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5

挑战新约最难的两卷书

这个暑假将很忙,周一到周五都有课,包括两个神学院(华神与卫神)的课,我自己网上希腊文的初阶班、读经班、儿童班,另外还有外交部团契的查经,以及教会的讲道。不过,极富挑战性的不只是时间,而是必须处理新约最难的两卷书。

若问,新约最难的是哪两卷书? 《启示录》无疑会是绝大多数人的首选,但是另外一卷是什么,恐怕就没有共识了吧!答案是《使徒行传》。这不是我说的,是我母校的前新约教授T. David Gordon说的,当然我完全赞成。两卷书困难的性质并不相同,启示录难在理解,使徒行传难在应用。

A.启示录

七头十角、大红龙、敌基督、六六六⋯⋯各种奇怪的异象,你在坊间看十本书的讲解,大概就有十种不​​同解释。

我暑假将担任华神网路课程《启示录》的导师,授课者是前华神院长陈济民老师。他在简介中的一句话,「本课程一个相当重要的目的是大家以后不怕读启示录」,非常打动我。的确,一般人常常对启示录趋向两个极端,不是过度好奇钻研,就是根本避而不碰。

我自己带的希腊文读经班,先前每次有人提议读启示录,我就会说启示录的希腊文本身不难,但是其他问题很多——亦即,我们大概会多数时间不是讨论希腊文,而是讨论其他议题,与读经班宗旨不合——而否决掉。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跟两个读经班同学分享读启示录的想法,大家都很赞成、也很兴奋!

B.使徒行传

使徒行传困难吗?很多人可能会很意外,不就是初代教会的事迹吗?但试看教会的许多纷争,是不是都是对使徒行传内容如何应用的分歧?例如我们该不该说方言、灵洗、圣灵充满、按手、凡物公用、地方教会⋯⋯

我在外交部团契上月起开始带大家查考使徒行传,这卷书是他们选的,理由是今年是马礼逊来华二百周年,希望藉由查考这卷书,激发大家宣教热忱。但是我已做了些心里准备,恐怕很难避免在灵恩问题方面的争议。应他们的要求,我们还加了一堂专题,简介圣灵与灵恩运动。果然才查完第二章,就已经和灵恩背景的弟兄有些「友善」辩论。相信未来如何做荣神益人的沟通,还要继续操练!

顺便一提,我们有效善用时间的方法之一,就是尽量一石二鸟、一物多用。所以我要在华神带启示录课程,就顺便带希腊文读经班读启示录;我在外交部带使徒行传查经,下个月的教会讲道题目就是《五旬节的意义》,讲使徒行传第二章,刚好也配合五旬节呀!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儿童班

今年的儿童节对我别具意义,因为我刚刚收了两个孩童学生,即将开始一个网上希腊文儿童班。这对兄妹是「在家自学」的学生,分别为10岁与6岁。他们的妈妈超级热心,不但要来陪读,还到处鼓吹给其他家长。她说:「以前想都没想过,能遇到神学老师来教我的孩子希腊文!好像在作梦。」

反倒是我比较谨慎,不敢一开始承诺太多,毕竟这将是网上希腊文的第一个儿童班。以前在地中海文化营教过小学生,也教过我自己学龄前的姪儿姪女,但是以一个正式课程来说,我相信还有不少要一面教、一面摸索的层面。

我办网上希腊文的初衷,或说异象,乃是平信徒都能用原文查经。那么小孩子呢?小孩子谈不上查经,应该就是给他们一些基本认识,启发他们对原文圣经的兴趣吧。教小孩需要神学院老师吗?但是我看见这事工的一个潜力,因为很多大人一提到学希腊文就害怕却步、裹足不前,若是借着小孩学时陪读,或许就踏出这一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