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Hebrew

有多少传道人用原文准备讲章?

一个常见的问题:「我初阶希腊文已经快学完了,再来应该做什么?开始希伯来文、还是进阶希腊文?」

通常在神学院,学生几乎是被迫必须选择前者,因为要在有限时间内完成必修学分,才能毕业拿到学位。但是我从教书的角度,仅完成两学期初阶希腊文,多半的学生都还无法应用所学到的,最好能继续进阶课程,特别是有指导的大量阅读的训练,基础才够稳固。

我们可以看到,普遍今天各教会的讲台,很少传道人是用原文准备讲章的,但是他们很多是神学院训练出来的,都在学校修过两学期初阶希腊文、两学期初阶希伯来文。不要以为这是因为他们在学校里学得不好,我认识不少学生,这些学分都是拿A的。但是仅有初阶课程,学得再好还是容易流失,因为真正要能学以致用,两学期的训练实在不够,而不能学以致用,最后就是让它流失掉。

如果不用受限于制度或学位的话,我一定这样训练学生:初阶学完,继续进阶课程,至少累积四个学期以上的训练,才开始进攻另一个圣经语言。

我自己的网上教学,现在正在进行的希伯来文,就是设定为四个学期的课程 (2018~2020),从初阶到进阶。因为是第一次带希伯来文课程,所以并未公开招生,我这批学生,都来自我的希腊文学生,很多现在还在继续跟我每周希腊文读经的。学习新的语言,肯定都有一番挣扎苦斗,但是比起很多初学者,他们在学习上相对轻松很多,更不会学了希伯来文就忘记希腊文。

我们可以感叹,今天有多少传道人用原文准备讲章?与其感叹,或者我们可以做一点什么,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Leave a Comment

真实龟兔赛跑

龟兔赛跑不再只是寓言故事,而是真实纪录:

我已经分享过许多学习圣经原文的秘诀,但是最终只有一件事:不要停!你可以挣扎,你可以沮丧⋯⋯唯一不要做的事就是停止了。

不幸地,还是太多学生学不下去、半途而废,理由千变万化:太忙、要加班、在找工作、换新工作、老板太苛、服事太多、新生婴儿、交了新女友、丈夫不支持、自己不够聪明、英文基础不好、太内向不敢发问、不能接受评分、不喜欢挫折感、太难、太懒⋯⋯

影片中的兔子有没有理由呢?或许他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呢:他前面又没有红萝卜的诱导,没事跑那么辛苦干嘛?他被旁边观众的加油声吓坏了,哪跑得动?他以为他的责任是演出伊索寓言,演得很棒吧?他有更高的人生意义要追求,这种小跑道,才不屑呢⋯⋯

不管什么理由,他输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停了。

我相信很多人决定放弃时都觉得自己很有理由。但是请自我提醒:重点不在乎我的理由多好,重点在乎我能否到达终点。我停了我就输了,我坚持下去,不管多辛苦、多缓慢,就会达成目标!

我们的网上希伯来文班现在已来到到第二学期。回头看上学期过程,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的挣扎。感谢主,没有人喊停,全都坚持下来了。我开玩笑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学期果然更加甘甜!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读经班十周岁

我们的网上希腊文读经班要满十周岁了!

且以昨天的读经,写一篇随笔,稍微见证神的恩典!昨天我们读到这段:

使徒行传2:22-24(和合本)
22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上帝借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23他既按上帝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 24上帝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

希腊文的结构乃是这样:
22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
拿撒勒人耶稣(Ἰησοῦν τὸν Ναζωραῖον,受格)(接着一长串描述耶稣的同位语)
23(再一长串描述耶稣的同位语)你们杀了(ἀνείλατε,主词+动词)
24(又一长串描述耶稣的同位语)

三节经文不是三句(虽然和合本都打了句点),而是一句。基本句子是「你们杀了拿撒勒人耶稣」,其他都是描述耶稣的。

在我「循循善诱」下,同学们很快看到原文结构的弦外之音:明显地,把受词放在句首,而且用这么多描述的词句,就是要强调这个受词。而且主词动词一直到23节最后一个字才出来,想想看当时听众作何感受,他们只听到一个受词「拿撒勒人耶稣」,然后就一直等着——是要讲他被怎样呢?是要讲神咒诅他?神高举他?门徒爱戴他?还是什么? ——等着,等着,等来的一个字居然是一个控诉, ἀνείλατε,「你们杀了」!这安排多有戏剧张力呀!可以参选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了!

同学们赞叹之余又产生问题了:彼得有这么高明的希腊文能力吗? (华人士大夫观念根深蒂固,不太瞧得起渔夫出身的彼得)这是路加改写的吧?这又引伸出题外话讨论,圣经中的很多对话,是原说话者还是作者的话呢?

我的脑袋也是常会「胡思乱想」些「不正经」议题的,这时正好派上用场,所以我立刻有一连串反问:如果圣经是说话者的记录,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与魔鬼的对话,亚伯拉罕与天使的对话,雅各与天使摔角的对话⋯⋯耶稣受试探与魔鬼的对话,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这些人都不是圣经作者,那么你认为是谁在场记录的?

再者,还有语言的问题,亚当讲的是希伯来话吗? (希伯来文是巴别塔之前就有的语言?开天辟地就有的语言?没有人类会先有语言?)亚伯拉罕生长于吾珥,他怎么不是用迦勒底文、而用希伯来文说话?可是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耶稣与十二门徒谈话,或彼得这里向耶路撒冷的犹太同胞讲话,不用亚兰文、而用希腊文吗?可是新约是用希腊文写的!

所以,就算有些同学还没修过系统神学圣经论,应该很容易推论出,圣经中的讲话并不是像今日录音记录整理的讲员讲稿,而是作者所写作的神学著述。当然,他呈现的神学角度不可是他个人的意思,而是圣灵默示的。但重点是,每卷书都是安排过的神学作品,而非仅是一份笔录。

* * *

感谢神,这十年来希腊文读经班从一班增长为两班,每次的读经都有精彩丰富的讨论,难怪老师同学都乐此不疲,孜孜不倦,一起成长,十年如一日——十年不短,我们有同学从原本高中生现在要结婚成家了,有的娶媳妇或荣升祖母了,有的退休了,有的按牧了⋯⋯但是从神的恩典始终如一、大家的坚持不懈始终如一而言,确实十年如一日啊!

盼望再过一两年,我们也展开希伯来文读经班(现在正带着第一批同学从初阶希伯来文开始学起)。回顾和前瞻,都叫人既兴奋,又感恩!

Leave a Comment

希伯来文学习班

这学期开始带我的希腊文读经班学生学习希伯来文。他们的希腊文都已有好几年的稳固基础,盼望等希伯来文也上轨之后,我们可以有更好工具做新旧约的呼应研读。

让我用Dr. Bill Barrick所举的例子做个示范,这样的原文读经多么有趣。

以赛亚40:3 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豫备耶和华的路。
MT: קַוֺל קוֺרֵ֔א בַּמִּדְבָּ֕ר פַּנּ֖וּ דֶּ֣רֶךְ יְהוָ֑ה

马可1:3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豫备主的道。
GNT: φωνὴ βοῶντος ἐν τῇ ἐρήμῳ· Ἑτοιμάσατε τὴν ὁδὸν κυρίου.

根据以赛亚书,「在旷野」是修饰「豫备」,在哪里豫备主道?在旷野。而马可引述以赛亚书时,「在旷野」却变成修饰「喊」,在哪里有人声喊?在旷野。那么到底应该是「在旷野有人声喊」还是「在旷野豫备主道」呢?注意中文和合本的翻译都是依循原文的,所以这不是翻译上的问题,而是原文本身的差异。

差异的症结在于如何断句。我们现在的新约希腊文版本(GNT),标点符号是编辑帮我们加的,他们认为这里的断句应当是「在旷野有人声喊」。

但是根据马索拉经文(MT),「喊」(קוֺרֵ֔א)字上有一个主要的分离重音符号(disjunctive accent),而「在旷野」(בַּמִּדְבָּ֕ר) 上是一个次要的分离重音。所以马索拉学者告诉我们,「有人声喊」应当与后面句子分离,而「在旷野」不要与后面的「豫备主道」分离。这样的断句结果就是「有人声喊:在旷野豫备主道」。

当然这里会牵涉到马可引用的是希伯来文圣经吗?是哪个版本?毕竟马索拉经文是公元500~1000年才有的。这也不是要说新约作者弄错了,毕竟原文没有标点符号,那是现代人添加的。所以Barrick的结论是,新约希腊文版本的编辑不懂希伯来文——文人相轻,古今中外皆然,呵呵!

Leave a Comment

老師的長鼻子

詩篇103:8「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

「不輕易發怒」希伯來原文是 אֶ֥רֶךְ אַפַּ֖יִם,直譯是「長鼻子」(另參出34:6;民14:18;尼9:17;詩86:15;145:8;箴14:29;16:32;19:11;珥2:13;拿4:2;鴻1:3)。

《七十士譯本》用希臘文 μακρόθυμος,直譯是「長的怒氣」,意思是會有很長時間才發怒(不是要發怒很久的意思)。所以我們看到有些英文譯本用long-suffering,意思是長期忍受。總之,所要表達的都是「忍耐」「耐心」「不立刻發作」的意思。

為什麼希伯來文「怒氣」和「鼻子」(或「鼻孔」)是同一個字呢?你想想看,怒氣不是要從鼻孔出來嗎?所以鼻子越長,怒氣出來得越慢,不是很邏輯嗎?

感謝主,上帝的鼻子非常長,否則我們常常得罪祂的人怎能存活至今呢?

這個禮拜被學生氣得要死,所以特撰此文,勸勉自己鼻子要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