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快乐!

刚刚收到一封学生邮件:

悟了,谢谢老师指点,我今天才明白什么叫做「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感恩感恩~

呵呵,第一次被人引用古文称谢,觉得新鲜!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前后三天之久,我和这位学生一直在一份希腊文习题上来来回回。其中有一题,他每次订正回来的答案,都被我骂一顿,没有做对,退回重做。直到今天下午,他回覆:「我不知道了,绝望哇~」

我在为他详细讲解之前,先把他称赞一番:

太好了!
我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这句话:「我不知道」!
我不是讽刺你,而是真的称赞你喔!
为什么呢?
孔子说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真知也!
你能说出「我不知道」,表示你是真正有学问的!
真有学问的人,不是什么都知道(天下根本没有这种人),而是清楚自己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为什么先前我对你有点「凶」?
因为我发现你常常仗着一点小聪明、小本事就自以为知道很多。
明明不懂的也讲得仿佛都懂!
可能因为年轻气盛就是这样吧?
所以我「凶」你、「戳」你,要杀杀你的锐气!

这题学生应该是说不出理由的,因为我还没教过啊!
但是我要你们自己说出「我不知道理由」,而不是乱编理由,自以为知道。

这位学生是廿多岁的年轻人,信主时间也不久。我对他很严格,是看到他很有潜力,也相信他接受得了。看到他的回信,我想我是对的😊

突然想到今天是台湾的教师节,特此留文纪念!

Leave a Comment

声音是工具

今天看到有人分享,他在手机上收看N.T. Wright的影片,他三岁的小儿子在旁听到就问:Is that God?

莞尔一笑的同时,其实心里颇为赞同,赖特的baritone真是好听!我不知道别人,但是对我自己,讲员的声音是很有影响的,声音好听,信息就容易听得进去,否则⋯⋯

老王卖瓜一下:我的声音也被称为好听。我的网上希腊文影音教材,很多学生说「老师声音好好听」,牧长们说「这是上帝给妳的恩赐」。不过那是我四十出头时制作的,现在六十多岁了,声音已苍老许多😢——感谢主能用我壮年时的声音培育祂的国度精兵!


Leave a Comment

文法语态不见得反映「事实」

在今天提倡男女平等的时代,我们用同一个动词来述叙男女的同一个行为,似乎是很正常的。例如:某小姐与某先生「结婚」,某先生与某小姐「结婚」,无论主词是男性女性,动词「结婚」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以前呢?中文是某小姐「嫁」某先生,某先生「娶」某小姐,动词是不同的。古典希腊文是用同一个动词,但是语态不同。男人「结婚」用主动语态,女人做同一件事却要用被动语态,「被结婚」。

林前7:39「⋯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随意再嫁⋯」

是的,中文译成「嫁」,希腊文是「被结婚」(γαμηθῆναι)。

结婚是如此,离婚也是如此。男人「离婚」用主动,女人用被动,「被离婚」。和合本圣经的译法是:男人「休」妻,女人「被休」。

路16:18「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娶被休之妻的、也是犯奸淫。」

太19:9「我告诉你们、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为淫乱的缘故、​​就是犯奸淫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妇人、也是犯奸淫了。」

在上面两处经文里,男人是「休妻者」(ὁ ἀπολύων),女人是「被休者」(ἀπολελυμένην)。

我们可能会想,以前是男权社会,结婚也好、离婚也好,男人都是主动的,女人是被动的,这样的文法语态反映了事实啊!

不然!约瑟夫《犹太古史》里记载了莎乐美的离婚。莎乐美就是在希律安提帕生日时跳舞后,向王求取施洗约翰的头颅,希罗底的那个女儿。莎乐美的第二任丈夫是以土买权贵哥托巴鲁斯(Costobarus),她与他一次争吵后决定跟他离婚。

Antiquities 15.259:

καὶ πέμπει μὲν εὐθὺς αὐτῷ γραμμάτιον ἀπολυομένη τὸν γάμον οὐ κατὰ τοὺς Ἰουδαίων νόμους·

她立刻给他送了一封终止婚姻的短信,虽然这是不合犹太律法的。

注意莎乐美是主动做离婚动作的,她递出「休书」,她是「休夫者」,但是文法还是用被动的 (ἀπολυομένη)。所以这个被动语态完全没有反映她是主动者的事实。

更有意思的是,「犯奸淫」这同一件事,男女的表达也是不同的。

利未记20:10七十士译本 ἄνθρωπος ὃς ἂν μοιχεύσηται γυναῖκα ἀνδρός, ἢ ὃς ἂν μοιχεύσηται γυναῖκα τοῦ πλησίον, θανάτῳ θανατούσθωσαν ὁ μοιχεύων καὶ ἡ μοιχευομένη.

凡与有夫之妇行淫的,或与邻舍之妻行淫的,奸夫淫妇都必治死。

律法的文字显然假设男人是主犯:他去和「有夫之妇」或「邻舍之妻」行淫。但是行淫这事必定涉及两方——这是行淫、不是强奸——这动词用关身语态 (μοιχεύσηται),也表达了相互关系 (reciprocal)。可是行淫的双方,「奸夫」(ὁ μοιχεύων) 在文法上是主动的,「淫妇」(ἡ μοιχευομένη) 是被动的。这文法反映「事实」吗?

希伯来文就没有这种区别,利未记20:10的「奸夫」与「淫妇」都用主动分词,只是一个阳性、一个阴性。如果男性主动、女性被动这种表达是希腊文才有,希伯来文没有的现象,那它怎会反映「事实」呢?

当然,语言是会改变的。到新约时代,古典希腊文「嫁」「娶」的明显区别已经渐渐消逝。所以,尽管在上述所引的例句里,马太和路加都延用这种男女有别的文法,马可却决定不加理会:

可10:12「妻子若离弃丈夫另嫁、也是犯奸淫了。」

καὶ ἐὰν αὐτὴ ἀπολύσασα τὸν ἄνδρα αὐτῆς γαμήσῃ ἄλλον μοιχᾶται.

这位女性「离婚」(ἀπολύσασα) 丈夫、「结婚」(γαμήσῃ) 他人,都是用主动写的。我们可以因此轻率断言,马可讲的是主动休夫的女人,而马太和路加讲的是被休的女人吗?

总之,想借此文提醒大家,文法语态不见得是反映「事实」,不少只是约定成俗的表达法罢了。

Leave a Comment

妇女节快乐

昨晚的希伯来文读经班,正好读到上帝造女人一段。我们注意到,创世记第一章描述上帝的创造时,用的动词是「创造」(בָּרָא) 或「做」(עָשָׂה),比较抽象。

但是到第二章,用的动词就具体有画面得多了。创2:7说上帝造男人,用的动词是「塑造」(יָצַר),这是陶匠塑造陶气的图画。而2:22说到造女人的时候,用的动词是「建筑」(בָּנָה),这次是建筑师的图画。为什么用不同的图画表达?猜想是造男人时,用的材料是尘土,所以陶匠捏泥土的画面很适合。而造女人时,用的材料是肋骨,坚硬得多,适合建筑物的意象⋯⋯总之,想起来挺有意思!

昨天欣逢妇女节,收到好几位学生和朋友的贺节讯息。我的回覆都大同小异:是的,女人伟大,不让须眉 😊

Leave a Comment

新年度的读经班计画

岁末年终通常是筹划新年度事工的时候。我们打算明年开设三个不同的网上原文读经班:

  1. 周六希腊文读经班:合并现有的两班,继续读使徒行传
  2. 周一希伯来文读经班:读创世记
  3. 周四七十士译本读经班:与周一班同进度,以比较马索拉抄本的希伯来文与七十士译本的希腊文

同学们可以选择参加任​​何一班、其中两班、或三班都参加。目前每班都已有8~10人左右。

我个人对这个新年新计画相当期待。你的新年新计画是什么呢?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呢?

愿恩待众人的主在新的一年继续引领与祝福!


Leave a Comment

幽默新译

出埃及记34:30

וַיַּ֨רְא אַהֲרֹ֜ן וְכָל־בְּנֵ֤י יִשְׂרָאֵל֙ אֶת־מֹשֶׁ֔ה
וְהִנֵּ֥ה קָרַ֖ן עֹ֣ור פָּנָ֑יו
וַיִּֽירְא֖וּ מִגֶּ֥שֶׁת אֵלָֽיו׃

「发光」(קָרַן) 发音接近 corona,所以新译:

亚伦和以色列众人看见摩西
看哪,冠状病毒在他脸上
他们就害怕,与他保持社交距离

Leave a Comment

按着上下文理解「合神心意」

今天偶然听到惠顿研究院旧约教授华尔顿(John Walton)的Podcast,再次谈到上下文的重要,所举例的经文是撒母耳记上13:14。

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祂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 ~撒上13:14

我们常常是从道德的、灵修的角度来理解「合神心意」,认为这种经文是要劝勉我们追求做一个合神心意的人。

但是从道德与灵命角度,大卫实在算不得什么典范。曾有犹太拉比说,十诫中的九诫,大卫都犯了。

我们应当按照上下文来理解「合神心意」,「合⋯心」这样的字眼组合还出现在耶利米书3:15。

我也必將合我心的牧者、賜給你們.他們必以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耶3:15

上帝说的乃是祂选择君王的标准,对比的是人选择君王的标准。大卫是合乎祂标准的君王,扫罗是合乎人标准的君王。注意经文本身没有告诉我们上帝的标准是什么。

顺带一提,这在古代文献中是常见的论述方式,每个君王都自称是上天所设立,是按上天标准所拣选而登上宝座的。

所以这里重点不是要讲大卫是多么敬虔的人,重点是要指出:拣选君王乃是上帝做的。大卫毫不完美,他将搞砸很多事,上帝都知道,尽管如此,上帝拣选他来完成祂的计画。

上帝今日也拣选我们,绝不是因为我们的灵命如何「合神心意」了,而是祂以合祂自己心意的标准拣选我们。我们可以问:祂的标准是什么,我们怎么可能合格?或者我们可以俯伏感恩,谢谢祢愿意使用不配的我!

Leave a Comment

暑期密集希腊文

这个暑假临时受邀在卫理神学院教了三周的密集希腊文,今天完满结束。

我宣布全班都会及格(有一位其实不及格,但我答应给她后续恶补,卫理教务主任说可以暂时成绩空白,等我觉得她合格了再给成绩,所以我假设她也会及格,只是会延后一点),他们都好开心,有些人大概担心了好久,只是不好意思问,现在重担卸下,笑容满面。

两位同学接受了我的邀请,将参加我们网上希腊文读经班。想到三周前他们连字母都不认得,三周后就要和许多有十年读经火侯的人一起用原文读经,我都开始觉得自己真厉害,简直是神迹创造者呢:)

其中一位对我特别感激,因为她原先完全没有文法基础(我是后来才知道,现在年轻一代的教育,学校是不教文法的),今天最后一堂课,她多次提到她第一周有多沮丧,觉得肯定学不下去,没想竟能被我从零训练到现在够格参加原文读经班⋯⋯真的,才三周,但变化何止天壤?

这三周背后有许多人为我代祷,上帝都一一垂听了,我还在化疗中的身体,不但承受得住密集课程的体力要求,而且每天都满有喜乐,容光焕发。密集课程前我刚结束上回合的化疗,现在课程一结束,下周又要回医院接受最后一回合(第八回合)化疗。无论在医院、在教室、在哪里,主恩够用,感谢主,也感谢我的代祷勇士!

Leave a Comment

可爱的祷告

这周开始化疗。乳癌第二期。正逢大斋节期,自勉一起经历主耶稣的苦难,愿今年复活节时也一起经历祂的复活。

住院期间,牧灵部关怀师张修女来探视,说要为医生、护士、化疗药物祷告,要告诉自己细胞说:「药物来了,赶快躲开,这不是要给你们的」,对癌细胞说:「你们可以走了」,好可爱!

Leave a Comment

信主了,然后呢?

欣然看到校园11月新书《信主了,然后呢? 》上市了。这是新约大师赖特的著作,我应邀贡献了一篇导论。有兴趣的可在此线上试读

Leave a Comment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