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0

胡思乱想

最近非常努力翻译工作,也许绷得太紧,想写些「无聊」的事,自我平衡一下。其实脑海里都有些有的没有的念头,有些当时颇觉有趣,只是没有记下来,事后怎么也回想不起来了。以下几个是我特别记在杂记簿里的,分享出来,聊算自娱。

耶稣的DNA是怎么样的?祂有母亲马利亚那一半的染色体吗?那么另一半呢?祂与雅各、约西、西门、犹大(太13:55)的DNA看得出来彼此是兄弟吗?祂选择在两千年前、而不在今天道成肉身,是不是要避免世人追问这种无聊问题?

上帝透过圣经的启示是文字的。为什么没有图画的启示呢?历史上有各式各样的耶稣肖像,都是按着自己想像的,当初若上帝默示哪位福音书作者或画家,为我们画出来,岂不是方便吗?如果是因为十诫的第二诫的缘故,我可以接受没有神启示的耶稣肖像,但是为什么其他部份也没有图画的启示呢?尤其是所谓的异象,从我教书的角度来说,与其用描述的,不是画出来更有效率吗?试想,以西结书的「四活物」异象,四张脸、四只手、四对翅膀、四个轮子⋯⋯有多少基督徒读完了还是模糊得不得了?启示录的大红龙、七头十角兽⋯⋯都是如此。当然,古时没有印刷,必须靠人手抄誊,抄文字容易,抄图画困难。但是如果我们想到经文鉴别学,就知道抄写文字也是会有笔误,最终我们倚靠的还是圣灵保守,才能确保我们读到的真的是神要给我们的话。那么,圣灵不能保守画家无误地抄下图画吗?

耶稣受试探,马太和路加都有记载。他们怎么知道的?我们会假设,魔鬼试探耶稣时,没有其他人在场。不管有没有Q文件,马太和路加是不是根据Q文件写作,耶稣受试探这事显然是流传的。问题是,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事?是耶稣自己说出来的?为什么祂要告诉人?

好了,休闲完毕,我要回去埋头翻译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