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0

勿矫枉过正

我们很容易矫枉过正,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

我这周翻译到,赖特在谈到什么时候影射(allusion)不是影射时,有这么一段话:

非常可能地,第二圣殿时期的犹太教作者影射了许多圣经经文,故意要人因着一个字或词就进入整段谈话的世界。也同样非常可能地,廿世纪的读者,因为警觉到有这样的影射,会听到一些作者原来没有的意思。绝对可以确定的是,现代读者当中,知道这层危险、因此不愿意容许任何超过直接引述以外的影射的,将完全错解重要的经文。 (《耶稣与神的得胜》原文 p.584)

这无疑是令人不安的引言。但是事实诚然如此,太松的话,什么都是影射,超越了作者原意;太严的话,我们可能把作者所欲影射的完全抹杀了。如何拿捏得准确,就是学问了!

上周针对「单纯地读经」这种想法责备与提醒同学,解经是门艰巨的工作,不可那么天真!结果,显然有些同学又跑到另一个极端了。有一位同学问:我们平常一起查经的,大多是没有受过解经训练的,那岂不是常常都要错解圣经了吗?难道要大家都进神学院,否则不要查经吗?

我笑说,比你想的还惨呢:就算大家都是神学院毕业的,也没法保证不会错解圣经哩!基督教的教义只有圣经无误论,从来没有解经无误论的!我们唯一能做的,也是该做的,就是竭尽我们所能地做好!借用主耶稣自己讲的比方,主若给你五千两(你是圣经学者),你得赚五千两给主(做好专业的解经),主若给你一千两(你是平信徒),你就赚一千两给主(做好平信徒的解经),这样主就要称赞你是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千万不可做的是,把你的一千两拿去埋藏在地里啊!

所以,我们不要误以为解经很简单,单纯地读了就行;但是也不要跑到另一个极端,变成什么解经都不敢做了!学无止境,我们要不亢不卑,一直努力喔!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单纯地读经?

上周保罗书信课程介绍了保罗新观,课堂上反应非常热烈,欲罢不能,以致迟了二十多分钟才下课;本周周间同学们仍借着电子邮件继续提问与讨论。看到大多数同学的反应是正面的,非常欣慰!但是也看到一位同学这样反应:

只觉得为什么一个简单的事却搞得很复杂
我只是圣经怎么说 我就怎么着
这样单纯 对吗

这或许反映了华人教会的「反智」现象,只是在神学院课程里也有这种声音,我还是没有心里准备,吃了一惊!

这样的想法,至少有两层问题。第一,这位学生以为有一种东西叫做「单纯地读经」:不要理会什么神学派系或理论,圣经怎么说,意思就是那样了。当然,这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圣经怎么说,到意思出来,中间需要一个步骤,叫做「解释」。不管你有没有受过解经的训练,你在读经的同时,一定也在做着解读的动作,即使你是不知觉地做。所以,根本没有一种东西叫做「单纯地读经」,每个人的读经都包括他自己的解读。既然不同的人会有不同解读的可能,所以才有如何是正确的解读这样的议题。不同的学派理论无非是在论证为何自己的解读才正确而已。

第二,这样的想法有一种说不出的自义。它表面看似谦卑:你们的学问复杂,我都不懂,我「只好」单纯地读经,不理会高言大智。但是它包含的言下之意是:只有我才是直接领受神的话(圣经),你们都在制造和聆听人的声音(神学),看哪,你们都比不上我单纯地属灵啊!就保罗旧观与新观这个神学议题而言,这种想法一竿子把两派的神学家都打了,路德、加尔文⋯⋯也好,桑德斯、邓恩、赖特⋯⋯也好,他们都不是根据圣经怎么说,只有你是?呜呼哀哉,自高自义,尚有什于此乎?

Comment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