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0

密集希腊文教学点滴

刚从大陆回来,结束了为期三周的密集希腊文课程。很多网站在大陆都是被屏蔽、进不去的,包括我的网志,所以现在再补贴上一些教学点滴吧!

弟弟开车送我去机场时,我说,三周之内要让学生「学会」希腊文,你觉得可能吗?他瞪我一眼,仿佛我是外星人。不怪他,连我自己都觉得是要去执行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第一课,字母与发音,就沮丧不已。我知道发音是很多老中的「罩门」,可是我说,欸,你们是拼音的国家呀,这对你们怎么会这么难呢?真是百思不解!

不过,要阖眼入睡时,隐约还可听到宿舍里阵阵唱字母歌,alpha beta gamma…的朗读声,不仅莞尔,今晚会睡得特别香甜吧!

* * *

教希腊文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每天上课时间都会远远超过,被厨房同工叮咛,要准时放学生下课,以免饭菜凉了。然后又被学生反应说,上次印象邱老师特别和蔼,这次怎么变凶了?班长的祷告,除了例常的求主保守老师健康之外,还有一句「求主赐老师宽宏的心」,咦?唉!

希腊文是神学系一年级与二年级合班,加上一两位旁听的教职员同工,共40人。我们每天都有作业,每天都有小考。小考还好,作业则是很长的,我花了五个小时才改完40 份作业、40份小考!下次一定要有助教才行!

课程结束后,学生问我这趟带走什么?答曰,两个黑眼圈!

* * *

我习惯每教完一门课,都会写一个自我检讨:这学期有什么好的地方,以后可以继续沿用,有什么不好的,下次若再教这门课,或许可以如何改进。我在最后一堂课与同学们分享,我注意到这次同学们最感困扰、下次我会试着用不同方式教的三方面:

  1. πιστεύω后面用与格,例如πιστεύω τῷ λόγῳ,造成许多同学困扰,以为必须翻译成「对道相信」「在道里相信」等。我想下次我会说,有些动词后面常常是跟与格的,把这些当成特例处理。

  2. 介系词是另一个许多老中的罩门,特别是用中文教课,例如你讲「ἀπό表达离开」,学生根本听不出来介系词与动词不同。我想下次我会加强介系词片语的练习,不要光讲ἀπό的意思,要练习ἀπὸ τῆς Γαλιλαίας, ἀπ᾿ ἀρχῆς, ἀπ᾿ αὐτῶν … 的意思。

  3. 我比较没料到的是,被动语态也造成许多同学的困扰。后来我才发现症结,原来很多学生把主词和主事者 (agent)混淆了。所以下次要把这方面澄清清楚。

* * *

因为不教词形变化(见前贴),以往用的教学方案就大大改变了,例如原本要花很多时间、很麻烦的第三格变式,变成三言两语就带过去了。但是每个词形都知道之后,整句的意思懂不懂,就要靠文法了。所以我们花很多的时间讲解文法,特别是用句型图来辅助基础文法训练。大部份学生似乎对此深感受用,课后来问问题、与我进一步讨论的学生,每天络绎不绝。

最后,感谢主,学生表现超过我原先的期望!即使是在美国的神学院,一个30人的班级,总也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是挣扎的,总有学生被「当」掉。我对学生是严格的,我给他们的题目一点没放水,但是最后全数及格(他们学校规定70分才及格,有两位差一点点,我就给他们70,不用补考了)。以他们的程度(不少只有初中毕业),能有这样的表现,除了我教学有方(嘻,老王卖瓜一下)之外,他们真的非常非常用功,「勤能补拙」这句话正是他们的写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