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1

大马色事件记载的是什么

在上周的保罗书信课程里,我们花了不少时间讨论所谓的大马色事件,亦即保罗在大马色路上遇主的事,一般都以为这里要记载的是保罗如何信主,但是我向同学们提出一个有趣的论点:这是一个蒙召的叙事,而不是信主的叙事。

我举出两个论据。第一,要知道这件事到底想说什么,我们可以问作者为何在这时提这件事。大马色事件在使徒行传叙述了三次,第九章是路加的叙述,比较不容易确定,但是另外两次,第22章与第26章,都是保罗的答辩,我们就比较容易看出,保罗为何要提大马色事件。保罗提这事,是因为他被要求说明为何要传讲这信息。基本上,保罗的答辩是,我无意捣乱,我是无法不传讲啊,因为耶稣要我传讲嘛。他叙述大马色事件,是向审问者说明,是耶稣呼召他做的,所以这是个蒙召的叙事。对方并不是问他为何信主,保罗没有理由向审问者讲述自己如何信主,所以我们也没有理由把它读成一个信主的叙事。

第二,我们把这个叙事与旧约中的蒙召叙事做比较,看看是否有平行之处,这样能再次支持是否这是一个蒙召的叙事。旧约中的蒙召叙事,例如出埃及记三章呼召摩西、撒母耳记上三章呼召撒母耳、以赛亚书六章呼召以赛亚、耶利米书一章呼召耶利米,它们都具备一些元素:

  • 圣显(epiphany):例如摩西看到燃烧的荆棘,撒母耳有声音呼叫他。
  • 呼召:被呼召去从事某件工作,成为神的代言人,去带某个信息给某个群体。
  • 抗拒:不是总是,但是通常,蒙召者想抗拒。摩西说自己拙口笨舌,以赛亚说自己有祸了等等。
  • 顺从:但是最后蒙召者还是顺从了耶和华。

大马色事件的叙事中有没有这些元素呢?都有的。保罗看到、听到基督显现,他同行的人都可见证。他被呼召传信息给外邦人,这是亚拿尼亚可以见证的。保罗可能有些抗拒,因为他三天看不见。但是最后他是顺服的,开始把耶稣是弥赛亚的信息带给外邦人。这个叙事既然与旧约中的蒙召叙事有许多共通之处,它当然是一个蒙召叙事。

如果要把这个叙事理解成信主的叙事,最可能的论据是,在使徒行传22章,保罗回忆当时亚拿尼亚告诉他:「起来,求告主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 」但是,这不能算是很强的论据,因为蒙召叙事也常含有有这种元素,就是在神显现时,蒙召者会因为意识到神的圣洁,特别感到自己有罪。

我为什么要特别与学生们讨论这是蒙召还是信主的叙事呢?因为第一,我觉得这是个有趣的讨论,让大家看见我们应当用什么方式思考。我们提出一个论点,要如何提出论据来论述。第二,我也想提醒大家,圣经作者的兴趣比较不在乎探讨个人救恩,而在乎让我们知道神的计画、神的作为。路加记载这件事时,他希望我们知道的是,神已经拣选保罗来应验福音要传到外邦的应许,而不是保罗是如何得救的。我们今天的很多读经习惯,可能都太从个人主义出发了。

课堂中就已经回答了一些同学们提出的疑问,下课后也回答了一些,然后,周间又有一些同学提问。所以本周上课,我再次提出这题,让大家讨论(我比较讲究与同学们互动讨论,而不是我再讲一次),这么多次的讨论,反反覆覆地,似乎有一个共同的胶着点,很多同学不能释怀的​​是:那么保罗是什么时候信主的?如果不是在大马色事件中信主,难道还有其他时候吗?

看到这题竟然引起这么多同学不安,我也很过意不去。我反覆澄清,我们没有要否定保罗信主了,他也很可能是这时信主的。我要大家思考的是,路加是要记载保罗信主、还是要记载保罗蒙召?但是我每次澄清,似乎总是引起更多质疑,甚至开始有点鸡同鸭讲的现象。最后我只能摇头,奇怪,你们为什么这么在乎保罗何时信主?那么你们也追问彼得何时信主吗?约翰呢?谁规定圣经一定要告诉我们他们何时信主?是你想知道的事比较重要、还是圣经作者想说什么比较重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