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来文学习班

这学期开始带我的希腊文读经班学生学习希伯来文。他们的希腊文都已有好几年的稳固基础,盼望等希伯来文也上轨之后,我们可以有更好工具做新旧约的呼应研读。

让我用Dr. Bill Barrick所举的例子做个示范,这样的原文读经多么有趣。

以赛亚40:3 有人声喊着说,在旷野豫备耶和华的路。
MT: קַוֺל קוֺרֵ֔א בַּמִּדְבָּ֕ר פַּנּ֖וּ דֶּ֣רֶךְ יְהוָ֑ה

马可1:3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豫备主的道。
GNT: φωνὴ βοῶντος ἐν τῇ ἐρήμῳ· Ἑτοιμάσατε τὴν ὁδὸν κυρίου.

根据以赛亚书,「在旷野」是修饰「豫备」,在哪里豫备主道?在旷野。而马可引述以赛亚书时,「在旷野」却变成修饰「喊」,在哪里有人声喊?在旷野。那么到底应该是「在旷野有人声喊」还是「在旷野豫备主道」呢?注意中文和合本的翻译都是依循原文的,所以这不是翻译上的问题,而是原文本身的差异。

差异的症结在于如何断句。我们现在的新约希腊文版本(GNT),标点符号是编辑帮我们加的,他们认为这里的断句应当是「在旷野有人声喊」。

但是根据马索拉经文(MT),「喊」(קוֺרֵ֔א)字上有一个主要的分离重音符号(disjunctive accent),而「在旷野」(בַּמִּדְבָּ֕ר) 上是一个次要的分离重音。所以马索拉学者告诉我们,「有人声喊」应当与后面句子分离,而「在旷野」不要与后面的「豫备主道」分离。这样的断句结果就是「有人声喊:在旷野豫备主道」。

当然这里会牵涉到马可引用的是希伯来文圣经吗?是哪个版本?毕竟马索拉经文是公元500~1000年才有的。这也不是要说新约作者弄错了,毕竟原文没有标点符号,那是现代人添加的。所以Barrick的结论是,新约希腊文版本的编辑不懂希伯来文——文人相轻,古今中外皆然,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