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教师节快乐!

今天是孔子诞辰暨教师节,这是我第一次以老师身分过教师节,可是,今天也是我这学期在华神的第一堂课。看来台湾这里庆祝教师节的方式,不是给老师放假,而是叫老师去上课

这学期我教的是「一般书信」。记得以前我自己当神学生时,教授开玩笑说过,这是新约中「冷门」的部份,因为通常神学院聘请教授,新约、旧约、神学等每个部门只有固定的名额,假设新约部份有三个名额,他们会要一个符类福音专家,一个保罗书信专家,一个约翰著作专家。所以神学生在接受学术训练时,就被迫专攻这几个主要的新约研究范畴,以免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的确,我自己在备课过程,就觉得和上学期教保罗书信非常不同。保罗书信占了新约篇幅四分之一,而且保罗神学博大精深,新的学术研究不断出炉,所以上学期教材很多,常常伤脑筋的是要删掉多少。 「一般书信」只占了新约十分之一不到的篇幅(如下图),加上学术上的「冷门」,所以教材真的少了很多。

这一班的学生不少,除了教室现场有三、四十人之外,外县市地区用视讯上课的还有三十人左右。因为我告诉他们,上课积极参与的都可以加分,所以问题讨论的时候,不但现场同学踊跃发言,外地同学也用电话或email进来分享,由同工代为读出来,热闹非凡!

我问同学们的问题之一是,你对「一般书信」中哪段经文特别有感想?同学们纷纷提出自己最喜爱或最扎心的金句,几乎欲罢不能。大家对一些著名的经文熟悉,也有感动,都是好现象。不过可能比较欠缺的是,对每句经文的上下文、大段落的理解,所以难免有断章取义的误解,也就是说,你觉得感动的东西,圣经作者却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这是我们这学期课程可以帮助同学们的一个地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第一位女使徒

杜克大学的新约教授古岱克(Mark Goodacre),最近开创「新约播客」(NT Pod),就是以简短的podcast方式来讨论新约议题,上周五又首次举办线上老师时间(office hour),都是以新兴的流行媒体,让新约学术研究成果的分享更为平民化,实在非常值得赞扬!

我知道我的学生当中,除了北美的学生之外,无论是台湾、大陆或欧洲的学生,基本上都不习惯听英文。所以我想在此不只分享消息与网址,也稍微分享他的内容以及我的回应。这当然也是因为古岱克教授所分享的,非常让我感到兴趣。

例如最近两集「新约播客」探讨的是,谁是第一位女使徒?我想,在很多保守的基督徒圈子里,第一个反应可能是,使徒都是男的,哪里有女使徒?

古岱克首先在第12集讨论罗马书16:7里的犹尼亚。第一,犹尼亚是男是女呢?第二,犹尼亚是使徒吗?

罗马书16:7「又问我亲属与我一同坐监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他们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里。」
ἀσπάσασθε Ἀνδρόνικον καὶ Ἰουνίαν τοὺς συγγενεῖς μου καὶ συναιχμαλώτους μου, οἵτινές εἰσιν ἐπίσημοι ἐν τοῖς ἀποστόλοις, οἳ καὶ πρὸ ἐμοῦ γέγοναν ἐν Χριστῷ.

对于第一个问题,古岱克指出,犹尼亚的原文是Ἰουνία(不是Ἰουνιᾶς),这明显是女性的名字,在新约时期的资料里可以找到许多例子。

至于第二个问题,如果按照我们中文和合本圣经的翻译,犹尼亚「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那么她当然是使徒了。但是有些人争论,原文ἐπίσημοι ἐν τοῖς ἀποστόλοις意思是「被使徒们尊为有名望」,而不是「在使徒中有名望」,所以犹尼亚不是使徒,而是使徒们尊敬的人。古岱克指出,这个解读虽有可能,可能性却很小,因为第一,屈梭多模等古人都是读作「在使徒中有名望」,第二,保罗很强调自己是使徒,那么他说「被(那些)使徒尊为有名望」,而不说「被我们所有使徒尊为有名望」,是非常奇怪的。

所以古岱克结论,犹尼亚是一位女使徒,不过他不认为她是第一位女使徒。那么谁是第一位呢?他接着在第13集论证说,那是抹大拉的马利亚。

我必须承认,这个论点真的非常有趣,因为马利亚的确符合许多使徒的条件:她和彼得等使徒一样亲密跟随主,并亲自见过复活的主,实际上,她是第一个见到复活之主的,然后她蒙主差遣,将主复活的消息告诉其他使徒。

不过古岱克并没有完全说服我,主要因为新约没有任何地方说马利亚是使徒,初代教会传统也没有这样看她。福音书结束之后,她就不再出现,使徒行传没有她,使徒的书信也没提过她。而且,复活节主日清晨见到复活之主的妇女,不是只有抹大拉的马利亚,为什么她是第一位女使徒呢?

Leave a Comment

活着就是基督

昨晚的初阶希腊文班线上讨论时间,有同学提出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说要让我想一想再回答。凡是能让我想一想的问题,都是我所谓的好问题!我热爱教学,这是原因之一,因为教学相长不是口号,而是事实。不过这是题外话了,我现在把自己经过一些思考整理的答覆分享出来。

这位同学的问题是,为什么τὸ ζῆν Χριστὸς这句话,主词是不定词τὸ ζῆν,而不是专有名词Χριστὸς,因为我们以前教过,专有名词有优先次序来当主词。换句话说,为什么这句话是「活着就是基督」,而不是「基督就是去活着」?好问题!这句话的上下文如下:

腓立比书1:21「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
Ἐμοὶ γὰρ τὸ ζῆν Χριστὸς καὶ τὸ ἀποθανεῖν κέρδος.

我想最简单直接的答案是,「基督」严格而言不是专有名词,至少不是特指第一世纪的那位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基本的意思是神所膏立的「受膏者」。例如旧约利未记中说到「受膏的祭司」,七十士译本都写成ὁ ἱερεὺς ὁ χριστὸς (4:5,16; 6:15)。当然,在新约里,「基督」指的是主耶稣,所以你要说那是专有名词,也不能说不可以,但是那是祂的头衔,而不是祂的名字。比如现在的美国总统是欧巴马,如果你今天在美国讲「总统」(大写并加冠词)如何如何,一般人会懂得你指的是欧巴马,但是那是他的头衔,而不是名字。

所以最直接的理解是,在腓1:21里,「基督」不是主词,而是述词,因此翻译是「活着就是基督」,而不是「基督就是去活着」。「基督」没有冠词,所以不是讲那个人,而是讲一种性质;保罗不是要说,我活着就是那位拿撒勒人耶稣,或我活着就是神所膏立的弥赛亚,保罗乃是说,我活着就是基督的那种生命。

但是如果我们进深一步问,腓1:21里的「基督」绝对不能当主词吗?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加尔文就是把这节的「基督」当主词!他认为「基督」是这节上下两半合起来整句的主词,而「益处」是整句的述词。这样的话,「活着」和「死了」两个不定词是指称性受格(accusative of reference),意为「在活着方面」和「在死了方面」。按照加尔文的解释,保罗在这里说的是:无论我活着或死了,基督都是益处。很有意思!

所以如果问:「基督」可不可以是这句的主词?答案是:不是不可以,只是比较不可能,因为第一,「基督」没有冠词,第二,在字序的安排上,「活着」和「死了」两个不定词应该更紧密连接,那样解读才会比较自然。

无论如何,我很喜悦学生们提出好问题,因为这一方面显示他们学得很好(提不出问题通常不是因为学得很好,而是因为进入不了状况),一方面也给我思考与整理的机会,老师学生一起进步,不亦乐乎!

Leave a Comment

坚固律法?

罗马书3:31「这样,我们因信废了律法么?断乎不是,更是坚固律法。」
νόμον οὖν καταργοῦμεν διὰ τῆς πίστεως; μὴ γένοιτο· ἀλλὰ νόμον ἱστάνομεν.

我们网上希腊文读经班用了整整四周才读完罗马书3:21-31这段论因信称义的重要经文。其实这段文字的希腊文本身并不困难,读得不快的主要原因是,有许多神学问题需要讨论。虽然我们是读经,不是解经,但是如果光是很流畅的读了原文,自以为理解保罗说的,却只是把自己的传统读进去,那就可惜了。我们读经班并不坚持哪种神学立场,但是我们坚持不做不加思索的接受,而是勇于思考与发问!

果然读到三章31节,同学们锐利地提出了很好的问题和讨论。如果这段里的律法指的是摩西律法,特别是作为标识犹太人的记号,保罗对犹太人的异议并不是他们想靠好行为称义,而是他们不想更换属神的记号(详见福音与律法的关系),那么为什么保罗这里却又说不要废弃,反要坚固这个记号?难道31节的律法突然不再指的是记号,而是道德行为吗?亦即,保罗在这里是要讲,我们要信耶稣,但也不要忘记律法中的行公义、好怜悯等等吗?

我不认为保罗的思路会跳跃得这样突兀,前面的律法指的是属神记号,最后一节突然变成是指道德行为。但是如果指的还是记号,保罗说要坚固律法这个旧的记号,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要基督徒再去行割礼、守安息日、食物律例、节期这些事吗?那他岂非自相矛盾呢?

当然不是。我认为保罗要强调的是,不错,今天的记号是信耶稣,可是大家不要误会神设立的旧记号是祂做坏了,所以现在不算了,重新来过。正如我在《福音与律法的关系》中指出的,记号之所以能够更换,是因为耶稣已经把律法全部成全了。我们今天不用律法、而用信主的记号,不是因为律法不好,需要作废,而是因为律法的一切都已经在耶稣基督里了。保罗是要肯定律法──律法并没有作废,而是成全了。他要说的是:犹太人哪,你们珍惜律法,很好,那么你们就来信耶稣,因为你们珍惜的一切都已经在祂里面了。

Leave a Comment

老中学习希腊文的瓶颈

我最初写的希腊文讲义都是英文的,因为我自己是用英文学习,学生也是可以讲英文的,加上当时还不流行万国码(Unicode),网页用中文码就无法显示希腊文字体,所以一直是英文讲义。

二○○五年第一次回台教学,才发现英文讲义行不通。学生明显地对英文讲义有抗拒感。还不是读不读得懂的问题,而是他们不想读、拒绝读。加上万国码这时也很通行了,亦即同张网页上可以有中文、希腊文、或任何文字,所以我开始把自己的英文讲义翻译成中文。但是渐渐就发现,翻译还是不够的,有些东西是必须改写的。

因为我注意到华语学生学习希腊文的几个瓶颈。第一课的字母的发音对很多老中就是个瓶颈。我估计一半以上的老中,第一课就被卡住了,等于「出师未捷身先死」,十分可惜。我想原因有很多,但是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我们的讲义是从英文来的,虽然表面上写成中文,但是骨子里是英文的出发点。如果学生对英文的发音已经掌握不了,我们再用英文举例,他当然是一头雾水了。因此,我尝试在希腊文字母的讲义里加上一栏中文的发音,希望是有所助益,而不是不伦不类。

接下来的瓶颈,或说困难之处,包括介系词和关系代名词。对讲英文的学生,这里的挑战主要在于要背熟一些很容易混淆的单字和词形变化,但是对于没有英文底子的学生,这里造成的困惑不是我们容易想像得到的。例如我后来才发现的,为数不少的学生并没有概念,介系词片语是一个单元,介系词是不能独立的。

你还注意到其他在希腊文学习上,对老美不成问题、对老中却有困难的东西吗?请分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