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ranslation

爱人如己

有些真理很重要,但是我们觉得太熟了,老掉牙了,懒得再多想,虽然头脑知道重要,但往往就被我们一笔带过。 「爱人如己」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真理。

所以本周的网上希腊文读经班读到罗马书13:8-10,对于「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我刻意鼓励大家多进一步讨论与思想。

我们讨论了「完全」这个动词,保罗选择用完成式πεπλήρωκεν的含义。如果简单地用aorist时态,这个动词还是表达了「完全」:你遵行「爱人」一条律法,你就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但是用完成式就多一层意思,你不但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而且这事实是不能翻盘的,不能以后又有人说,对不起,突然发现你还欠一条律法,还不完全云云。

有同学问起,原文是「爱邻舍」(ἀγαπήσεις τὸν πλησίον σου),中文却译为「爱人」,是惯例还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中国人比犹太人「博爱」吗?应该不是。我猜是因为中文「爱人如己」比「爱邻舍如己」容易朗朗上口吧。但是因为中文的教导变成「爱人」,相对上空洞很多。举例来说,你跟邻居吵架,但是星期天做礼拜,牧师要大家反省有没有爱人如己,你觉得挺平安的,压根忘了吵架的事,因为「爱人」是比较抽象的概念,很难评估你爱不爱人,不像「爱邻舍」那么具体,你良心马上会提醒你,你没有爱邻舍,要悔改。其实要爱抽象的「人」容易些,捐款帮助非洲难民、参与某项救灾活动、为无家游民祷告等等,会让我们以为自己是爱人的,但是要爱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无论是家人、邻居、同事、同工,往往才真的考验我们到底有多少爱心。

我的《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翻译,最近正好翻译到「爱」(ἀγαπάω / ἀγάπη) 这个部分,其中有一点特别给我蛮深感触的。作者讨论犹太人对利未记19:18「爱人如己」的理解,他说:Love in this context means devotion toward one’s neighbors。我犹疑如何翻译devotion,翻译成「奉献给邻舍」或「对邻舍忠诚」不行啊,最后我译为「致力爱邻舍」。我必须承认我从未这样理解过「爱人如己」。但是如果所有的律法和诫命可以总结为两条:爱神和爱人,而爱神的意思是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祂,那么爱人的意思不也该以此类推,要致力去爱吗?哪有别种爱法? 「爱不爱?」「爱!」「如何爱?」「随便爱一下!」那不就只剩空洞的口号了吗?

或许有人会说「爱人如己」不是已经界定了要如何爱吗?要爱人「如己」呀。不错,理想中,这是挺清楚的界定,我们如何爱自己,就要用同样标准去爱别人。但是现实中这可能不管用,因为我认识太多已经受伤破碎根本不太爱自己的人,那么「爱人如己」就变成不用去爱别人的借口了——我如何不爱自己,我就如何不爱别人。其实新约的标准已经不再是用自己、而是用主耶稣为标准:主如何为我们「舍命」(原文是放下自己),我们就当如何为别人「舍命」(约壹3:16),就是要肯为别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时间、金钱、精神⋯⋯甚至性命。所以,怎样是「致力」去爱?就是要舍己去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字句」与「意思」

我订阅的网志有344份,每天都有数百篇文章要读,所以通常都是快速浏览标题,有特别引起我兴趣的才细读。孟恩思博士每周的《Mondays with Mounce》通常是我会较为仔细阅读的。本周贴文提到的事,我觉得很有意思,特此分享。

约翰贰书12节
我还有许多事要写给你们,却不愿意用纸墨写出来.但盼望到你们那里,与你们当面谈论,使你们的喜乐满足。
前半节原文:Πολλὰ ἔχων ὑμῖν γράφειν οὐκ ἐβουλήθην διὰ χάρτου καὶ μέλανος.

这节经文意思很清楚呀,有哪里不对劲吗?约翰说,他还有许多事要「写」(γράφειν)给你们,但不想用纸墨写,孟恩思问:那他想用什么写?呃?咦?哦!

约翰的意思是:我还有许多事要「告诉」你们,却不愿意用纸墨写。但是他却写成:我还有许多事要「写」给你们,却不愿意用纸墨写。

所以结论是什么?为何约翰写了不合逻辑的「字句」,他的「意思」却很清楚?因为读者在理解的过程中,会自己将作者字句的「意思」填补连结起来。有趣吧?

Leave a Comment

历史方法

我今年寒假开始得早,十二月中就开始了(因为本来年底要到大陆讲学,后来延后一学期),至今已有两个月,《耶稣与神的得胜》也翻译了一百多页,从第九章末了,到现在进入第十二章,在寒假进入高潮──今天是农历除夕──之际,算是小有成就,给自己的一份新春贺礼吧!

昨天我的编辑来信,除了贺年之外,提到他阅读我的译稿时,有些句子的意思初看之下不太清楚,看了英文原文才明白,换句话说,「之后进入编辑程序时可能要花不少力气修润」。唉,我真的很同情,我常常要为自己的中文能力有限道歉!加上赖特习惯写非常非常长的句子──有次我数过,一个句子97个字。不知道这是否英美不同之故;在美国,教写作的老师总是教学生句子不要太长──译成中文时,四不像的怪物就会偶然现身了。不过也很庆幸,校园编辑的润笔能力极佳,我亲自领教过,十分受益的。

从第十一章起,《耶稣与神的得胜》进入第三部分,探讨耶稣的目标与信念。赖特有一句话让我很感动:

要研读一个古人的这种「使命」或「野心」感,要询问的不是心理学,而是历史。 (原书p.480)

的确,我们不是要做些心理分析,而是要处理一个历史议题。当然,在许多保守的基督徒圈子,历史学方法并没有比心理学方法好,都是可疑的。我去年就碰到一位学生告诉我,他本来已经选了《耶稣生平》,结果看到课程大纲里提到我们会探讨「历史的耶稣」,他就退选了。

最近古岱克(Mark Goodacre)谈到 ,他不喜欢用「历史方法」这种名称,因为不是哪一种方法(method)、而是途径(approach)或视角的问题。

无论如何,第十二章论到耶稣被钉十架的原因,这是很长、很重头戏的一章,耶稣之死更是整个历史方法或历史途径的关键所在。春节完后就要忙下学期课程了,所以要趁寒假最后一点时间再冲刺一下,希望全书赶得上五月的截稿日期。

顺祝大家春节快乐!

Leave a Comment

翻译与注释

算算我第一次在网路上「崭露头角」,至今恰好十个年头了。最开始是基于「行政」上的理由,因为我的班级较大,学生很多,每个礼拜都有学生:「老师,我缺上次的讲义⋯⋯我没拿到上上礼拜的讲义⋯⋯还有没有x月x日的讲义?」焦头烂额,烦不胜烦,所以决定把讲义都放在网上,学生缺哪份讲义,自己上网下载,不用再来找我要。发展到现在成为全面的网路教学事工,实在是当初始料未及的。

在网路上「行走江湖」,自然就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物,千奇百怪的问题与建议也收到不少。有些怪异得离谱,除了傻眼,还是傻眼。有些则让我思考良久。不久前,一位在台宣教的「老外」来信,除了例行的客套「非常佩服你的网站」云云,他问我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翻译圣经。曾经有人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圣经翻译计画,不过后来他们人手够了,就没再找我。至于我自己呢,那时回答得很快:没这个兴趣,也没这个负担。但是我想我应该把自己立场解释清楚。

我非常看重圣经,所以不想翻译圣经,绝对不是因为我认为圣经不值得翻译。我的角度是:因为圣经文字上的意思,很多不是光靠翻译就完全出来的。我教希腊文越久,这个信念越强烈。在希腊文课程里,开始的东西简单,所以作业或考试要求学生翻译即可。但是渐渐东西复杂以后,我对学生的要求是,你翻译完以后,如果意思还没有完全出来,请你再加上注解给我。

让我举一个例子。今天早上的希腊文读经班,我们读到腓利门书18节,保罗对腓利门说:「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账上。」我们在读经班里是大家轮流读的,读这节的同学很正确地翻译出来了。但是我追问,有没有需要注释的呢?有的,因为这是希腊文的第一类条件句。希腊文有好几类条件句,每一类表达的意思不一样,但是中文翻译都是一样的。

条件句

中译

表达的意思

第一类

他若亏负你或欠你

我知道他亏负你、欠你

第二类

他若亏负你或欠你

我知道他其实没有亏负你、欠你

第三类

他若亏负你或欠你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亏负你、欠你

这位同学反问,那么我们不要把这节翻译成「他若亏负你或欠你」,而是直接译成「我知道他亏负你、欠你」好吗?我的回答是,这种问题大概见仁见智,因为这反映两种翻译哲学,直译好还是意译好?但是在我们的希腊文班里,我们不需要在直译和意译之间抉择,因为我们是翻译之外再加上注释的。换句话说,我不认为所有的意思都只靠翻译,那样的翻译读起来可能不像翻译,而像注释。我认为要把意思表达清楚,翻译只能做到某个程度,剩下的要靠注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