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9

圣经的版权属于谁?

我常常介绍给学生的一个非常好用的希腊原文圣经网站,zhubert.com,前两天突然关门了,原因是德国圣经公会(German Bible Society)拒绝让人免费提供他们所鉴定编辑的新约经文。

这实在是个不幸的消息,因为固然还有其他希腊原文圣经网站(参希腊文网上资源) ,但是我认为Zach Hubert的网站做得最好。

圣经有版权吗?我们讲的不是圣经译本──谁翻译的,谁当然有版权啊──我们讲的是原文圣经。圣经是上帝的话,版权不是上帝的吗?谁敢声称版权所有,因此不准别人免费阅读,要付钱才能读到呢?主耶稣曾责备:「不要将我父的殿当作买卖的地方」(约2:16);使徒保罗也警告人,不可「把上帝的信息当商品叫卖」(林后2:17,现中)。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德国圣经公会的学者们花费心力鉴定抄本和编辑,智慧财产应当受到尊重,圣经的教导也是「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提前5:18),所以他们也没有错啊。

你认为呢?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不按牌理出牌的问题

这学期教保罗书信,我最担心的部份是如何引介保罗新观(New Perspective on Paul)。会担心总是因为以前有些「不幸」的经验吧。

第一次教加拉太书时,没有特别引介保罗新观,而是直接用新观解经,结果有一位学生打电话上门,与我「争吵」足足一小时以上,我费尽唇舌,始终不能让她接受犹太教是讲信心、而不是行为的宗教。这还算是个好的经验,因为我非常悦纳这么认真的学生!

其他经验更伤痛,有不求甚解、没搞懂争议所在就把新观标为异端的(只差没指责我也是异端),有派班长来向我讨饶、要我「体谅」同学程度的(言下之意:不要教我们这么难的东西嘛)⋯⋯的确,思维的转移(paradigm shift)——要从五百年传统固守的解读里跳脱出来——本来就是相当困难的,但是难而挣扎是一回事,根本拒绝学习、抵抗学习又是一回事,唉!

不过这次很妙,课堂上例行的热烈的澄清问答之中,居然有个问题是:「如何把新观应用在实际生活中?可否请老师举一个例子?」

呃?你是说,等一下回去烧饭做菜时,新观可以怎样就派上用场?

着实让我愣了一愣!不按牌理出牌的问题,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