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ports

可以为球赛输赢祷告吗

说到祷告,周一早上超级杯比赛一结束,新英格兰爱国者队逆转胜,我还在又惊又喜的情绪里时,就接到波士顿好友来信:

What a game!
You must have prayed so hard to make them play so well in the 4th quarter!

真不是开玩笑的,我确实有祷告欸!

我们起先输得唏哩花啦、惨不忍睹,我胆小不敢看,就关了电视开始祷告。不过我是先为一些最近教会挂心的事和我新学期即将开学的课程祷告,然后才跟祂说,「我真的很想赢」。先求祂的国,其他东西就会给我们 (马太6:33),真不是盖的:)

我常教导祷告的事,所以我预测会有人问我,基督徒可以这样祷告吗?这样祷告就「灵」吗?两队球迷都有敬虔的基督徒,都这样祷告,上帝听谁的?

我是天父的孩子,我把自己想要的告诉祂,所以我的祷告包括「我真的很想赢」,尤其这两年承受的一堆窝囊气——爱国者球迷都心照不宣,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特别想赢。我在我天父面前,需要伪装什么?

至于上帝会如何处理,我全然交托。我从未有一刻以为,因为我这样祷告了,爱国者就一定会赢。当我祷告「我真的很想赢」时,我同时委身「愿祢的旨意成就」,如果我们输球,我信赖这是祂给我当下最好的安排!所以祷告完,平安感并不来自于有把握谁输谁赢——后来赢球的刹那,我其实是目瞪口呆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早上的震惊

一早起来看到的头条新闻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把Jamie Collins交易走了,震惊得差点跌破眼镜!这是我们最佳防卫球员,你把他换走?好,假使你真的可以换到更好的什么,还说得过去,我认为你至少要换到一个或两个第一轮选秀签吧,结果只换到明年的第三轮签,搞什么鬼?这种时候剩下的大概就是只能说「In Bill We Trust」(注)的时候了吧?

这种球迷口号是不是有点像信徒搞不懂上帝作为时会说的话?

前爱国者助理总裁Mike Lombardi曾数次批评Collins有时不遵照教练们设定的策略,自行改变(freelancing)。我想起昨天看的那场赛事,第一轮攻防就是一例,当时对方一下子冲跑了28码,我还对着电视大叫,喂,你们的防守在干嘛?原来是有人擅自变化。 Belichick从来不怕换走大牌明星球员,当年他释掉Lawyer Milloy,我们第一场球31-0大输,导致ESPN宣称「他们恨死他们的教练」(They hate their coach),蔚为「趣」谈,当然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反而是爱国者奋力夺得该年超级杯冠军。显然Belichick要的是肯受教的球员,球技高超固然很好,但若不能听从教练就无法帮助球队赢球。

身为老师,我很有同感,我也看重学生能否受教。有些学生程度不错,但不能受教,总是按自己想法我行我素。碰到这样的学生,若屡次劝说仍不听从,最后也只能放弃,无法教了。

至于这会否影响我们今年夺冠,现在还很难说。理论上,防守上失掉一名这种等级的球员,实力一定是削减。但是,如果这事可以杀鸡儆猴,对那些被目前七胜一败最佳战绩与媒体夸耀弄得沾沾自喜、不肯拿出百分百实力来练球与预备的球员,有浇一桶冷水的唤醒作用,说不定对夺冠反有助益。

有时上帝在我们人生里给我们很大打击,是不是也是因为我们讲不听,祂必须用这种方式,让我们痛定思痛,才能转为人生胜利组呢?

注:这是爱国者球迷爱说的口号,Bill指的是爱国者的总教练Bill Belichick。当然这是借用美国著名格言「我们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

Leave a Comment

泪水与欢笑

本来预定要看超级杯的日子,竟然也是父亲告别式的日子。因为继母是慈济人,整个仪式是佛教的,多半仪式我都跳过不参与。家祭时,我没有与弟妹们一起上香跪拜,而是请司仪给我单独几分钟,接过他的麦克风,先缓缓朗读诗篇廿三篇,然后面对父亲遗像,将民数记6 :24-26经文,转化为给父亲的祝祷。我没有占用太多时间,也没有高调什么,我唯一坚持的是我不要只是默祷,我要大家有可以看见、可以明白的基督徒儿女的告别方式。

公祭时,慈济功德会首先登场,第二就是我邀请的教会弟兄姐妹。我很惊喜居然教会来了这么多人,不亚于慈济功德会!牧师跟我说,虽然我们是小教会,人数不多,但加上天使天军就超过他们了:)愿我们所服事的主得着荣耀!

父亲病逝前两个月,我和教会一对夫妻去探望他。他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反应,我们也不确定他还能否听到或听懂别人跟他讲话。我提议一起为他祷告,弟兄在他耳边用手机放「奇异恩典」诗歌,我先开口,我尽量用最简单直白话语,重复说「耶稣爱你、上帝爱你」,然后是弟兄大声祷告,突然父亲「啊,啊」大声喊了两声,弟兄说他既然有回应,我们当为他施洗,姐妹就去打了一脸盆的水来,弟兄奉三一神的名为他施行点水礼。我不敢说父亲是否这样就归入主内,我只能说,也许就像婴孩献礼,我们表达的是我们的心意:愿他被主接纳。

奔波了一日,终于稍微安静下来时,并没忘记今天是超级杯,一面打开电脑,一面向主说,今天给我一点可欢庆的事吧!主怜悯,果然首先入眼的大标题是我们赢了!隔了十年,我们终于再次拿到超级杯冠军。

人生不也是这样,有泪水、有欢笑,交织成一片。但我们终将进入只有欢笑、没有泪水的国度。亲爱的爸爸,我会在那里再见到您吧?

Leave a Comment

超级假

我的网上希腊文课程,基本上没有所谓的「放假」。如果偶而有放假的事,也只有班级制才有,独立制学习的同学根本不会有「网上课程何时公休」的概念。学生任何时候交作业进来,我都是24小时之内批改发还,全年无休。

从创办​​网上希腊文以来,一向只有学生跟我请假或要求放假,我向学生请假的只有两三次,号称「超级假」,因为爱国者球队打进超级杯,老师要看球赛,年度盛事,大家可以包涵吧!

今年我们又打进超级杯了!昨晚网上希腊文读经班结束时,我很高兴地用英文宣布,「By the way, we are going to the Super Bow!!!」波士顿的好友调侃我说,妳离开波士顿都六年了,可是说到球队仍然是「我们」,只有说到教会是「你们」。噢噢⋯ )

Leave a Comment

勝利心情

我從來沒寫過現場日誌(live blog),所以今天是第一次。

現在是波士頓早晨十點,風和日麗,人們正興高采烈地準備著一小時後即將開始的遊行,慶祝塞爾特人(Celtics)贏得今年NBA總冠軍。

波士頓球迷對勝利遊行已經熟練得不得了。自從2002年二月愛國者隊(Patriots)第一次贏得超級盃冠軍以來,我們已經做了六次勝利遊行──愛國者隊三次超級盃冠軍(今年差35秒就拿到第四個),紅襪隊(Red Sox)兩度世界大賽冠軍,現在塞爾特人!全美國沒有任何城市享受過這樣全面性(足球、棒球、籃球)而密集(六年六次)的榮耀!

我感到很有趣的一件事是,本地的媒體常常自問:What have we done to deserve this? 言下之意:我們有什麼好,配得這樣的榮耀?你要知道,波士頓球迷有悠久的心酸歷史。愛國者隊成軍之後,有很長的時間是足壇笑柄,外號patsy。塞爾特人自從八○年代之後,廿多年來經常墊底,只能緬懷過去的光輝,聊以自慰。紅襪隊更是經歷了86年的「咒詛」期,常常在冠軍幾乎到手的時候,以最不可思議的方式輸掉!熱心的球迷施行各種「驅咒」法,結果仍是年復一年的心碎!所以波士頓球迷長久抱著loser心態:「我們有生之年是不會親眼看到半個冠軍的!」因此,現在這麼短時間內這麼多冠軍,我們興奮得眼花撩亂之餘,不免想不通,怎麼回事啊?

我在想,這也是很多基督徒對上帝恩典的反應吧?我們不是不願感恩──這樣大好的恩典白白臨到我們身上,太好了呀──可是我們也難以置信,What have we done to deserve this?

遊行已經開始,十六隻二次大戰時代的水陸兩用的 duck boat 載著球員,緩緩地在市中心前進,三萬多的球迷們夾道歡呼,向球員表達感謝,謝謝你們把睽圍已久的籃球冠軍盃奪得回來,球員也高舉冠軍盃向球迷致意,謝謝你們無條件的支持,沒有在我們黑暗失敗的時候離棄我們而去。

這種場面總是讓我聯想到,大衛打敗仇敵、建都耶路撒冷後,第一件事就是將上帝的約櫃迎回聖城,當時也是聚集了三萬人,「大衛和以色列的全家,歡呼吹角,將耶和華的約櫃抬回來」(撒下6:15)。想想看,我們基督徒有ㄧ天將參與那最大、最終的勝利遊行,那將是何等場面!

看球賽只是休閒娛樂,是整體人生中很小的一環。但是對一個球迷,球賽中包含了很多感情、強烈的情緒、赤裸裸的喜怒哀樂。因此往往也引我聯想得很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