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0

译文片段分享

终于赶在明天上飞机前交出《耶稣与神的得胜》第十三章译稿!

非常精彩的一章,可惜我实在没有时间写一些分享,只好偷懒,抄录几段我的译文,聊以代替吧:

我已在别处论证过,犹太一神论的重点,不是要提供独一真神的内在分析,而是要凸显以色列的神才是真神,以与异教的信奉众神有别,并且强调创造与救恩的合一,以与二元论思想体系有别。 (原著p.627)

路加的重点不是关乎时间,而是关乎效果。要旨不是「不,国度还有好一阵子都不会来到」;重点乃是「国度确实要来──但是对以色列而言,那意味的是审判,而不是祝福」。 ⋯⋯这不是要否认国度即将来临。这乃是要警告,即将来临的国度到底涉及些什么。 (原著p.635-6)

耶稣并不是「知道祂自己是神」,如同你知道你是男性或女性、饥饿或口渴,或者你一小时前吃了一个橘子的那种知道。祂的「知道」是一种较为冒险、但是可能也较为重要的:如同你知道你是被爱的。你无法「证明」它,只能把它活出来。 (原著 p.653)

最后一章(第十四章)只有8页,应该很快会完成。很遗憾还是无法依约在五月截止前译完全书,虽然已经很接近,终点在望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密集希腊文

非常忙碌的两周:将这学期保罗书信期末考改完,学生成绩总结完毕,呈交上去;把五月底要到大陆教学的两门课的课程大纲(syllabus)写好,呈交对方,并陆续修改整理讲义;我的网上希腊文课程,因为最近有一批学生报名,所以决定七月新开一班,为此也要做一些招生事宜;利用各种空档时间,加紧把《耶稣与神的得胜》译完,现在仅剩十几页,终点在望!除此之外,还要忙着搬家,因为从美国搬回台湾后,与父母合住,原来的公寓太小了,现在要换到大一点的地方。

有这许多事,脑子里当然总是满的,想着这个,惦记那个。许多事都想在网志里谈,只是没有时间可以每个想法都写一篇。我想先挑一个,其他的以后再写。

到国外教学,一定都是所谓的「密集班」,一、两个礼拜要教完一学期课程。老师教得辛苦,学生学得更辛苦。一般的圣经课程也就罢了,毕竟是以听课为主。但是这次去大陆教学,除了一门一般书信之外,还有一门初阶希腊文,所以我大力向校方争取,希望给我四个礼拜,他们最后愿意给我三个礼拜。

希腊文之所以需要更多时间,是因为它不可能只是听课而已,它需要很多练习。我常用的一个比方是,这就好像学钢琴,学生听懂乐理、看懂乐谱,距离他真正能弹琴,其间所差的就是练习!钢琴老师给你上一节课,你不是光听懂就好,你要另外花上许多小时练习,才是真正学会那节课的东西!

正规的教法,至少我的教法,学生要花一半时间练习词形变化,一半时间练习句型文法(syntax)。前者让你认得每个字,后者让你知道这些字组合起来是什么意思。前者会花不少时间,因为希腊文变化的复杂是出名的。因此有些神学院的初阶希腊文只着重前者,把后者放在进阶课程。但是初阶是必修,进阶就不是啦,难怪很多牧师在神学院希腊文考试高分,毕业后却无法用希腊文帮助他准备讲章,因为学校没有装备他能读懂句子。

我为如何教导密集希腊文这事已经思考过一年以上时间(一年多前他们就已经跟我谈过教希腊文的可能性),所思考的就是,在学生练习时间有限的情况之下,要如何取舍、让他练习什么呢?

我现在的决定是,取后者、舍前者;把要背的部份(单字、词形变化)减到最低,而以练习句型文法为主,教学生使用已有单字、词形变化分析的工具来读原文圣经,作业与考试都采用open book。 (当然也鼓励学生,在密集学习完成之后,仍然应当把要背的部份背起来,才能真正享受原文读经之乐!虽然我也想到,真正会这样去做的学生,可能少之又少吧!)

虽有想法,但是因为尚未付诸实行,心里忐忑,不知效果会如何。六月底回来,便见真章,届时再分享了!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