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赖特的争议

上次提到为了要不要出版赖特论基督宗教起源的巨著,校园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我和我的编辑在唏嘘之余,做了两件事。第一,我在网志上发表我对此事的初步看法,希望能借用舆论,施加反压力,果然该文贴出后,得到不少支持出版的回响。第二,我的编辑建议我去为他们的编辑同工上课,让大家可以比较认识赖特,也是为了后续出书做预备。我很乐意地答应了,不过谈不上课,因为我不想以赖特专家自居,应该比较是座谈会性质,让大家藉由一些简介和 Q&A,澄清一些误解或疑虑。时间已经订在下周五。

在准备过程中,自然种种思绪翻涌如潮。说老实话,我相当惊讶《耶稣与神的得胜》会被视为是有争议性而不该出版的书。如果是探讨保罗神学的书,我还比较不会惊讶,因为仍有少数(我认为是少数)福音派学者拒绝用保罗新观解读因信称义,因此与赖特针锋相对。但是关于耶稣的部份,赖特算是极其「护教」的了,据我所知,没有福音派学者在这方面攻击赖特,所以何来争议之有? (除非是极其偏激的基要派,那就不提也罢。)

当然,我的立场不是全然中性的,因为没有人的立场是全然中性的。我们都是带着自己的背景,先入为主地看待事物。我自己第一次认识赖特,是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神学生尊敬、甚至崇拜自己的教授是满「正常」的。所以当我们的教授是用几乎是崇拜的口气说到赖特时(当时赖特正好在哈佛大学客座,所以常有见面交流的机会),我对赖特的第一印象如何,自然可想可知。之后,不管是学校的学习或后来的教学,都需要自己对赖特更进一步的研读,认识越多,佩服也越深。我猜这和台湾基督徒的情形正好180度相反。他们对赖特的第一印象很可能就是某人负面的评论,印象不好,对他的东西当然就不会想深入认识(如果神学院也不教,出版界也不出版,一般教会或平信徒反正也无从认识起),自己没有认识,当然只好跟着人云亦云地批评赖特,不断恶性循环下去。

我不是要说我们不可以批评赖特,而是我看到很多的批评是出于误解,而很多的误解是出在彼此采取的框架(framework)根本不同。很多人是用律法或道德的框架来看耶稣的所作所为,赖特是用犹太末世论的框架。 (我希望有机会再用另外一贴具体举例说明此点)

其实,争议本身并不可怕,甚至是进步的必要条件。我现在正翻译到《耶稣与神的得胜》第九章,象征与争议,我们再次被提醒,耶稣自己就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当时一般犹太人如何看待安息日、食物的洁净、对家人的责任、圣殿的地位,耶稣通通与他们唱反调,以致他们认为耶稣侵犯摩西律法,最后非得将祂置之于死地不可。但是同样是犹太人,使徒们就去思考明白这些争议之症结所在,继往开来,开启了两千年的教会大业。

以上大概都是我会在下周五座谈中提到的,信手拈来,算是给自己的备忘录吧。各位网志读者,您还有什么建议吗?请不吝留言指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