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Revelation

启示录不该解释?

学者Mark Allan Powell提议,像启示录这样一卷书,应该去经历,而不是去解释。就如同笑话,笑话若需要解释,就不好笑了;同样地,启示录若需要解释,就会失去它的力道。

在某种程度上,我完全同意。但是我想,对今天的基督徒,启示录还是一卷需要解释的书,至少需要一些提点。

我最近跟我的小姪子讲了一个笑话。他现在六岁,幼稚园快毕业。笑话大意是,有一个老师跟小朋友解释,乳猪和乳鸽的「乳」是「小」的意思,然后问小朋友能否想到别的例子,结果

一个小朋友说:我家房子很小,所以是乳房。

一个小朋友说:我每天出门要跨过一条小水沟,所以是乳沟。

老师说:不对不对,还有别的例子吗?

小朋友说:想不出来了,我的乳头都想破了!

我看我姪子嘻嘻笑了,可是似懂非懂的,就问他「好笑吗」,他拍拍自己脑袋说「乳头」,所以他显然懂得一部份,而且以为这是笑点。我正在想,需要给他进一步解释吗,他妈妈在一旁笑说「姊,有点黄喔」,我就作罢了。

大人听这笑话,我们有「黄色」背景,所以都抓得到笑点,当然不需要解释,也不应该解释。小朋友听这笑话呢,他可以懂得字面的意思,但是在他珍贵纯真的童年背景下,他其实没有真的听懂这笑话。

启示录也是这样。第一世纪的信徒有启示文学的时代背景,所以他们一诵读老约翰这卷书,就可经历极具震撼的能力,不需要解释,不应该解释。但是今天的基督徒呢?我们和他们的时空背景相差十万八千里,如果没有人解释或提点,我们恐怕往往只读到字面的意思,却完全错失真正的意思。

我深不愿过度解释些有的没有的,让这卷书该有的力道都没了,所谓「笑话都被你搞得不好笑了」。但是又不能看着大家明明都没读懂,却不帮忙做些解释。真是两难啊,该怎么拿捏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费依谈启示录

新约学者费依(Gordon Fee)受访谈论启示录影片:

Leave a Comment

新天新地里有恐龙吗?

有时会遇到有宠物逝去的弟兄姊妹提问,将来到天国还会否见到心爱的狗儿猫儿等等。不过这周的启示录课堂上,我被问到一个以前没想过的问题。

我们讲到启示录4~5章,天上的敬拜。根据约翰所描绘宇宙大敬拜的图画,最内圈是四活物和廿四长老(5:8-10) (代表神所造的万物和新旧约圣徒),外圈是千千万万天使(5:11-12),然后宇宙各角落蜂涌而起地敬拜(5:13),最后天庭回应(5:14)。同学们向往之余,对「敬拜」这个议题,无论从神学角度或应用角度,都有非常热烈的讨论。

启5:13「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有一位同学针对5:13「一切所有被造之物」提问:既然是「一切所有」,那么所有已经绝种的受造物将来也要复活来参与敬拜吗?虽然我当时的回答是,这种图画的重点是要指出受敬拜的对象多么配得敬拜,不是敬拜者是哪些人。但是我脑海中已浮现一堆《侏罗纪公园》《与恐龙共舞》之类的画面,挥之不去:我们将来在新天新地里会与恐龙一起敬拜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