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greek

你能通过希腊文考试吗?

今早看到网路上张贴希腊文大师 A.T. Robertson 给神学生的一份考卷(见下图),网上讨论热烈,纷纷感叹现今的神学院水平与一个世纪前相差多大⋯⋯

ART_exam.jpg

我看了一下题目,除了第四题我不确定答案之外,其他各题,我蛮有把握我的希腊文学生应该可以作答。马加比壹书不算太难,只要生字另外提供或允许查阅字典。希腊文造句我们较少操练,但我相信,只要给学生足够时间,他们是可以做的。至少 Robertson 这里所考的文法,都是我们教过、练习过的。这样看来,我们网上希腊文课程水平挺不错的,嘻,又在自己老王卖瓜了⋯⋯

Leave a Comment

摩西是说话有力还是拙口笨舌?

本周的网上希腊文读经,我们读到司提反论到摩西说:

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 (徒7:22)
καὶ ἐπαιδεύθη Μωϋσῆς ἐν πάσῃ σοφίᾳ Αἰγυπτίων, ἦν δὲ δυνατὸς ἐν λόγοις καὶ ἔργοις αὐτοῦ.

可是在出埃及记里,摩西三次对耶和华说自己「拙口笨舌」(出4:10、6:12、6:30)。

这样,摩西到底是说话大有能力、还是拙口笨舌?是圣经冲突吗?否则要怎么解释呢?

同学们的讨论热烈非凡,提出种种见解:

见解一:摩西口才一点也没问题,他只是推托,不愿承担带领几百万人出埃及的艰巨任务,才说自己拙口笨舌。

见解二:他不见得是说假话吧,在埃及受最好教育时,可能真的很会说话,但后来旷野牧羊四十年,只有跟羊说话,就变得拙口笨舌啦。

见解三:或者他是渐渐属灵成熟,懂得谦卑,就看自己拙口笨舌。

见解四:其实他是自卑,你想他头四十年辉煌腾达、呼风唤雨,但杀人逃到旷野后四十年一事无成,跌到人生谷底,他是真的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了。

我觉得大家的讨论真的很有意思,也很有见地。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大家还没有看见,而且恐怕也很难看见。原因是,我们都受了中文译本的影响,已经先入为主,再也无法看清原文是怎么写的。

司提反说的是,摩西在 λόγοις 上大有能力。这个单字 λόγος 大家都认识,拼音是 logos,英文译成 word,中文呢?我们中文一旦译成「话」,大家通常就只会想到说出来的「话」(spoken word),但是写下来的「字」(written word) 也是 λόγος 呀。

司提反说,摩西在 λόγοις 上大有能力,这可指说话或文字。我们无法确定摩西自称拙口笨舌,是否他在说话上真有障碍。但是摩西在文字上是否大有能力?无庸置疑啊,摩西五经是谁写的?

Leave a Comment

有多少传道人用原文准备讲章?

一个常见的问题:「我初阶希腊文已经快学完了,再来应该做什么?开始希伯来文、还是进阶希腊文?」

通常在神学院,学生几乎是被迫必须选择前者,因为要在有限时间内完成必修学分,才能毕业拿到学位。但是我从教书的角度,仅完成两学期初阶希腊文,多半的学生都还无法应用所学到的,最好能继续进阶课程,特别是有指导的大量阅读的训练,基础才够稳固。

我们可以看到,普遍今天各教会的讲台,很少传道人是用原文准备讲章的,但是他们很多是神学院训练出来的,都在学校修过两学期初阶希腊文、两学期初阶希伯来文。不要以为这是因为他们在学校里学得不好,我认识不少学生,这些学分都是拿A的。但是仅有初阶课程,学得再好还是容易流失,因为真正要能学以致用,两学期的训练实在不够,而不能学以致用,最后就是让它流失掉。

如果不用受限于制度或学位的话,我一定这样训练学生:初阶学完,继续进阶课程,至少累积四个学期以上的训练,才开始进攻另一个圣经语言。

我自己的网上教学,现在正在进行的希伯来文,就是设定为四个学期的课程 (2018~2020),从初阶到进阶。因为是第一次带希伯来文课程,所以并未公开招生,我这批学生,都来自我的希腊文学生,很多现在还在继续跟我每周希腊文读经的。学习新的语言,肯定都有一番挣扎苦斗,但是比起很多初学者,他们在学习上相对轻松很多,更不会学了希伯来文就忘记希腊文。

我们可以感叹,今天有多少传道人用原文准备讲章?与其感叹,或者我们可以做一点什么,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读经班十周岁

我们的网上希腊文读经班要满十周岁了!

且以昨天的读经,写一篇随笔,稍微见证神的恩典!昨天我们读到这段:

使徒行传2:22-24(和合本)
22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上帝借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23他既按上帝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借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 24上帝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

希腊文的结构乃是这样:
22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
拿撒勒人耶稣(Ἰησοῦν τὸν Ναζωραῖον,受格)(接着一长串描述耶稣的同位语)
23(再一长串描述耶稣的同位语)你们杀了(ἀνείλατε,主词+动词)
24(又一长串描述耶稣的同位语)

三节经文不是三句(虽然和合本都打了句点),而是一句。基本句子是「你们杀了拿撒勒人耶稣」,其他都是描述耶稣的。

在我「循循善诱」下,同学们很快看到原文结构的弦外之音:明显地,把受词放在句首,而且用这么多描述的词句,就是要强调这个受词。而且主词动词一直到23节最后一个字才出来,想想看当时听众作何感受,他们只听到一个受词「拿撒勒人耶稣」,然后就一直等着——是要讲他被怎样呢?是要讲神咒诅他?神高举他?门徒爱戴他?还是什么? ——等着,等着,等来的一个字居然是一个控诉, ἀνείλατε,「你们杀了」!这安排多有戏剧张力呀!可以参选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了!

同学们赞叹之余又产生问题了:彼得有这么高明的希腊文能力吗? (华人士大夫观念根深蒂固,不太瞧得起渔夫出身的彼得)这是路加改写的吧?这又引伸出题外话讨论,圣经中的很多对话,是原说话者还是作者的话呢?

我的脑袋也是常会「胡思乱想」些「不正经」议题的,这时正好派上用场,所以我立刻有一连串反问:如果圣经是说话者的记录,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与魔鬼的对话,亚伯拉罕与天使的对话,雅各与天使摔角的对话⋯⋯耶稣受试探与魔鬼的对话,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这些人都不是圣经作者,那么你认为是谁在场记录的?

再者,还有语言的问题,亚当讲的是希伯来话吗? (希伯来文是巴别塔之前就有的语言?开天辟地就有的语言?没有人类会先有语言?)亚伯拉罕生长于吾珥,他怎么不是用迦勒底文、而用希伯来文说话?可是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耶稣与十二门徒谈话,或彼得这里向耶路撒冷的犹太同胞讲话,不用亚兰文、而用希腊文吗?可是新约是用希腊文写的!

所以,就算有些同学还没修过系统神学圣经论,应该很容易推论出,圣经中的讲话并不是像今日录音记录整理的讲员讲稿,而是作者所写作的神学著述。当然,他呈现的神学角度不可是他个人的意思,而是圣灵默示的。但重点是,每卷书都是安排过的神学作品,而非仅是一份笔录。

* * *

感谢神,这十年来希腊文读经班从一班增长为两班,每次的读经都有精彩丰富的讨论,难怪老师同学都乐此不疲,孜孜不倦,一起成长,十年如一日——十年不短,我们有同学从原本高中生现在要结婚成家了,有的娶媳妇或荣升祖母了,有的退休了,有的按牧了⋯⋯但是从神的恩典始终如一、大家的坚持不懈始终如一而言,确实十年如一日啊!

盼望再过一两年,我们也展开希伯来文读经班(现在正带着第一批同学从初阶希伯来文开始学起)。回顾和前瞻,都叫人既兴奋,又感恩!

Leave a Comment

谁厉害?

Koine Greek脸书社团上看到这个笑话,摘译成中文:

拉丁文:我们不用定冠词!

英文:我们只用 the。很简单!

法文:Le, la, les。稍有点变化嘛!

古希腊文:ὁ, τοῦ, τῷ, τόν, οἱ, τῶν, τοῖς, τούς, ἡ, τῆς, τῇ, τήν, αἱ, τῶν, ταῖς, τάς, τό, τοῦ, τῷ, τό, τά, τῶν , τοῖς, τά.

谁厉害?我想我的希腊文学生都能会心一笑!或苦笑?

Leave a Comment

爱人如己

有些真理很重要,但是我们觉得太熟了,老掉牙了,懒得再多想,虽然头脑知道重要,但往往就被我们一笔带过。 「爱人如己」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真理。

所以本周的网上希腊文读经班读到罗马书13:8-10,对于「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我刻意鼓励大家多进一步讨论与思想。

我们讨论了「完全」这个动词,保罗选择用完成式πεπλήρωκεν的含义。如果简单地用aorist时态,这个动词还是表达了「完全」:你遵行「爱人」一条律法,你就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但是用完成式就多一层意思,你不但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而且这事实是不能翻盘的,不能以后又有人说,对不起,突然发现你还欠一条律法,还不完全云云。

有同学问起,原文是「爱邻舍」(ἀγαπήσεις τὸν πλησίον σου),中文却译为「爱人」,是惯例还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中国人比犹太人「博爱」吗?应该不是。我猜是因为中文「爱人如己」比「爱邻舍如己」容易朗朗上口吧。但是因为中文的教导变成「爱人」,相对上空洞很多。举例来说,你跟邻居吵架,但是星期天做礼拜,牧师要大家反省有没有爱人如己,你觉得挺平安的,压根忘了吵架的事,因为「爱人」是比较抽象的概念,很难评估你爱不爱人,不像「爱邻舍」那么具体,你良心马上会提醒你,你没有爱邻舍,要悔改。其实要爱抽象的「人」容易些,捐款帮助非洲难民、参与某项救灾活动、为无家游民祷告等等,会让我们以为自己是爱人的,但是要爱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无论是家人、邻居、同事、同工,往往才真的考验我们到底有多少爱心。

我的《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翻译,最近正好翻译到「爱」(ἀγαπάω / ἀγάπη) 这个部分,其中有一点特别给我蛮深感触的。作者讨论犹太人对利未记19:18「爱人如己」的理解,他说:Love in this context means devotion toward one’s neighbors。我犹疑如何翻译devotion,翻译成「奉献给邻舍」或「对邻舍忠诚」不行啊,最后我译为「致力爱邻舍」。我必须承认我从未这样理解过「爱人如己」。但是如果所有的律法和诫命可以总结为两条:爱神和爱人,而爱神的意思是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祂,那么爱人的意思不也该以此类推,要致力去爱吗?哪有别种爱法? 「爱不爱?」「爱!」「如何爱?」「随便爱一下!」那不就只剩空洞的口号了吗?

或许有人会说「爱人如己」不是已经界定了要如何爱吗?要爱人「如己」呀。不错,理想中,这是挺清楚的界定,我们如何爱自己,就要用同样标准去爱别人。但是现实中这可能不管用,因为我认识太多已经受伤破碎根本不太爱自己的人,那么「爱人如己」就变成不用去爱别人的借口了——我如何不爱自己,我就如何不爱别人。其实新约的标准已经不再是用自己、而是用主耶稣为标准:主如何为我们「舍命」(原文是放下自己),我们就当如何为别人「舍命」(约壹3:16),就是要肯为别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时间、金钱、精神⋯⋯甚至性命。所以,怎样是「致力」去爱?就是要舍己去爱。

Comments (1)

希腊文是三种语态或两种语态?

孟恩思博士(Dr. Bill Mounce)最新网志上,提到他做了一个新的
Youtube教学影片,教导希腊文的语态。我把影片中所讲的内容整理如下:

A. 在传统教学里,希腊文有三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3. 被动(Passive):主词是接受动作者

B. 但近代学术研究的看法渐渐趋向,希腊文大概只有两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Pass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后者又可以按照「主词受影响」(subject-affectedness) 的程度再加以细分:

  1. 所谓「异相动词」(Deponent)():主词多少还是有受影响

    例如 πορεύομαι,当你说「我去」时,你岂不是会去到某地吗?

  2. 间接关身(Indirect Middle):「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多一些

    例如雅各1:21「你们要领受那所栽种的道」(δέξασθε τὸν ἔμφυτον λόγον),为什么δέχομαι是关身的?因为你是为自己领受,你会被影响。

    又如以弗所1:4「神拣选了我们」(ἐξελέξατο ἡμᾶς),祂不是拣选我们而已,祂是为祂自己拣选我们,因此ἐκλέγομαι是关身。

  3. 累赘关身(Redundant Middle):关身与ἑαυτοῦ一起合用,ἑαυτοῦ是多余的,因为关身已包含「主词受影响」了

    例如罗马6:11「你们当看自己是死的」(λογίζεσθε ἑαυτοὺς νεκροὺς),就是这样的结构。

  4. 直接关身(Direct Middle):动词直接做在主词身上,「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大

    所有跟「打扮」(grooming) 有关的动词都可归在这类,例如梳头发,你必直接受这动作影响。

    例如马太27:24,彼拉多在众人面前「洗手」(ἀπενίψατο τὰς χεῖρας),ἀπονίπτω用关身,因为他是洗自己的手。

    最有名的例子,马太27:5,犹大出去「吊死了」(ἀπήγξατο),ἀπάγχω的关身,把自己吊死。

  5. 被动(Passive):所有焦点都放在主词上,主词接受全部动作的影响

() 纯化论者恐怕会反对「异相动词」这种用词,因为这来自拉丁文的文法,而非希腊文本身。

Leave a Comment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