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prayer

禁食祷告

除了在神学院教新约、在网上教希腊文,并继续《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的翻译之外,最近又受邀为孙宝玲院长的《新约导论》审稿,以及为下期书飨杂志写一篇帮助读者阅读赖特《耶稣与神的得胜》的文章,所以忙碌异常,本来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写网志杂感。但是昨天课堂上被问到一个问题,这问题也是我在华人教会圈内常被问到的,所以有种强烈的不吐不快的感觉,那就写下来吧。

同学提问的是禁食祷告的问题,是不是有些事非得靠禁食不可? 「因为某一类的鬼,非得禁食才能赶出吗?」我先深呼吸、笑一笑(以免发作脾气):「你可以把经文找出来吗?」全班一阵忙乱翻查圣经。

马可9:29!很好,但是和合本是「非用祷告」,然后用小字注解「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意思是有的抄本是「非用祷告和禁食」,但是今天大部分圣经采用的抄本都是「非用祷告」。

马太17:21呢?是的,和合本有这一节,但是原文圣经没有呢!意思是有些抄本有这一节经文,有些抄本没有,而原文圣经的编辑委员做过经文鉴别后认为应该没有。

你们还有别的经文吗?没有!所以「有些事非得禁食」的论点,找不到圣经根据,对不对?事实上,我还有个惊人的消息告诉大家,整本新约完全没有要基督徒禁食的教导喔!你们找得到什么经文?

旧约是有要求百姓禁食的,起先是赎罪日,全国要禁食。后来渐渐有其他禁食传统形成,到第一世纪,法利赛人固定「一个礼拜禁食两次」(路18:12)。

新约呢?福音书提到主受试探时「禁食四十昼夜」(太4:2),使徒行传两次提到教会禁食祷告(徒13:2-3、14:23)。但这些是叙述文,没有吩咐我们要照做。

主有吩咐「你们禁食的时候」要如何(太6:16ff),但这不等同于主吩咐门徒必须禁食啊。事实上,我们有相反的经文,主教导门徒不禁食——因为别人指责祂的门徒不禁食的时候,主认为那是正确的(太9:14ff)。

新约书信是教导性文字,充满各式各样的教导,教导新约信徒如何明白真理和行事为人,但书信中完全没有提到禁食。如果神认为我们应该禁食,禁食是对我们有益的操练,为什么不教我们呢?

注意喔,我没有说禁食是不可以的、没益处的喔,我说的是,圣经没有吩咐基督徒必须禁食!你有感动要为某事禁食,OK,但那是你和神之间的事,千万不要跟别人分享时变成,我们都应该这样做。

有同学带点感慨地跟进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喜欢做苦行僧的事?」(这是我的措辞,因为我不太记得她用的确切字眼,但是意思是这样的)

好问题!为什么耶稣说「非用祷告」,某天某个文士抄写着抄写着就变成「非用祷告和禁食」?为什么圣经没有吩咐基督徒禁食,基督徒却一直(我就被问过好多好多次)觉得应该禁食?

耶稣的重点是祷告,我们却把重点转移到禁食(因为我每次被问的都是何时该禁食、该如何禁食等,仿佛耶稣说的是「非用禁食」) 。祷告是向神支取祂的恩典和大能,禁食偏向自我修炼的角度。人喜欢修炼,恐怕是信心问题,因为不真的信任神乐意给我们,所以「靠人不如靠己」?或是「天助自助者」「我要表现得敬虔才能博取神愿意给我」的功德观念作祟?

后记:写完此篇后,才发现其实同样的问题,我先前已经写过一篇,可见前文效果不彰,那就再增加一篇吧,呵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可以为球赛输赢祷告吗

说到祷告,周一早上超级杯比赛一结束,新英格兰爱国者队逆转胜,我还在又惊又喜的情绪里时,就接到波士顿好友来信:

What a game!
You must have prayed so hard to make them play so well in the 4th quarter!

真不是开玩笑的,我确实有祷告欸!

我们起先输得唏哩花啦、惨不忍睹,我胆小不敢看,就关了电视开始祷告。不过我是先为一些最近教会挂心的事和我新学期即将开学的课程祷告,然后才跟祂说,「我真的很想赢」。先求祂的国,其他东西就会给我们 (马太6:33),真不是盖的:)

我常教导祷告的事,所以我预测会有人问我,基督徒可以这样祷告吗?这样祷告就「灵」吗?两队球迷都有敬虔的基督徒,都这样祷告,上帝听谁的?

我是天父的孩子,我把自己想要的告诉祂,所以我的祷告包括「我真的很想赢」,尤其这两年承受的一堆窝囊气——爱国者球迷都心照不宣,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特别想赢。我在我天父面前,需要伪装什么?

至于上帝会如何处理,我全然交托。我从未有一刻以为,因为我这样祷告了,爱国者就一定会赢。当我祷告「我真的很想赢」时,我同时委身「愿祢的旨意成就」,如果我们输球,我信赖这是祂给我当下最好的安排!所以祷告完,平安感并不来自于有把握谁输谁赢——后来赢球的刹那,我其实是目瞪口呆的!

Leave a Comment

可爱的祷告

昨天收到一封学生来信:

邱老师,您好,

天气超冷的,请多保重身体喔!

昨晚睡前,我带三个孩子祷告时,有特别为您祷告喔,我说:「请为邱老师祷告,希望邱老师不要被我们这些学生气死了!」孩子们瞪大眼睛惊讶与不解地看着我,看他们惊讶的表情,我笑着补充:「因为我们这几位学生太不用功啦!老师期待我们是要更用功的⋯」 平常都是他们小孩子天天在被念不用功,现在他们知道大人学生也会被更老的老师念太不用功了,他们感觉有趣!:-)

后来我们真的这样祷告喔:「求主保守邱老师的身体健康,尤其不要被学生们气死了!⋯⋯也求主保求每个学生都能顺利完成最后的课程。」: -)

这么可爱的来信,把我逗得眼开眉笑,也非常非常珍惜!

其实,他们还不知道,上帝已经垂听了他们的祷告,在我收到这信的前一晚,希腊文读经班进行得特别让我享受,我在日记里写道:

感谢主,我自己热爱读经,竟又有这么一班可以匹配的知己,人生无憾啊!

Comment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