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5

震撼教育

常常有学生说上我的课是震撼教育,其实就是一些累积已久的错误观念,受到扭转。今天就描述课堂一幕,稍稍分享!

这学期在华神的课程又轮到教福音书。很多人以为福音书好读,所以上课后常常会震惊,原来福音书没有原来想像的那么简单。

上周的课程谈到福音书的解经问题,我用的一个例子是咒诅无花果树事件(参我编写的经文合参)。我问同学们,为什么马太与马可记载同一件事,马太说无花果树立刻枯干,马可却说第二天早上才枯干?

第一位很快举手回答的同学说,他认为这是两个事件,有一次咒诅是立刻枯干,另一次咒诅则是第二天枯干,所以没有所谓冲突的问题。 OK,这当然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四福音书中这种小差异不少,不能全都用「不同事件」来解释。例如耶稣复活主日清早,到耶稣坟墓来的妇女,看到了几个天使?路加说两个(24:4),马可说一个(16:5),但我们总不能说耶稣复活两次吧?

我问同学们还有没有别种解释法,可是好些同学无法继续,不断打断我,因为他们很难接受圣经可以有冲突的记载。有同学坚持,应该是马太的正确,马可搞错了吧?又有同学建议,会不会是第一世纪的人,时间观念比较不精准,马太的「立刻」与马可的「第二天」其实讲的同样的事?还有同学干脆直接大声叹息,「我现在脑袋打结了!」

我试着安抚与引导,花了好半天才渐渐引到正题上:福音书的解经工作,不是要重组耶稣生平,而是要按照福音书作者的取材与安排,找到作者要传达的信息,亦即要在这卷福音书的上下文里解释这段经文。我们不是要问,那时无花果树到底是立刻枯干、还是隔夜才枯干?那叫做「重组耶稣生平」。我们要问的是,马太这样写想说什么?马可这样写想说什么?

我在《新约解经学​​》讲义里已经提供了我的解释:

马太记载这件事的重点放在信心的功课,把咒诅无花果树当作一个神迹,所以咒诅后无花果树就立刻枯干。马可记载同一个事件呢,他的理解显然是放在神学的象征性——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象征以色列在神面前的光景(参耶八13,廿九17,何九10, 16,珥一7,弥七1)。所以在咒诅无花果树事件之中穿插了洁净圣殿事件(v.15-19),他让两个事件彼此解释——就像无花果树不能结果,圣殿也没能得着它该有的荣耀。

但是还是有同学过不去,一直卡在「到底无花果树是不是立刻枯干」,如果是立刻枯干,马可就是记载不实!我必须趁机提醒大家,圣经六十六卷书都是在圣灵带领下写的,包括马太写立刻枯干、马可写隔夜才枯干喔!

如果从「护教」角度,圣经记载的事当然不会自相冲突,我们可以揣度,无花果树的确是立刻枯干,而马可也没有否认这点,他只是选择不从这个角度写。这不该这么难以理解呀!我们不都常常看到,历史上的、乃至今天的新闻事件,不同派系的人来报导与诠释,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角度吗?

我们今天谈的是解经,不是护教。解经与护教都是必须的、都是重要的。但是两者的任务并不一样。本堂课的一个重要观念是,解经不是要重组当时发生什么,而是圣灵借着某位作者要给我们什么信息。为什么?因为上帝按祂无限的智慧,不选择祂儿子主耶稣亲自写一卷福音书给我们,而是选择四位作者写四卷福音书给我们!我们解经只能解上帝选择留给我们的资料,不能去解不存在的资料,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