前12:3)
ἐν τῷ ὀνόματί μου in my name 奉我的名
(约翰14:14)

保罗劝勉年轻的提摩太如何牧会,提前4:15「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并要在此专心」,原文很简洁, ταῦτα μελέτα, ἐν τούτοις ἴσθι,直译是「这些事你要注意,要在这些事里」(care for these, be in these)。原文虽短小,意思却深长。怎样叫做「要在这些事里」?乃是投身其中,全力以赴!这样的翻译真是需要思量、琢磨!

介系词是小东西,却有大学问哪!

Leave a Comment

必也正名乎

我的网站设计上的标题图案是一句希腊文:Ἐν τῇ σχολῇ

σχολή 这字在整本新约中只出现过一次。使徒行传19章9节说到保罗每天在推喇奴的学房进行讨论,和合本译成「学房」的就是这个字(其他译本译成「讲堂」「学堂」「学院」等) 。

但是这个字最基本的意思是「闲暇」,也就是有时间的意思,常常指的是有时间思考学习(特别是透过上课的思考学习),例如:

便西拉智训(Sirach) 38:24
σοφία γραμματέως ἐν εὐκαιρίᾳ σχολῆς καὶ ὁ ἐλασσούμενος πράξει αὐτοῦ σοφισθήσεται.

可以译为:
The wisdom of a scribe is in his opportunity of leisure, and he who is relieved of his works shall be made wise.
学者的智慧来自他悠闲之时;无事一身轻的人方能成为明智。

我知道这不符合现代人的心态,现代人要忙,大忙人才是重要人,所以要一面开车一面讲电话,而且不是一通电话,而是好几个插拨同时讲的忙忙忙!我也知道这不是教会乐意听的话,教会喜爱信徒热心服事,会堂要打扫、厨房要煮饭,夏天要割草、冬天要铲雪,还要参加各种的委员会、研讨会、同工会⋯

忙本身不是坏事,热心服事更没有错,但是我们都记得主耶稣的话:「马大、马大,妳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路10:41-42)

所以,我的网站 Ἐν τῇ σχολῇ 意思是「在学坊里」,开放给所有抽得出时间、静得下心来从事思考学习的人。

Leave a Comment

關身或被動?

希臘文不但有主動與被動語態,還有「關身語態」(middle voice)。更讓學生困擾的是,在許多時態裡,被動語態與關身語態共用同一個詞形,那麼關身和被動需要區分嗎?

在有些情形下,某個詞形應當解讀為關身或被動,意思會大大不同。例如羅馬書三章9節裡的 προεχόμεθα 應當解讀為關身或被動呢?如果是關身,保羅意思是「我們佔優勢」,這是和合本採取的理解,所以翻譯為「我們比他們強麼」。如果是被動,保羅意思是「我們被佔優勢」,可譯為「他們比我們強麼」。語態不同,意思180度相反:關身語態意為 Are we better?,被動語態意為 Are we worse?

但是在另一些情形下,關身被動既是同一個詞形,我們就不需要超過作者原意地強加區分。讓我舉一個例子。

羅馬書12章2節,「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有些牧師或講員會強調「效法」「變化」這兩個動詞是被動的.因此心意更新變化不是你自己能做.只有上帝能做云云。心存感恩(認識上帝大能),心存謙卑(認識自己不能),都是好事,但是有時強調過頭,造成教會總是非常被動、軟弱無力。

其實這兩個動詞,συσχηματίζεσθεμεταμορφοῦσθε,是關身被動(middle/passive)。關身被動的焦點在於「經歷」(experience)。保羅要強調的不是基督徒心意更新變化的途徑(是他要自己做、還是他要等上帝做)。如果保羅要強調的是「被動」,他會加上 ὑπὸ θεοῦ (by God) 或類似的字句。保羅要強調的乃是基督徒心意更新變化的經歷。保羅的重點不是放在你做還是神做,而是放在你要讓你自己經歷心意更新變化。

所以我們解經的時候要小心,不要超過聖經作者的原意。

本文源自我昨天在一位美國學生的部落格上作的答覆,有興趣的可以讀英文原貼

Leave a Comment

為什麼要學文法?

我聽過有人倡議「希臘文無用說」,譏笑那些要求學生背變化表的神學院老師太落伍了。不知道他讀的是什麼先進的神學院,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希臘文給精通了。

不過反過來說,我也常常提醒學生,學習詞形變化只是一半的學習。我們的初階希臘文課程內容,一半教詞形變化,一半教句型用法。例如我們教形容詞的時候,討論的其中一項是,修飾性形容詞(attributive adjective)與述語性形容詞(predicate adjective)的區分。這有什麼重要呢?讓我舉一個例子。

提摩太後書三章16節是我們相當熟悉的經文。這節原文的頭三個字是 πᾶσα γραφὴ θεόπνευστοςθεόπνευστος 是形容詞,意為「神默示的(神吹氣的)」。但是 πᾶσα γραφὴ θεόπνευστος 是什麼意思呢?

如果 θεόπνευστος 是修飾性用法,πᾶσα γραφὴ θεόπνευστος 意思是「所有神默示的聖經」,言下之意是,有些聖經不是神默示的,而我們現在要講的是所有那些神默示的部分。

如果 θεόπνευστος 是述語用法,πᾶσα γραφὴ θεόπνευστος 意思是「所有聖經都是神默示的」。

所以你看見了嗎?兩者的區分在這裡影響至關重大,不是書呆子做些不打緊的學問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