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认识赖特讲座

  • 时间:八月21日周五2:00-4:00PM
  • 地点:台北校园出版社办公室
  • 目的:认识赖特,澄清误解或疑虑,为出版做预备
  • 参加者:校园编辑同工
  • 大纲:(详见认识赖特讲义)
    1. 前言
      • 引发这次讲座的缘起
        我很惊讶JVG会被视为不该出版的书,我想很多是出于误解
      • 这个讲座目的不是要
        1. 一般性地讨论神学议题
          我另有课程与讲义讨论保罗新观与历史的耶稣等等
        2. 讨论或辩护赖特的神学主张
          我研究的是新约,不是赖特的思想
    2. 简介赖特
    3. 对赖特的肯定
    4. 对赖特的攻讦
    5. 个人感言
      • 我如何认识赖特
      • 我从赖特最大的受益
  • 结语:出版乎?
    • COQG是极其重要的一套神学著作
    • 出版神学著作的使命与异象
  • 问答(Q&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再谈赖特的争议

上次提到为了要不要出版赖特论基督宗教起源的巨著,校园承受了不小的压力。我和我的编辑在唏嘘之余,做了两件事。第一,我在网志上发表我对此事的初步看法,希望能借用舆论,施加反压力,果然该文贴出后,得到不少支持出版的回响。第二,我的编辑建议我去为他们的编辑同工上课,让大家可以比较认识赖特,也是为了后续出书做预备。我很乐意地答应了,不过谈不上课,因为我不想以赖特专家自居,应该比较是座谈会性质,让大家藉由一些简介和 Q&A,澄清一些误解或疑虑。时间已经订在下周五。

在准备过程中,自然种种思绪翻涌如潮。说老实话,我相当惊讶《耶稣与神的得胜》会被视为是有争议性而不该出版的书。如果是探讨保罗神学的书,我还比较不会惊讶,因为仍有少数(我认为是少数)福音派学者拒绝用保罗新观解读因信称义,因此与赖特针锋相对。但是关于耶稣的部份,赖特算是极其「护教」的了,据我所知,没有福音派学者在这方面攻击赖特,所以何来争议之有? (除非是极其偏激的基要派,那就不提也罢。)

当然,我的立场不是全然中性的,因为没有人的立场是全然中性的。我们都是带着自己的背景,先入为主地看待事物。我自己第一次认识赖特,是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神学生尊敬、甚至崇拜自己的教授是满「正常」的。所以当我们的教授是用几乎是崇拜的口气说到赖特时(当时赖特正好在哈佛大学客座,所以常有见面交流的机会),我对赖特的第一印象如何,自然可想可知。之后,不管是学校的学习或后来的教学,都需要自己对赖特更进一步的研读,认识越多,佩服也越深。我猜这和台湾基督徒的情形正好180度相反。他们对赖特的第一印象很可能就是某人负面的评论,印象不好,对他的东西当然就不会想深入认识(如果神学院也不教,出版界也不出版,一般教会或平信徒反正也无从认识起),自己没有认识,当然只好跟着人云亦云地批评赖特,不断恶性循环下去。

我不是要说我们不可以批评赖特,而是我看到很多的批评是出于误解,而很多的误解是出在彼此采取的框架(framework)根本不同。很多人是用律法或道德的框架来看耶稣的所作所为,赖特是用犹太末世论的框架。 (我希望有机会再用另外一贴具体举例说明此点)

其实,争议本身并不可怕,甚至是进步的必要条件。我现在正翻译到《耶稣与神的得胜》第九章,象征与争议,我们再次被提醒,耶稣自己就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当时一般犹太人如何看待安息日、食物的洁净、对家人的责任、圣殿的地位,耶稣通通与他们唱反调,以致他们认为耶稣侵犯摩西律法,最后非得将祂置之于死地不可。但是同样是犹太人,使徒们就去思考明白这些争议之症结所在,继往开来,开启了两千年的教会大业。

以上大概都是我会在下周五座谈中提到的,信手拈来,算是给自己的备忘录吧。各位网志读者,您还有什么建议吗?请不吝留言指教。

Leave a Comment

翻译与注释

算算我第一次在网路上「崭露头角」,至今恰好十个年头了。最开始是基于「行政」上的理由,因为我的班级较大,学生很多,每个礼拜都有学生:「老师,我缺上次的讲义⋯⋯我没拿到上上礼拜的讲义⋯⋯还有没有x月x日的讲义?」焦头烂额,烦不胜烦,所以决定把讲义都放在网上,学生缺哪份讲义,自己上网下载,不用再来找我要。发展到现在成为全面的网路教学事工,实在是当初始料未及的。

在网路上「行走江湖」,自然就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物,千奇百怪的问题与建议也收到不少。有些怪异得离谱,除了傻眼,还是傻眼。有些则让我思考良久。不久前,一位在台宣教的「老外」来信,除了例行的客套「非常佩服你的网站」云云,他问我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翻译圣经。曾经有人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圣经翻译计画,不过后来他们人手够了,就没再找我。至于我自己呢,那时回答得很快:没这个兴趣,也没这个负担。但是我想我应该把自己立场解释清楚。

我非常看重圣经,所以不想翻译圣经,绝对不是因为我认为圣经不值得翻译。我的角度是:因为圣经文字上的意思,很多不是光靠翻译就完全出来的。我教希腊文越久,这个信念越强烈。在希腊文课程里,开始的东西简单,所以作业或考试要求学生翻译即可。但是渐渐东西复杂以后,我对学生的要求是,你翻译完以后,如果意思还没有完全出来,请你再加上注解给我。

让我举一个例子。今天早上的希腊文读经班,我们读到腓利门书18节,保罗对腓利门说:「他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账上。」我们在读经班里是大家轮流读的,读这节的同学很正确地翻译出来了。但是我追问,有没有需要注释的呢?有的,因为这是希腊文的第一类条件句。希腊文有好几类条件句,每一类表达的意思不一样,但是中文翻译都是一样的。

条件句

中译

表达的意思

第一类

他若亏负你或欠你

我知道他亏负你、欠你

第二类

他若亏负你或欠你

我知道他其实没有亏负你、欠你

第三类

他若亏负你或欠你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亏负你、欠你

这位同学反问,那么我们不要把这节翻译成「他若亏负你或欠你」,而是直接译成「我知道他亏负你、欠你」好吗?我的回答是,这种问题大概见仁见智,因为这反映两种翻译哲学,直译好还是意译好?但是在我们的希腊文班里,我们不需要在直译和意译之间抉择,因为我们是翻译之外再加上注释的。换句话说,我不认为所有的意思都只靠翻译,那样的翻译读起来可能不像翻译,而像注释。我认为要把意思表达清楚,翻译只能做到某个程度,剩下的要靠注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