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General Epistles

亲疏距离

我这学期在华神教的课程「一般书信」,昨晚圆满结束了。我自己蛮享受这学期的教学,可能因为这班学生,我一年前教过他们「福音书」,这次再看到许多熟悉面孔,觉得亲切,也看到他们长进了,很觉欣慰。

学期中有许多精彩的互动讨论,没空一一详述,只提一个我自己觉得「稀奇」的现象。因为教「一般书信」,一定会讨论到异端的问题。一提到异端,台湾的同学们马上就开始讨论天主教哪里哪里不对。我先前已经写过这种现象(见该文与其留言讨论)。即使经我苦口婆心劝导,不可说天主教是异端,他们只是唯唯诺诺,但是一逮到机会还是要控诉天主教:「老师,他们拜偶像耶⋯他们跟马利亚祷告耶⋯」。相对而言,大家似乎对犹太教很有兴趣,很有好感。我反问他们,天主教是基督教的一部份,犹太教则不属于基督教,为何你们的态度这样「亲犹反天」,亲疏距离不是应该反过来吗?

不错,基督教与犹太教共同信奉旧约圣经,所以我们对犹太教感兴趣是很自然合理的。但是若以同样的逻辑,我们更正教与天主教共同点更多得多,我们都信奉主耶稣基督,我们都信奉旧约与新约⋯⋯我们不是应该对天主教更有好感才对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防备异端还是心胸狭窄?

这周的「一般书信」课程,我们处理了诺斯底主义的背景。我感到比较讶异的是,台湾的学生(相对于大陆的学生)似乎对异端没有太多经验。我不确定这是否代表异端在台湾没有(像在大陆)那么猖獗?我怀疑还有其他因素。

课堂上有同学举手发问:「天主教是不是异端?」其实我事先已经知道,他们教会的教导是,天主教是异端。当然,我极不乐意让人误会我与任何教会唱反调,幸好我前一天刚好拜访过他们教会,与他们一起崇拜,所以希望他们明白,我不是针对教会,乃是就事论事。我说,我们不可以把整个天主教打成异端!

华人教会说的「基督教」其实是「更正教」(Protestant),真正的「基督教」(Christianity) 包括更正教、天主教、东正教,都是接受耶稣为主,相信祂的宝血救赎的。当然教义上一定有不同见解才会分家,在教会历史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教会犯了许多错误,可是不可以把整个教派打成异端啊!

我猜想,告诉自己会众「XX是异端」,主要用意不是要教导会众教义(我看到教会的讲台大部份只教导生活实践,不太教导基要教义的),而是要会众不要去加入他们。所以台湾的学生不太有与异端接触的机会,因为牧者都把自己的羊保护得紧。这似乎无可厚非,但是我想这有很多后遗症。真的异端当然要避开,但是如果那不是异端,只是别的传统时,这样教导是在建立门户派系吧!

Leave a Comment

教师节快乐!

今天是孔子诞辰暨教师节,这是我第一次以老师身分过教师节,可是,今天也是我这学期在华神的第一堂课。看来台湾这里庆祝教师节的方式,不是给老师放假,而是叫老师去上课

这学期我教的是「一般书信」。记得以前我自己当神学生时,教授开玩笑说过,这是新约中「冷门」的部份,因为通常神学院聘请教授,新约、旧约、神学等每个部门只有固定的名额,假设新约部份有三个名额,他们会要一个符类福音专家,一个保罗书信专家,一个约翰著作专家。所以神学生在接受学术训练时,就被迫专攻这几个主要的新约研究范畴,以免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的确,我自己在备课过程,就觉得和上学期教保罗书信非常不同。保罗书信占了新约篇幅四分之一,而且保罗神学博大精深,新的学术研究不断出炉,所以上学期教材很多,常常伤脑筋的是要删掉多少。 「一般书信」只占了新约十分之一不到的篇幅(如下图),加上学术上的「冷门」,所以教材真的少了很多。

这一班的学生不少,除了教室现场有三、四十人之外,外县市地区用视讯上课的还有三十人左右。因为我告诉他们,上课积极参与的都可以加分,所以问题讨论的时候,不但现场同学踊跃发言,外地同学也用电话或email进来分享,由同工代为读出来,热闹非凡!

我问同学们的问题之一是,你对「一般书信」中哪段经文特别有感想?同学们纷纷提出自己最喜爱或最扎心的金句,几乎欲罢不能。大家对一些著名的经文熟悉,也有感动,都是好现象。不过可能比较欠缺的是,对每句经文的上下文、大段落的理解,所以难免有断章取义的误解,也就是说,你觉得感动的东西,圣经作者却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这是我们这学期课程可以帮助同学们的一个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