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uffering

卡通人物苦难观

这个暑假在卫理神学院开《新约苦难观》课程,担任北屯教会的退修会讲员也讲苦难,到长庚大学团契演讲也讲苦难⋯⋯这是我一向讲究有效利用时间的一个办法,准备一次资料,应用在三种场合,一石三鸟。

今天偶然翻到一个多年前收集的卡通档案,觉得有趣,特别加上中译分享出来,博君一笑!

查理布朗(投手):连续九支全垒打!天哪!

查理布朗:我们又被屠宰了,谢勒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我们必须遭受这样的苦难?

谢勒德(捕手):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

查理布朗:什么?

奈勒斯:他在引述《约伯记》,查理布朗⋯⋯第五章,第七节⋯⋯

奈勒斯:其实,苦难是一个很深的问题,而且⋯⋯

露西:如果一个人运气不好,那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这就是我经常说的。

谢勒德:约伯的朋友就是这样跟他说的。但我怀疑⋯⋯

露西:约伯的妻子呢?我不认为她得到足够的赞誉!

谢勒德:我认为一个从未受苦的人绝对不会成熟。

露西:谁想受苦啊?别荒谬了!

阿五:但是,苦难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且⋯⋯

奈勒斯:一个只会讲约伯的「忍耐」的人,显示他对这卷书知道得很少!我自己的看法是⋯⋯

查理布朗:我这里不是一支球队⋯⋯而是一所神学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苦难与信仰

暑假将在卫理神学院开一门《新约苦难观》课程,先前因为忙着网上希腊文视听教材的汰旧换新,最近才开始紧锣密鼓的备课。今天写到一段关于「苦难与信仰」,有感动贴出与大家一起省思:

北卡大学新约教授埃尔曼(Bart D. Ehrman),毕业于普林斯顿神学院,老师是赫赫有名的麦子格(Bruce Metzger)。埃尔曼著作什丰,至今卅有余,三本成为大学教科书,五本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榜,被翻译成27种文字,算是北美泰斗级的学者。

我对他最初的认识只是:他不是基督徒,著述都是反传统基督教的,主张圣经不可靠。我后来才知道,他曾经也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青少年信主时,十分虔诚与追求,把新约所有书卷都背起来。然而,这样火热的基督徒最后却仍丧失信仰,为什么?症结就是苦难。

在《上帝的难题(注)》书中,他回忆说:「信仰所声称的,与生活中的事实,我再也无法调和⋯⋯我来到一个地步,无法再相信有一个良善、慈爱、负责的掌权者⋯⋯对于我,苦难问题就成为信仰问题。」

是的,苦难可能使人信仰更臻成熟,但是,苦难也可能使人信仰崩溃瓦解。很不幸地,埃尔曼属于后者。你呢?

(注)该书全名是《上帝的难题:圣经如何无能回答我们最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什么受苦》(God’s Problem: How the Bible Fails to Answer Our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 Why We Suffer)

Leave a Comment

走不下去吗?

我为​​美国圣约神学院执教的初阶希腊文课程,已于四月开始。昨天午夜(美国白天中午),校方通知我,某位同学申请退出。学了两个多月突然决定退出,而且这门是必修课,是不是学位放弃了?会不会献身的心志也动摇了?心里有很多感叹,想给同学们一些劝戒的话。

第一,献身事奉,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这种心里准备,不能没有。种种挣扎、劳苦、辛酸、受辱、受气、沮丧、灰心⋯⋯想要放弃的念头,将是经常的诱惑。接受神学装备只是这条道路的起步,而且神学生生活再怎么辛苦,比起日后传道人生活,真是小巫见大巫!希腊文也许是你感到困难的课程,但是这么小小的困难就让你打退堂鼓吗?这样以后怎么走服事主的艰巨道路呢?

第二,恩主应许,绝对不给我们跨不过去的困难,总会及时给我们一条出路。常常在不知不觉之间,祂的恩典就来了。也许是借着牧长的一句鼓励,也许是同工拍拍你肩膀的一个动作,也许是一本好书,也许是朋友的一通电话,也许是配偶一个心疼的眼神,也许是孩子张开双臂投入你怀里的撒娇⋯⋯你就被点醒,不错,主恩深重,处处都是,哪有走不下去的事呢?所以,你对希腊文感到挫折时要怎么办?不要让自己陷在那种情绪里,要走出来,提醒自己主的信实,帮助一定会来的,恩典一定够用的。

第三,我要语重心长地说,也许有些困难是你自找的,你要反省一下。是不是你的骄傲作祟,导致你有困难也不肯向老师开口,或者一被老师指责什么就听不下去了?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在校外已经是牧师、传道、长老,呼风唤雨惯了,发号施令惯了,你比会众学多识广,高人一等。你是否假借种种理由逃避上课,其实是宁可牺牲学习原文机会,也要维持虚伪的尊严?唉,清醒过来吧!愿主怜悯,再次把受教的耳、受教的心赐给我们。

Comments (2)

苦难

今天,红袜队到最后半局被反胜为败,被淘汰了;爱国者队也是先盛后衰,在最后一节被追平,然后在延长赛输了。身为球迷,震惊、懊恼、心痛、忧愁⋯⋯我的阿Q精神发作,解释曰,今晚课程要讨论彼得前书的苦难观,上帝让我先进入苦难情绪!

苦难是一个艰深的神学课题,但是这从来没有吓阻人不敢讨论,相反地,无论是课堂上的讨论或作业上的分享,「老」基督徒或初信的,人人都有体验、都有意见,故事惨痛得令人落泪的有之,大放厥词的有之⋯⋯一个小小的班级,也反应了人生的万花筒!

我对同学们的讨论与分享,欣赏之余,觉得有两方面普遍地有待加强。第一是诉诸经验,而不诉诸圣经的倾向。例如我问同学们是否同意「成功神学」(prosperity theology) 的教导,亦即基督徒都该成功昌盛,免于一切贫穷、疾病、痛苦及不幸吗?起来分享的几位都表示不同意,可是基本上根据的都是:因为我认识「不成功」的基督徒啊!他们可以举出一箩筐这种例子,某某人以为信主后可以娶到好老婆,某某人以为可以找到好工作⋯⋯当我要求他们试试用圣经根据来回答时,举手的学生就突然少了。

第二是以自我为中心,而非以神为中心的思考模式。实际上,不要说是关心神的旨意如何,也很少想到他人,想的都是自己。讨论到苦难,同学们举的例子绝大部份都是临到自己身上的苦难,几乎没有人谈到他人的苦难或受造的苦难,更不用说神的苦难。即使在经过教导讲解之后,一问到同学们对「受苦有益」的看法,大家分享的还是一味地苦难可以如何锻炼自己云云。至于我们如何经历苦难来帮助别人,使神国向前迈进,似乎仍然不在大家的思考范围里。

希望这学期教完时,同学们在这两方面都有大大的突破。

Leave a Comment

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西1:24「现在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并且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教会、要在我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有同学在课堂休息时间问我这节圣经,难道主耶稣在十架上所成就的救赎有什么缺欠,需要保罗去补满吗?我当时回答得仓促,所以想在此再回答得完整一点。

「补满」原文是ἀνταναπληρόω,这是一个双重复合字(double compound),除了「满」(πληρόω)「上去」(ἀνα)或「满起来」的基本意思之外,字首的ἀντι还带有「轮到」的含意。

主耶稣的救赎大功是完全的,但是这福音还在继续传扬开去,传扬的代价包括多人要劳苦、牺牲、殉道。并不是基督在肉身受苦了,基督徒就不必受苦,其实,现在正是轮到保罗受苦,轮到教会受苦,轮到你我受苦,好让神国度的计画得以完成!

明明是教会在地上的患难还没有满足,为什么保罗说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τὰ ὑστερήματα τῶν θλίψεων τοῦ Χριστοῦ),而不说补满「教会患难的缺欠」呢?我想保罗在说,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教会受苦,就是基督受苦。

Leave a Comment

受捆锁的福音使者

这个星期要教「监狱书信」,对保罗坐监待审时的心态,重新有一番体会。

第一,保罗在苦难中满有喜乐,他也要求读者与他一同喜乐。

  • 弗3:13「不要因我为你们所受的患难丧胆‬,这原是你们的荣耀。」
  • 西1:24「现在我为你们受苦、倒觉欢乐。」
  • 腓2:17-18「我若被浇奠在其上、也是喜乐⋯你们也要⋯与我一同喜乐。」

第二,保罗不太在乎自己会死或活。事实上,他已学会无论在何景况下都能知足,他不在乎丰富或缺乏等等(腓 4:11-12)。他唯一挂念的是神国的扩展。

  • 腓1:23-24「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
  • 腓1:18「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

有人传福音的动机是嫉妒、争强好胜、野心结党,保罗说「这有何妨呢」。我们也要学习说「这有何妨呢」。这不是妥协,而是需要更多的信靠。我们服事的动机也有不纯正的时候,如果神能用我,为什么祂不能用另一个不配的器皿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