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一个感人的应用

这学期我在华神教的福音书班级上有一位盲生,她所写的分享常常令全班非常感动。上周我出的应用讨论题目之一是:「以前,你认为要读福音书,学习历史背景重要吗?学完本课之后,你现在对学习背景资料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吗?」我征得她的同意,将她的分享贴在以下:

一,以前我读福音书不觉得学习历史背景是一件重要的事,但学完本课之后,我才觉得学习历史背景是多么重要,而现在对学习背景资料相当有兴趣。
二,在课堂上老师有提到,法利赛人非常严格遵守律法的原因,其中,他们认为以前国家会摔亡,乃是因为枚有好好首律法所造成的结果,「过去」国亡家破的惨痛经历,使法利赛人不愿再历史重演这悲剧,导致他们「陷在」谨守律法,也严厉的要求别人谨守律法。

我想先不论法利赛人的行为是如何不讨耶稣喜悦的问题,不过当老师提此事时,当下我有很深的感受和看见:

a. 我突然对法利赛人有很深的怜悯,原来他们「陷在错误的行为,是因过去惨痛的经历」。
想想我自己,小时因为是在普通小学就读,明眼老师、同学不知如何和我相处,我也不知如何和他们表达我身为盲人的感受和需求,以至于彼此有很多误会然后产生很多伤害。
这样的伤害跟着我长大,跟着我出社会、跟着我进入明眼人的人际关系、跟着我进入婚姻、跟着我一起养育两个视力也不良的孩子、跟着我踏进教会、跟着我到神面前,直到跟着我到邱老师的课堂上听到法利赛人的历史背景,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也是法利赛人,我「过去」小时与明眼人相处的惨痛经历,确在有意、无异中要求两个孩子「陷在」在校尽量与明眼老师和同学保持距离,免得受伤害。唉!我真心求神赦免我这错误的法利赛人行为的罪!

b.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只要在有明眼人的地方,我总是感到焦虑不安、压力很大,甚至想快快逃开,求神医治我「过去」的伤害,释放我「陷在」更得着自由。

c. 这周我试着和几个姊妹聊天时,我鼓起勇气敞开我的心去多花一点时间听听她们的过去经历,就好像在听她们生命故事的历史背景那般。我发现,我与明眼姊妹的感情变好了、距离缩小了。也发现,我因过去伤害所以对她们的认识很多是外在的、偏见的,有落差的、很主观的,甚至她们在生活上所面临的压力、重担、诱惑和试探比我这盲人还要更多。

因此,我对福音书历史背景学习实在很浓厚,因为我过去对福音书的认识就如同我过去对待明眼人那样的有很多外在的、偏见的,有落差的、很主观的看法。求神帮助我,透过学习福音书历史背景,快快的终止我继续活在法利赛人错误的心思意念和行为里,也快快的调整我对福音书有真正的、正确的、客观的认识。

注:我保留原稿、一字未改,让大家可以更体会到盲生打字的困难。她自己ㄧ直为会打出同音不同字的错字致歉,担心给我们造成阅读困扰,我却觉得她带给我们的是莫大祝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信仰与文化

这学期在华神教的课是福音书。上星期我们谈到新约背景,有鉴于希腊文化对犹太人所起的大冲击,我给学生的应用讨论题目之一是,我们华人能同时接受(西方)基督教信仰而又保留传统文化吗?

我以自己做为一个个案来抛砖引玉。我是在台湾生长,但是是到美国读书时才接触到基督教而蒙恩信主。在我时那年轻的心灵里,我并不懂得基督信仰和西洋文化要如何分开。我对信仰是认真的,所以每当我注意到我的美国弟兄姊妹的优越处,或者看到自己的缺点,我就想效法他们、改变自己,可是我又觉得,我好像在渐渐变成美国人,难道我要做好基督徒就要放弃做中国人吗?我跟这种身分危机意识(identity crisis)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是一直到信主多年后读到倪柝声的书,这个危机才告解除,因为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中国式的信仰表达——因为我起先读的都是西方人写的属灵书籍,我越敬佩他们的学识修养,我的身分感就越摇晃——我得到释放了,是的,我可以既做中国人、又致力于基督信仰。

当时课堂上就已经讨论热烈,颇有欲罢不能、无法下课之态,接下来这周同学们继续通过我给他们设立的电子论坛,讨论不休。无疑地,这是一个又大又复杂的题目,有很多讨论空间。

从同学们的讨论,我意识到台湾真的变了很多,我们那一代拒绝接受基督教的一个原因常常是因为那是「洋教」,但是同学们告诉我,现在这一代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他们几乎是用一种见怪不怪的口气说,其实台湾已经变成文化「大熔炉」了。

也许有些人觉得这是好事,表示我们台湾人很兼容并蓄,很有包容能力。
但是,也许这并非好事,这表示我们太容易被同化,日据时代走东洋风,今天是西洋风、南洋风、还是什么风。
假使,假使神愿意,全世界华人都信主了,会不会信着信着,有一天,华人文化将不再存在,变成只能从考古学才发掘得到的古文明之一?

有些同学觉得无所谓,信主才重要,中国人身分不重要,甚至有人引加拉太书3:28给我:「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我挣扎颇久的、颇在乎的事,这一代无所谓了!是我们那一代的民族意识太强吗?代沟,代沟,这沟还真不小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