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5

泪水与欢笑

本来预定要看超级杯的日子,竟然也是父亲告别式的日子。因为继母是慈济人,整个仪式是佛教的,多半仪式我都跳过不参与。家祭时,我没有与弟妹们一起上香跪拜,而是请司仪给我单独几分钟,接过他的麦克风,先缓缓朗读诗篇廿三篇,然后面对父亲遗像,将民数记6 :24-26经文,转化为给父亲的祝祷。我没有占用太多时间,也没有高调什么,我唯一坚持的是我不要只是默祷,我要大家有可以看见、可以明白的基督徒儿女的告别方式。

公祭时,慈济功德会首先登场,第二就是我邀请的教会弟兄姐妹。我很惊喜居然教会来了这么多人,不亚于慈济功德会!牧师跟我说,虽然我们是小教会,人数不多,但加上天使天军就超过他们了:)愿我们所服事的主得着荣耀!

父亲病逝前两个月,我和教会一对夫妻去探望他。他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反应,我们也不确定他还能否听到或听懂别人跟他讲话。我提议一起为他祷告,弟兄在他耳边用手机放「奇异恩典」诗歌,我先开口,我尽量用最简单直白话语,重复说「耶稣爱你、上帝爱你」,然后是弟兄大声祷告,突然父亲「啊,啊」大声喊了两声,弟兄说他既然有回应,我们当为他施洗,姐妹就去打了一脸盆的水来,弟兄奉三一神的名为他施行点水礼。我不敢说父亲是否这样就归入主内,我只能说,也许就像婴孩献礼,我们表达的是我们的心意:愿他被主接纳。

奔波了一日,终于稍微安静下来时,并没忘记今天是超级杯,一面打开电脑,一面向主说,今天给我一点可欢庆的事吧!主怜悯,果然首先入眼的大标题是我们赢了!隔了十年,我们终于再次拿到超级杯冠军。

人生不也是这样,有泪水、有欢笑,交织成一片。但我们终将进入只有欢笑、没有泪水的国度。亲爱的爸爸,我会在那里再见到您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