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不是从血生的

现在正是安排下学期课程的时候,我除了将在台北有一门「普通书信」之外,又受邀回大陆的神学院教授新约希腊文。大概是他们对我去年教学的印象不错,所以向华神要我去支援吧☺

说到希腊文,最近读到一贴,我觉得挺有意思。约翰福音1:13,论到那些被神赐权柄做祂儿女的人,原文很简单,任何读过一些初阶希腊文的学生都会的:

οἳ οὐκ ἐξ αἱμάτων οὐδὲ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σαρκὸς οὐδὲ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ἀνδρὸς ἀλλ᾿ ἐκ θεοῦ ἐγεννήθησαν.

中文和合本译为:「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基本上,这样的翻译是把三个介系词片语──从血气、从情欲、从人意──当成同样的意思,都是对比人与神:不是出于人、而是神做的。但是,这三个片语没有各自不同的强调吗?

「从血气」原文是「从血」(ἐξ αἱμάτων),指的是胎儿的生长来自母亲的血,或脐带血。 「从人意」的「人」不是讲人类,而是男人或丈夫(ἀνδρὸς)。所以三个片语分别强调:

ἐξ αἱμάτων 来自母腹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σαρκὸς 出自肉体意愿
ἐκ θελήματος ἀνδρὸς 出自丈夫意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出版乎?不出版乎?

我的编辑来信:

⋯有一件事要请教老师,就是赖特论基督宗教起源的五巨册当中,有三册是我们已经决定要出版的,也都在翻译中,但是一直有反对的声音。最近一位向来与我们交好的神学院教授,就再次写信力劝我们停止出版这一系列,也提供了一堆反对赖特的书评,他主要的理由是赖特虽然是杰出的福音派学者,但这一系列作品有太多具争议性的解经论述,对华人教会来说也不是最需要的作品,加上能够掌握赖特论述的人恐怕不多,因此他强烈建议我们取消此一出版计画。我当然非常不认同他的看法,但是我们的确承受不小的压力⋯

我会开始翻译《耶稣与神的得胜》一书,起因于三年前在华神教耶稣生平课程时,因为此书没有中译本,无法指定为教科书或参考书,我便向校园出版社毛遂自荐要翻译此书,不是我以为自己极其胜任(其实我常常挣扎中文的表达),实在是觉得这么重要的神学著作没有中译、不能指定为阅读教材太遗憾了。

对于赖特所引起的神学争议,我很清楚。我自己教学的原则是,对于神学问题,要引导学生独立思考,而不是要学生复述我的想法。我不担心学生与我见解不同,只要他能清楚论证为何自己如此立场;我唯一在意的是,学生不会思考,只会振振有词「因为某某(大牌)说的」。所以对于神学争议,我们不应该避免,反而应该鼓励学生明白双方立场,然后可以自行思考与判断。例如我自己是采取保罗新观的,上学期教保罗书信时,我很清楚告诉学生(至少我希望我很清楚):「我鼓励你试试用新观重读加拉太书,但是你并不需要同意我。考试时的分数,不是取决于你是否采取新观,而是你的论点能否说服我;换句话说,你可以坚持旧观,但是请你把我指出的旧观的漏洞,说服我那不是漏洞。」如果神学院不训练思考能力,那么基督徒要从哪里受训练?

我很感激神,我自己就读的神学院给我很好的思考训练与楷模。 Gordon-Conwell神学院坚持思想开放,聘请老师与招考学生都不限制立场。我们的教授中,有的极端反对女人讲道,也有自己就是被按立的女牧师,你不可能找到更两极化的立场了。我在那里念书时,一件大家至今津津乐道的事,就是三位教授举行辩论赛,新约教授Beale是无千派,旧约教授Kaiser 是前千派,系统神学教授Davis是后千派,三位公开辩论千禧年,精彩绝伦。保罗思想、妇女问题、千禧年派⋯⋯都是基督教圈子中的神学争议,我不但学习如何思考这些问题,也见证到基督徒如何在神学争议中彼此尊重、共同服事。

对于有反对的声浪,我不意外。华人教会历史还短、尚未臻于成熟,对于神学争议,宁可采取闭关自守而不是开放的态度,甚至不惜以封杀来实行思想控制,某种程度是可以理解的。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工作,思想的发展更需要长远时间,我常自勉,我今天给学生的教导,可能不会在他们身上看见立即果效,而是在他们的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才会开花结果。这是何等寂寞的事?可是凡事总要有个开始,如果我们从事神学教育的人也是短视的、也只讲求实用,那么后代的希望在哪里?

也许我对台湾的情形不熟悉,毕竟我是在美国住了快卅年、最近才刚搬回来的。不过也因此,我翻译此书时想到的服事对象,是五十年、一百年之后全球的华人基督徒,而不是台湾教会现在的需要。我不知道校园出版社认为自己服事的对象是谁,不过我还记得三年前打听有没有谁买下赖特这份神学巨著的中译版权,那时我并不看好,心想这可是「赔钱生意」,会买这种书来读的人恐怕屈指可数,心里盘算着可能要去说服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神学院出版社,所以当我发现校园早已买下版权,真是又惊喜、又佩服。这样有远见的出版社,必会排除万难,贯彻自己的使命吧!

Comments (1)

地中海文化营

应邀参加一个今天开始、为期一周、给小学生的「地中海文化营」,我负责其中希腊文教导的部份。

我教希腊文虽有多年经验,但是教一大群孩子还是第一遭。孩子们的天真,不按常理的创意和联想力,常常令人莞尔。例如老师问,知不知道地中海在哪里,一位小朋友把手举得老高,答曰:「地中间的海」。又例如让小朋友分组,每组要给自己起一个队名,必须用与地中海文化有关系的东西当队名。结果,有一组居然命名为「光头队」(我猜逻辑是:地中海→秃头→光头?)

既然小朋友是这样的,我是秀才遇到兵,所有的「高言大智」都派不上用场啦!

但是,教小孩子有一点令人特别开心的:他们不知「怕」是何物,老师教什么,他们就学什么。成人学习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会「怕」,怕难、怕笨、怕没时间、怕出丑、怕这个、怕那个,结果什么都学不了。今天是营会第一天,要先给小朋友建立秩序,所以先教了几个「通关密语」,例如如果听见老师说 ἀκούω就要仔细听,听见ἀπολύω才可以下课等等。连字母都还没教,小朋友就把这几个希腊单字学得滚瓜烂熟;我在想,我还不敢保证我的成人学生这些单字都全记得哩。当然,可想而知,小朋友最喜欢的字是ἀπολύω

正式开始教字母了,我念一个,他们念一个,一口气把廿四个字母念完。有些我以为会比较困难的,小朋友却似乎毫无问题,发音准得不得了──我的意思是,完全掌握老师的发音。例如字母ε是EP-si-lon,又长又有双子音,比较难念,他们却都念得很好,舌头完全不打结。又例如ξ是xsi,要有k又要有s的音,不是挺好念的,可是他们也都念得轻松自如。难怪大家公认,小孩子学语言最容易,又快又好,又不带腔儿;大人学外文,学得又吃力,开口出来又怪腔怪调,老说不标准!唉!

为了提高小朋友的兴趣,我也穿插图文并茂的小典故。例如☧这个记号,是χ与ρ两个字母重叠在一起,χ与ρ是Χριστός(基督)的头两个字母,所以这个记号代表基督,不是「P写错了,打一个叉」(原先某个小朋友的建议)。罗马皇帝君士坦丁?相信上帝应许他能以寡击众,夺得天下,就给他的军队盾牌都镶刻上这记号:

chi-rho-emble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