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7

时代变了

前天下午在卫理神学院上课,和同学们讨论到耶稣的家谱,马太和路加记载的有明显不同,我们要怎么解释?

马太福音 路加福音
亚当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
大卫
大卫
所罗门
拿单
雅各
希里
约瑟
约瑟
耶稣 耶稣

有同学说,一个是约瑟的家谱(太),一个是马利亚的家谱(路)。

的确,整个耶稣降生叙事,路加焦点是马利亚,从她的角度叙说故事。马太的叙事焦点则是从约瑟被托梦讲起。但是这个解释法的问题是,路加明显强调了约瑟是大卫后裔(路4:23,31),却没有任何地方提到马利亚是大卫后裔。

又有同学指出,一个是皇室的家谱(太),一个是实际的家谱(路)。

没错,马太追溯的是大卫之子所罗门这支家谱(1:6),而路加追溯的是大卫另一个儿子拿单(3:31)。这个解释有助于神学角度,因为马太要强调耶稣是犹太人的王,而路加要描绘耶稣是道道地地的人。

不过这个解释并没有解决「为何有两个家谱」的基本问题。或者更具体说,根据马太,约瑟的父亲是雅各(1:16),根据路加,约瑟的父亲是希里(3:23),我问同学:「约瑟怎会有两个父亲呢?」

我还以为我问了很有趣、又很富启发性的问题呢,不料学生的反应是:「这很常见啊!」呃?反而是我愣了一下。真是时代不同了,现代多元化家庭有两个父亲是不以为奇的。

好吧,那我们讨论第一世纪的约瑟怎么会有两个父亲吧 😦

其实有两个可能理由,来解释约瑟有两个父亲:

第一,可能马利亚没有兄弟,她家没有人传宗接代,所谓「约瑟是希里的儿子」,是指希里认领女婿约瑟为自己儿子。这样约瑟就有两个族谱,他自己的和马利亚的。

第二,可能雅各与希里是兄弟。其中ㄧ人去世,另一人按照旧约的利未婚姻法娶他的妻子(申25:5),生下约瑟。这样约瑟就有两个父亲,一个是肉身的,一个是法律上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是三种语态或两种语态?

孟恩思博士(Dr. Bill Mounce)最新网志上,提到他做了一个新的
Youtube教学影片,教导希腊文的语态。我把影片中所讲的内容整理如下:

A. 在传统教学里,希腊文有三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3. 被动(Passive):主词是接受动作者

B. 但近代学术研究的看法渐渐趋向,希腊文大概只有两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Pass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后者又可以按照「主词受影响」(subject-affectedness) 的程度再加以细分:

  1. 所谓「异相动词」(Deponent)():主词多少还是有受影响

    例如 πορεύομαι,当你说「我去」时,你岂不是会去到某地吗?

  2. 间接关身(Indirect Middle):「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多一些

    例如雅各1:21「你们要领受那所栽种的道」(δέξασθε τὸν ἔμφυτον λόγον),为什么δέχομαι是关身的?因为你是为自己领受,你会被影响。

    又如以弗所1:4「神拣选了我们」(ἐξελέξατο ἡμᾶς),祂不是拣选我们而已,祂是为祂自己拣选我们,因此ἐκλέγομαι是关身。

  3. 累赘关身(Redundant Middle):关身与ἑαυτοῦ一起合用,ἑαυτοῦ是多余的,因为关身已包含「主词受影响」了

    例如罗马6:11「你们当看自己是死的」(λογίζεσθε ἑαυτοὺς νεκροὺς),就是这样的结构。

  4. 直接关身(Direct Middle):动词直接做在主词身上,「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大

    所有跟「打扮」(grooming) 有关的动词都可归在这类,例如梳头发,你必直接受这动作影响。

    例如马太27:24,彼拉多在众人面前「洗手」(ἀπενίψατο τὰς χεῖρας),ἀπονίπτω用关身,因为他是洗自己的手。

    最有名的例子,马太27:5,犹大出去「吊死了」(ἀπήγξατο),ἀπάγχω的关身,把自己吊死。

  5. 被动(Passive):所有焦点都放在主词上,主词接受全部动作的影响

() 纯化论者恐怕会反对「异相动词」这种用词,因为这来自拉丁文的文法,而非希腊文本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