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culture

信仰与文化

这学期在华神教的课是福音书。上星期我们谈到新约背景,有鉴于希腊文化对犹太人所起的大冲击,我给学生的应用讨论题目之一是,我们华人能同时接受(西方)基督教信仰而又保留传统文化吗?

我以自己做为一个个案来抛砖引玉。我是在台湾生长,但是是到美国读书时才接触到基督教而蒙恩信主。在我时那年轻的心灵里,我并不懂得基督信仰和西洋文化要如何分开。我对信仰是认真的,所以每当我注意到我的美国弟兄姊妹的优越处,或者看到自己的缺点,我就想效法他们、改变自己,可是我又觉得,我好像在渐渐变成美国人,难道我要做好基督徒就要放弃做中国人吗?我跟这种身分危机意识(identity crisis)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是一直到信主多年后读到倪柝声的书,这个危机才告解除,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中国式的信仰表达——因为我起先读的都是西方人写的属灵书籍,我越敬佩他们的学识修养,我的身分感就越摇晃——我得到释放了,是的,我可以既做中国人、又致力于基督信仰。

当时课堂上就已经讨论热烈,颇有欲罢不能、无法下课之态,接下来这周同学们继续通过我给他们设立的电子论坛,讨论不休。无疑地,这是一个又大又复杂的题目,有很多讨论空间。

从同学们的讨论,我意识到台湾真的变了很多,我们那一代拒绝接受基督教的一个原因常常是因为那是「洋教」,但是同学们告诉我,现在这一代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他们几乎是用一种见怪不怪的口气说,其实台湾已经变成文化「大熔炉」了。

也许有些人觉得这是好事,表示我们台湾人很兼容并蓄,很有包容能力。
但是,也许这并非好事,这表示我们太容易被同化,日据时代走东洋风,今天是西洋风、南洋风、还是什么风。
假使,假使神愿意,全世界华人都信主了,会不会信着信着,有一天,华人文化将不再存在,变成只能从考古学才发掘得到的古文明之一?

有些同学觉得无所谓,信主才重要,中国人身分不重要,甚至有人引加拉太书3:28给我:「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我挣扎颇久的、颇在乎的事,这一代无所谓了!是我们那一代的民族意识太强吗?代沟,代沟,这沟还真不小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