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exegesis

时代变了

前天下午在卫理神学院上课,和同学们讨论到耶稣的家谱,马太和路加记载的有明显不同,我们要怎么解释?

马太福音 路加福音
亚当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
大卫
大卫
所罗门
拿单
雅各
希里
约瑟
约瑟
耶稣 耶稣

有同学说,一个是约瑟的家谱(太),一个是马利亚的家谱(路)。

的确,整个耶稣降生叙事,路加焦点是马利亚,从她的角度叙说故事。马太的叙事焦点则是从约瑟被托梦讲起。但是这个解释法的问题是,路加明显强调了约瑟是大卫后裔(路4:23,31),却没有任何地方提到马利亚是大卫后裔。

又有同学指出,一个是皇室的家谱(太),一个是实际的家谱(路)。

没错,马太追溯的是大卫之子所罗门这支家谱(1:6),而路加追溯的是大卫另一个儿子拿单(3:31)。这个解释有助于神学角度,因为马太要强调耶稣是犹太人的王,而路加要描绘耶稣是道道地地的人。

不过这个解释并没有解决「为何有两个家谱」的基本问题。或者更具体说,根据马太,约瑟的父亲是雅各(1:16),根据路加,约瑟的父亲是希里(3:23),我问同学:「约瑟怎会有两个父亲呢?」

我还以为我问了很有趣、又很富启发性的问题呢,不料学生的反应是:「这很常见啊!」呃?反而是我愣了一下。真是时代不同了,现代多元化家庭有两个父亲是不以为奇的。

好吧,那我们讨论第一世纪的约瑟怎么会有两个父亲吧 😦

其实有两个可能理由,来解释约瑟有两个父亲:

第一,可能马利亚没有兄弟,她家没有人传宗接代,所谓「约瑟是希里的儿子」,是指希里认领女婿约瑟为自己儿子。这样约瑟就有两个族谱,他自己的和马利亚的。

第二,可能雅各与希里是兄弟。其中ㄧ人去世,另一人按照旧约的利未婚姻法娶他的妻子(申25:5),生下约瑟。这样约瑟就有两个父亲,一个是肉身的,一个是法律上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旧约比新约难解?

这学期我在华神教的课程是实用释经学。这是一门网路课程,陈济民老师主讲,我担任导师。我自己也教过新约解经学。对于教这种课,我总是又爱又怕。一方面很有负担、很有热情,因为正确解释圣经太重要了嘛。另一方面也很怕,尤其是台湾的学生,因为太多人只喜欢听课,不懂得真的要学会解经,一定要自己动手去做,光是听懂是没用的。

所以我这学期出了三份作业。我明知我在自找麻烦,先前的老师都只出两个解经作业,为什么我要三份,让学生嫌,让自己忙?因为我还是希望他们借着操作才真的学到一些东西。

作业一是叙事文的解经,果然因为大家自己动手做过,讨论不仅非常热烈,而且扎实、具体,不再是纸上谈兵、不着边际,令我深受鼓舞。

我还观察到一个蛮有趣的事。我是让学生自选经文,因为我想他们自己有兴趣去做才有意义。选好经文时,有6人选旧约,11人选新约经文(其他同学显然就是只想听课,不想做作业)。到交作业时,选新约的同学交得快很多,选旧约的同学都是到截止时间快到了才交,最后有两个同学没交,他们也都是选旧约经文的。成绩方面,选旧约的同学分数都不太好,选新约的同学则好坏皆有。我不确定要如何解释这现象,这跟老师(陈济民和我)都是研究新约的有关吗?

接下来的作业二是论述文的解经,这次我打算限制大家只可以选新约书信的经文,看看会怎样⋯⋯

Leave a Comment

震撼教育

常常有学生说上我的课是震撼教育,其实就是一些累积已久的错误观念,受到扭转。今天就描述课堂一幕,稍稍分享!

这学期在华神的课程又轮到教福音书。很多人以为福音书好读,所以上课后常常会震惊,原来福音书没有原来想像的那么简单。

上周的课程谈到福音书的解经问题,我用的一个例子是咒诅无花果树事件(参我编写的经文合参)。我问同学们,为什么马太与马可记载同一件事,马太说无花果树立刻枯干,马可却说第二天早上才枯干?

第一位很快举手回答的同学说,他认为这是两个事件,有一次咒诅是立刻枯干,另一次咒诅则是第二天枯干,所以没有所谓冲突的问题。 OK,这当然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四福音书中这种小差异不少,不能全都用「不同事件」来解释。例如耶稣复活主日清早,到耶稣坟墓来的妇女,看到了几个天使?路加说两个(24:4),马可说一个(16:5),但我们总不能说耶稣复活两次吧?

我问同学们还有没有别种解释法,可是好些同学无法继续,不断打断我,因为他们很难接受圣经可以有冲突的记载。有同学坚持,应该是马太的正确,马可搞错了吧?又有同学建议,会不会是第一世纪的人,时间观念比较不精准,马太的「立刻」与马可的「第二天」其实讲的同样的事?还有同学干脆直接大声叹息,「我现在脑袋打结了!」

我试着安抚与引导,花了好半天才渐渐引到正题上:福音书的解经工作,不是要重组耶稣生平,而是要按照福音书作者的取材与安排,找到作者要传达的信息,亦即要在这卷福音书的上下文里解释这段经文。我们不是要问,那时无花果树到底是立刻枯干、还是隔夜才枯干?那叫做「重组耶稣生平」。我们要问的是,马太这样写想说什么?马可这样写想说什么?

我在《新约解经学​​》讲义里已经提供了我的解释:

马太记载这件事的重点放在信心的功课,把咒诅无花果树当作一个神迹,所以咒诅后无花果树就立刻枯干。马可记载同一个事件呢,他的理解显然是放在神学的象征性——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象征以色列在神面前的光景(参耶八13,廿九17,何九10, 16,珥一7,弥七1)。所以在咒诅无花果树事件之中穿插了洁净圣殿事件(v.15-19),他让两个事件彼此解释——就像无花果树不能结果,圣殿也没能得着它该有的荣耀。

但是还是有同学过不去,一直卡在「到底无花果树是不是立刻枯干」,如果是立刻枯干,马可就是记载不实!我必须趁机提醒大家,圣经六十六卷书都是在圣灵带领下写的,包括马太写立刻枯干、马可写隔夜才枯干喔!

如果从「护教」角度,圣经记载的事当然不会自相冲突,我们可以揣度,无花果树的确是立刻枯干,而马可也没有否认这点,他只是选择不从这个角度写。这不该这么难以理解呀!我们不都常常看到,历史上的、乃至今天的新闻事件,不同派系的人来报导与诠释,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角度吗?

我们今天谈的是解经,不是护教。解经与护教都是必须的、都是重要的。但是两者的任务并不一样。本堂课的一个重要观念是,解经不是要重组当时发生什么,而是圣灵借着某位作者要给我们什么信息。为什么?因为上帝按祂无限的智慧,不选择祂儿子主耶稣亲自写一卷福音书给我们,而是选择四位作者写四卷福音书给我们!我们解经只能解上帝选择留给我们的资料,不能去解不存在的资料,不是吗?

Leave a Comment

不易懂的经文

不少人对学习原文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他们以为学了原文,自然就可读懂圣经,所有解经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当然不是这样!否则,神学院只需教原文,不用开设别的课程吗?否则,以色列人与希腊人各个都是圣经专家吗?不是的,学习原文只是解经的基础。你要盖房子,若不先打地基,就无法做什么;但是也不可能打了地基就停工,当然还要在这地基上继续建造。要进入圣经、明白神话语的宏伟殿堂也是如此,学习原文是打地基,有了原文的地基再学解经法,有了解经法再研读各卷书卷,有了各卷书卷再整理圣经神学,有了圣经神学再归纳系统神学⋯⋯等等。

我们网上希腊文读经班本周读的约翰福音16:8-11,就是个例子。约翰著作的希腊文一般不难,这段也不例外,没有什么生字,没有复杂的句法。所以大家毫不费力就翻译出来:

8 καὶ ἐλθὼν ἐκεῖνος ἐλέγξει τὸν κόσμον περὶ ἁμαρτίας καὶ περὶ δικαιοσύνης καὶ περὶ κρίσεως· 9 περὶ ἁμαρτίας μέν, ὅτι οὐ πιστεύουσιν εἰς ἐμέ· 10 περὶ δικαιοσύνης δέ, ὅτι πρὸς τὸν πατέρα ὑπάγω καὶ οὐκέτι θεωρεῖτέ με· 11 περὶ δὲ κρίσεως, ​​ὅτι ὁ ἄρχων τοῦ κόσμου τούτου κέκριται.

8 祂来了之后,要使世人就罪、义、审判方面知错。 9 就罪方​​面,因为他们不信我。 10 就义方面,因为我要往父那里去,你们再也看不到我。 11 就审判方面,因为这世界的王已经定罪了。

可是,这是什么意思呢?

希腊文都读懂了,意思却显然还没有完全出来。可见,要明白上帝话语,并不只涉及文字层面。我不认为这里耶稣是有意用隐晦的方式说话,而是我们需要运用一些圣经与神学背景来解读。碰到有困难的经文,我给学生的建议一向是,多读几个译本。这里的困难是意思上的,所以应多选择「意译」而不是「直译」的译本(见如何使用圣经译本)。以下是我自己的解读,提供做个参考:

8 圣灵来了之后,要使世人在罪、义、审判这三方面知错。 9 他们对罪的理解错了,他们本以为杀人放火才是罪,但圣灵将使他们知道,他们的罪乃是不信我。 10 他们对义的理解错了,他们以为把我处死是为神大发热心、会蒙神悦纳,但圣灵将使他们明白,我蒙神申冤、得荣坐在父的右边,不再在人间,亦即,蒙神悦纳的是我、不是他们。 11 他们对审判的理解错了,他们看到恶人嚣张,就以为不见得恶有恶报,但圣灵将使他们看见,我在十架上就打败撒但、定了它罪,所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而已。

我不是要说自己的解读如何正确,而是要示范,这样的解读已经远远超过理解希腊文而已了。

Leave a Comment

勿矫枉过正

我们很容易矫枉过正,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

我这周翻译到,赖特在谈到什么时候影射(allusion)不是影射时,有这么一段话:

非常可能地,第二圣殿时期的犹太教作者影射了许多圣经经文,故意要人因着一个字或词就进入整段谈话的世界。也同样非常可能地,廿世纪的读者,因为警觉到有这样的影射,会听到一些作者原来没有的意思。绝对可以确定的是,现代读者当中,知道这层危险、因此不愿意容许任何超过直接引述以外的影射的,将完全错解重要的经文。 (《耶稣与神的得胜》原文 p.584)

这无疑是令人不安的引言。但是事实诚然如此,太松的话,什么都是影射,超越了作者原意;太严的话,我们可能把作者所欲影射的完全抹杀了。如何拿捏得准确,就是学问了!

上周针对「单纯地读经」这种想法责备与提醒同学,解经是门艰巨的工作,不可那么天真!结果,显然有些同学又跑到另一个极端了。有一位同学问:我们平常一起查经的,大多是没有受过解经训练的,那岂不是常常都要错解圣经了吗?难道要大家都进神学院,否则不要查经吗?

我笑说,比你想的还惨呢:就算大家都是神学院毕业的,也没法保证不会错解圣经哩!基督教的教义只有圣经无误论,从来没有解经无误论的!我们唯一能做的,也是该做的,就是竭尽我们所能地做好!借用主耶稣自己讲的比方,主若给你五千两(你是圣经学者),你得赚五千两给主(做好专业的解经),主若给你一千两(你是平信徒),你就赚一千两给主(做好平信徒的解经),这样主就要称赞你是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千万不可做的是,把你的一千两拿去埋藏在地里啊!

所以,我们不要误以为解经很简单,单纯地读了就行;但是也不要跑到另一个极端,变成什么解经都不敢做了!学无止境,我们要不亢不卑,一直努力喔!

Leave a Comment

单纯地读经?

上周保罗书信课程介绍了保罗新观,课堂上反应非常热烈,欲罢不能,以致迟了二十多分钟才下课;本周周间同学们仍借着电子邮件继续提问与讨论。看到大多数同学的反应是正面的,非常欣慰!但是也看到一位同学这样反应:

只觉得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事却搞得很复杂
我只是圣经怎么说 我就怎么着
这样单纯 对吗

这或许反映了华人教会的「反智」现象,只是在神学院课程里也有这种声音,我还是没有心里准备,吃了一惊!

这样的想法,至少有两层问题。第一,这位学生以为有一种东西叫做「单纯地读经」:不要理会什么神学派系或理论,圣经怎么说,意思就是那样了。当然,这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圣经怎么说,到意思出来,中间需要一个步骤,叫做「解释」。不管你有没有受过解经的训练,你在读经的同时,一定也在做着解读的动作,即使你是不知觉地做。所以,根本没有一种东西叫做「单纯地读经」,每个人的读经都包括他自己的解读。既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解读的可能,所以才有如何是正确的解读这样的议题。不同的学派理论无非是在论证为何自己的解读才正确而已。

第二,这样的想法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义。它表面看似谦卑:你们的学问复杂,我都不懂,我「只好」单纯地读经,不理会高言大智。但是它包含的言下之意是:只有我才是直接领受神的话(圣经),你们都在制造和聆听人的声音(神学),看哪,你们都比不上我单纯地属灵啊!就保罗旧观与新观这个神学议题而言,这种想法一竿子把两派的神学家都打了,路德、加尔文⋯⋯也好,桑德斯、邓恩、赖特⋯⋯也好,他们都不是根据圣经怎么说,只有你是?呜呼哀哉,自高自义,尚有什于此乎?

Comments (1)

不是从血生的

现在正是安排下学期课程的时候,我除了将在台北有一门「普通书信」之外,又受邀回大陆的神学院教授新约希腊文。大概是他们对我去年教学的印象不错,所以向华神要我去支援吧☺

说到希腊文,最近读到一贴,我觉得挺有意思。约翰福音1:13,论到那些被神赐权柄做祂儿女的人,原文很简单,任何读过一些初阶希腊文的学生都会的:

οἳ οὐκ ἐξ αἱμάτων οὐδὲ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σαρκὸς οὐδὲ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ἀνδρὸς ἀλλ᾿ ἐκ θεοῦ ἐγεννήθησαν.

中文和合本译为:「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基本上,这样的翻译是把三个介系词片语──从血气、从情欲、从人意──当成同样的意思,都是对比人与神:不是出于人、而是神做的。但是,这三个片语没有各自不同的强调吗?

「从血气」原文是「从血」(ἐξ αἱμάτων),指的是胎儿的生长来自母亲的血,或脐带血。 「从人意」的「人」不是讲人类,而是男人或丈夫(ἀνδρὸς)。所以三个片语分别强调:

ἐξ αἱμάτων 来自母腹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σαρκὸς 出自肉体意愿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ἀνδρὸς 出自丈夫意愿

Leave a Comment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