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greek

希腊文读经班五周年

今天与网上希腊文读经班同学聚餐,特此留照纪念。

聚餐2014

汉生(后排右)常常担任我们网上希腊文初阶班的助教,戏曰「帅」助教(汉生与Handsome谐音)。他刚结束一趟大陆宣教事工,来台过年,然后再回纽泽西。若琴(前排右)过年后也即将伴随丈夫前往以色列,担任驻以色列大使与大使夫人。照片中还缺一位住波士顿的「元老级」成员。 「元老」不是说她老,而是说我还没开办网上课程之前,最早在波士顿华人教会教希腊文时,她就参加了。大家南辕北撤,虽然每周一起读经讨论,彼此熟悉对方声音,可是很多从未见面、或很难得见面,所以觉得格外兴奋。

算一算,我们一起在网上读经,居然已满五周年了!也是一段奇缘!

我常用武侠小说比喻,读经就像练武功,师父把最厉害的功夫都传授给你了,剩下的只是火候的问题。你练一年有一年功力,两年就两年功力,十年就十年功力!你的降龙十八掌如果无法克敌,不是师父留一手不教你,而是你火候不到。

我们这班就是个很好的例证。刚开始时,我只敢让他们读约翰书信等希腊文较简易的书卷,到现在累积五年功力了,最近半年读希腊文较深的路加著作居然得心应手,都沾沾自喜起来了,呵呵!

感谢主,在这春节前夕,给我们这个小小团契一个欢聚。更感谢主,这五年来的带领与祝福!

Comments (1)

语言不代表事实

本篇标题,不是要讨论说谎,而是要讨论一个希腊文学生常犯的错误。学生常常忽略,语言是说话者或写作者的表达,并非等同事实。这种情形尤其在讨论希腊文条件句时,特别明显。

昨天收到一封请教希腊文问题的来信。通常如果不是我的学生,我都回信说「我只回答自己学生问题」,不过这次问题刚好就是我已久想找机会写的,因此答覆了他,并分享在此。

马可5:28 ἔλεγεν γὰρ ὅτι ἐὰν ἅψωμαι κἂν τῶν ἱματίων αὐτοῦ σωθήσομαι.
因为她说:「如果我甚至只摸到祂的衣裳,我就可以痊愈。」

这妇人所说的话是希腊文第三类条件句,结论句σωθήσομαι是未来式,表达「高度可能」,可译成「我必痊愈」。

这位来信者引述Wallace在Greek Grammar Beyond Basics中对这节经文的讨论:

This woman, who had been hemorrhaging for a dozen years, was desperate. She had gotten worse by doctors hands. The imperfect ἔλεγεν is perhaps iterative: “She was say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s if to muster up enough courage and enough faith. Thus, in M​​ark’s portrayal, there seems to be a great deal of doubt in this woman’s mind that such an act would even heal her.

Wallace解读说妇人没把握能否得医治,这位来信者感到困扰,问我这算是第三类条件句的一个特例吗。

我的回答首先指出,当Wallace说妇人没把握时,他并非在讨论第三类条件句,而是在讨论ἔλεγεν的时态,他认为ἔλεγεν的时态表达的是iterative,「重复地说」,之所以会重复说,大概是没把握吧!

其次,就算我们接受Wallace的解读(亦即ἔλεγεν是「重复地说」,反映她没把握能否痊愈),这妇人说的是满有把握的「我必痊愈」,这样有冲突吗?

当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毫无把握地说很有把握的话呀!有人直喊「我一定会赢」,其实早知不会赢,不是很常见吗?所以这妇人毫无把握可以痊愈,但是用很有把握的话给自己加油打气,哪有冲突呢?

我个人并不认为ἔλεγεν必然表达这妇人没有把握。但是无论她有把握或没把握痊愈,所谓第三类条件句的结论用未来式是「高度可能」,仅是这句话的表达法,不是事实如此!语言不代表事实啊!

Leave a Comment

学原文只能批评?

网上希腊文初阶课程即将开设2012新班 (六月一日开始),所以最近有些招生事宜的处理,包括答覆一些询问。其中有一封来信是这样说的:

今年在网上学了王守仁教授的希腊文课程后,我有了更多的疑问,特别是,难道学了希腊文后,就必然要发现更多和合本的翻译错误吗?我害怕这样的学习让我较少读经,所以我对希腊文的学习反倒远​​没有过去热心了。

读到这类信件,心里总是很痛很痛!身为华人基督徒,我痛心华人教会不知何时才能长大成熟,因为我们似乎老是找得到借口不要长进。

我寻思,我能做什么?

也许,与其企图去纠正这些人对学习原文的错误观念——其实,这需要说吗?真有人会以为历代以来、世界各国神学院开设原文课程,目的就是要对付中文和合本吗? ——我不妨迁就一下他们的软弱,给他们指出一些和合本翻译得极好之处!

这样的例子其实不难举出,信手拈来,就以我们网上希腊文进阶读经班本周读到的经文为例:

罗马书6:7 ὁ γὰρ ἀποθανὼν δεδικαίωται ἀπὸ τῆς ἁμαρτίας.
和合本: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

我们读经班的进行方式是同学们轮流,把原文读出来、译出来。轮到读这节经文的同学是译成:「因为死人就从罪中被称义了。」

为什么这位同学会这样译呢?因为这句话的动词δικαιόω就是「因信称义」的那个动词「称义」呀!

但是和合本就不这样译。为什么?和合本这样翻译好吗?

我认为和合本这样处理非常好。这里不要译成「称义」,因为「称义」这词在基督教里已经成为专有术语。我们若译成「称义」,读到的人可能误解,以为保罗教导,人称义不是基于基督的代赎,而是只要死了即可称义。

所以,和合本这节圣经翻译得很好,我很佩服!但是,你若不懂原文,你怎能佩服它呢?所以谁说学原文只能批评?学原文才会欣赏和佩服和合本的好处啊!

Leave a Comment

应用问题

我的小姪女聪明伶俐,四岁大就能用中文和英文从一数到一百,被我大大夸奖了一番。后来一起玩扑克牌,玩​​完我让她帮忙收,我说:「妳要数数看,有没有五十二张喔!」她一脸狐疑地看着我:「可是我不会啊!」我也莫名其妙:「妳会的啊!妳不是数的很棒吗?」她还是一动不动。最后我才弄明白,原来,她没有把数数字和数牌两件事连在一起!等我稍微示范给她怎么数牌,她就立刻会了。

我们很多人大概都会以为,会数数字就一定会数东西吧?两件事的关连是不需要教的吧?答案显然不是!而且这并非聪不聪明的问题。

我的教学经验也是如此。我常自夸很会教文法,跟我学希腊文的学生,文法能力都会变成很厉害。相对地,如果有学生跟我学了半天,文法还是很差,我就会特别特别纳闷,到底怎么回事?

例如最近,我们圣约神学院的希腊文课程刚考完期中考,大部份都考得很好,但是有一位同学不及格。我和他谈的时候,他自己的解释是最近较忙,没有好好用功。这是学生常做的事,他们习惯把问题归咎在「不用功」上。但是他们常常「误诊」。例如这位同学,我就说,你的问题看起来不是没有用功,应该是别的问题。后来,经过很多很多来来回回的讨论,我渐渐看见,他的问题跟我小姪女的数牌问题一样,他学到了我教的文法(数数字),可是却不知道要把它应用到希腊文句子上(数牌)。例如我若考他文法,他会正确回答「主格当主词用,受格当受词用」等等,可是真的希腊文句子出来的时候,他是不管文法、纯粹凭着直觉去拼拼凑凑的,常常翻译得离谱到不行。

以前,我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有没有学文法啊?」现在我知道了,答案是,他学了,但是从没用过。学了就是要去用的,这两件事的关连还需要讲吗?显然对有些人,答案是需要,非常需要!

啊,当初孔夫子讲「因材施教」,也是这样体会出来的吗?

Leave a Comment

不易懂的经文

不少人对学习原文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他们以为学了原文,自然就可读懂圣经,所有解经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当然不是这样!否则,神学院只需教原文,不用开设别的课程吗?否则,以色列人与希腊人各个都是圣经专家吗?不是的,学习原文只是解经的基础。你要盖房子,若不先打地基,就无法做什么;但是也不可能打了地基就停工,当然还要在这地基上继续建造。要进入圣经、明白神话语的宏伟殿堂也是如此,学习原文是打地基,有了原文的地基再学解经法,有了解经法再研读各卷书卷,有了各卷书卷再整理圣经神学,有了圣经神学再归纳系统神学⋯⋯等等。

我们网上希腊文读经班本周读的约翰福音16:8-11,就是个例子。约翰著作的希腊文一般不难,这段也不例外,没有什么生字,没有复杂的句法。所以大家毫不费力就翻译出来:

8 καὶ ἐλθὼν ἐκεῖνος ἐλέγξει τὸν κόσμον περὶ ἁμαρτίας καὶ περὶ δικαιοσύνης καὶ περὶ κρίσεως· 9 περὶ ἁμαρτίας μέν, ὅτι οὐ πιστεύουσιν εἰς ἐμέ· 10 περὶ δικαιοσύνης δέ, ὅτι πρὸς τὸν πατέρα ὑπάγω καὶ οὐκέτι θεωρεῖτέ με· 11 περὶ δὲ κρίσεως, ​​ὅτι ὁ ἄρχων τοῦ κόσμου τούτου κέκριται.

8 祂来了之后,要使世人就罪、义、审判方面知错。 9 就罪方​​面,因为他们不信我。 10 就义方面,因为我要往父那里去,你们再也看不到我。 11 就审判方面,因为这世界的王已经定罪了。

可是,这是什么意思呢?

希腊文都读懂了,意思却显然还没有完全出来。可见,要明白上帝话语,并不只涉及文字层面。我不认为这里耶稣是有意用隐晦的方式说话,而是我们需要运用一些圣经与神学背景来解读。碰到有困难的经文,我给学生的建议一向是,多读几个译本。这里的困难是意思上的,所以应多选择「意译」而不是「直译」的译本(见如何使用圣经译本)。以下是我自己的解读,提供做个参考:

8 圣灵来了之后,要使世人在罪、义、审判这三方面知错。 9 他们对罪的理解错了,他们本以为杀人放火才是罪,但圣灵将使他们知道,他们的罪乃是不信我。 10 他们对义的理解错了,他们以为把我处死是为神大发热心、会蒙神悦纳,但圣灵将使他们明白,我蒙神申冤、得荣坐在父的右边,不再在人间,亦即,蒙神悦纳的是我、不是他们。 11 他们对审判的理解错了,他们看到恶人嚣张,就以为不见得恶有恶报,但圣灵将使他们看见,我在十架上就打败撒但、定了它罪,所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而已。

我不是要说自己的解读如何正确,而是要示范,这样的解读已经远远超过理解希腊文而已了。

Leave a Comment

剪去…修理…干净

约15:2-3「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结果子的,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
πᾶν κλῆμα ἐν ἐμοὶ μὴ φέρον καρπὸν αἴρει αὐτό, καὶ πᾶν τὸ καρπὸν φέρον καθαίρει αὐτὸ ἵνα καρπὸν πλείονα φέρῃ. ἤδη ὑμεῖς καθαροί ἐστε διὰ τὸν λόγον ὃν λελάληκα ὑμῖν.

当你读到「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是否会直觉以为下句是「结果子的,祂就留下」?但是不是,乃是「祂就修理」。

不懂希腊文的,大概看不出来这两节经文中有些字词游戏(wordplay):第2节前半节动词是「剪去」(αἴρω),而后半节的动词「修理」(καθαίρω),乃是前者的加强字。第3节的「干净」(καθαρός),与第2节的「修理」乃是同根字(和合本把καθαίρω译成「修理干净」,而不是只译成「修理」,就是企图点出这层关系)。

中文「剪去」「修理」「干净」似乎是三个互不相干的字眼,英文也是三个不相干的字眼:cut off, prune, clean,只有读原文,才会看到αἴρω, καθαίρω, καθαρός三字的关系。

所以这里告诉我们:不结果子的剪去,结果子的则修剪干净。为什么结果子了还要修剪?因为要我们可以结更多果子。用什么修剪呢?不是用大剪刀,而是用主的话。感谢主,让我们是已经修剪干净的了,让我们都能结果子,且更加多结果子!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诗歌

我们网上希腊文读经班正在读约翰福音14-16章,亦即所谓的马可楼谈话。英文诗歌My Peace就是根据约翰14:27写成,我在灵修中将它译成希腊文诗歌来唱,在此与大家分享。

My peace I give unto you.
It’s a peace that the world cannot give.
It’s a peace that the world cannot understand.
Peace to know, peace to live.
My peace I give unto you.

Εἰρήνην ὑμῖν δίδωμι.
οὐ καθὼς ὁ κόσμος δίδωσιν.
οὐ καθὼς ὁ κόσμος συνίησιν.
γινώσκειν, καὶ μένειν.
εἰρήνην ὑμῖν δίδωμι.

Copyright © 2011 by Chiou Lao Shi

Leave a Comment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