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8

禁食祷告

除了在神学院教新约、在网上教希腊文,并继续《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的翻译之外,最近又受邀为孙宝玲院长的《新约导论》审稿,以及为下期书飨杂志写一篇帮助读者阅读赖特《耶稣与神的得胜》的文章,所以忙碌异常,本来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写网志杂感。但是昨天课堂上被问到一个问题,这问题也是我在华人教会圈内常被问到的,所以有种强烈的不吐不快的感觉,那就写下来吧。

同学提问的是禁食祷告的问题,是不是有些事非得靠禁食不可? 「因为某一类的鬼,非得禁食才能赶出吗?」我先深呼吸、笑一笑(以免发作脾气):「你可以把经文找出来吗?」全班一阵忙乱翻查圣经。

马可9:29!很好,但是和合本是「非用祷告」,然后用小字注解「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意思是有的抄本是「非用祷告和禁食」,但是今天大部分圣经采用的抄本都是「非用祷告」。

马太17:21呢?是的,和合本有这一节,但是原文圣经没有呢!意思是有些抄本有这一节经文,有些抄本没有,而原文圣经的编辑委员做过经文鉴别后认为应该没有。

你们还有别的经文吗?没有!所以「有些事非得禁食」的论点,找不到圣经根据,对不对?事实上,我还有个惊人的消息告诉大家,整本新约完全没有要基督徒禁食的教导喔!你们找得到什么经文?

旧约是有要求百姓禁食的,起先是赎罪日,全国要禁食。后来渐渐有其他禁食传统形成,到第一世纪,法利赛人固定「一个礼拜禁食两次」(路18:12)。

新约呢?福音书提到主受试探时「禁食四十昼夜」(太4:2),使徒行传两次提到教会禁食祷告(徒13:2-3、14:23)。但这些是叙述文,没有吩咐我们要照做。

主有吩咐「你们禁食的时候」要如何(太6:16ff),但这不等同于主吩咐门徒必须禁食啊。事实上,我们有相反的经文,主教导门徒不禁食——因为别人指责祂的门徒不禁食的时候,主认为那是正确的(太9:14ff)。

新约书信是教导性文字,充满各式各样的教导,教导新约信徒如何明白真理和行事为人,但书信中完全没有提到禁食。如果神认为我们应该禁食,禁食是对我们有益的操练,为什么不教我们呢?

注意喔,我没有说禁食是不可以的、没益处的喔,我说的是,圣经没有吩咐基督徒必须禁食!你有感动要为某事禁食,OK,但那是你和神之间的事,千万不要跟别人分享时变成,我们都应该这样做。

有同学带点感慨地跟进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喜欢做苦行僧的事?」(这是我的措辞,因为我不太记得她用的确切字眼,但是意思是这样的)

好问题!为什么耶稣说「非用祷告」,某天某个文士抄写着抄写着就变成「非用祷告和禁食」?为什么圣经没有吩咐基督徒禁食,基督徒却一直(我就被问过好多好多次)觉得应该禁食?

耶稣的重点是祷告,我们却把重点转移到禁食(因为我每次被问的都是何时该禁食、该如何禁食等,仿佛耶稣说的是「非用禁食」) 。祷告是向神支取祂的恩典和大能,禁食偏向自我修炼的角度。人喜欢修炼,恐怕是信心问题,因为不真的信任神乐意给我们,所以「靠人不如靠己」?或是「天助自助者」「我要表现得敬虔才能博取神愿意给我」的功德观念作祟?

后记:写完此篇后,才发现其实同样的问题,我先前已经写过一篇,可见前文效果不彰,那就再增加一篇吧,呵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