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教学之旅2

这一趟的欧洲和大陆教学之旅已告结束。回来后就病倒了──上帝很幽默,看来我只对台湾水土不服

对于欧洲的情形,上一篇已经略有描述,这里暂且不再多言。

我在大陆的教学经验与在欧洲有显著不同。我以为最主要的因素还不是人土风情,而是「委身」的问题。在欧洲教的是华神延伸部课程,学生大半是教会中的「平信徒」。而在大陆这里,我这次是在一所神学院教课,所以都是已经奉献的神学生。两者的差别不是热心与否,甚至不是认真与否,而是是否下定决心坚持到底。喜欢随兴听道的平信徒不少,坚持走完全程的就少了。

神学院的另一「优势」是纪律。这里师生都住校,早晨五点半起床,晚上十点熄灯,不要说每节上下课,连晨更、自习、三餐时间⋯⋯都照校方安排集体行动!神学院位处偏僻乡间,离城里甚远,所以不用担心学生溜出去玩儿,何况每班还有班主任监督着。

我自己是生平第一次过这么「高纪律」的生活!我以前常说,我若是活在中古世纪,我一定会是一个献身研经的修士,这种生活大概很接近了吧!不过,我的寝室有空调和私人卫浴,教室里有班主任协助,另外还有私人助理,专门照料我的生活起居,不知这算哪门的贵族修士,呵呵!

在大陆神学院期间,遇到唐崇怀牧师也来此授课,他教的是教牧关怀。我趁自己没课时也去听了一堂,顺便问候他(合影见下)。他的幽默、博学、牧者心肠都令人如沐春风。他也问起我在波士顿的教会与李秀全牧师,啊,种种往日情怀啊!

dscn0069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非常保守?

无意中发现我的网志被N. T. Wrong列在当今163个biblioblogs(研经网志)中,并被归为「非常保守」(见原页)。

第一,很惊讶,我的读者群小得很,万万不能和一些著名的研经网志并列。那些网志我都订阅的,许多学者写作的质和量都不是我能比的。而且,我是唯一的中文网志,有多少西方世界的学者读中文啊?

第二,我会把自己定位为「颇为保守」(fairly conservative),而不是「非常保守」(very conservative)。我确实特意避开了争议性的题目,因为我的读者群应该是属于「非常保守」的,不必要时不必「惊吓」他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