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依谈启示录

新约学者费依(Gordon Fee)受访谈论启示录影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标点符号不重要?

我常改到一些学生作业,要嘛不加标点符号,要嘛标点符号用得极不恰当,似乎标点符号是不重要的。所以最近看到这幅漫画,就觉得特别好笑。同学们,看到吗,标点符号是性命交关的呀!

Leave a Comment

禁食祷告

除了在神学院教新约、在网上教希腊文,并继续《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的翻译之外,最近又受邀为孙宝玲院长的《新约导论》审稿,以及为下期书飨杂志写一篇帮助读者阅读赖特《耶稣与神的得胜》的文章,所以忙碌异常,本来没有时间、没有心思写网志杂感。但是昨天课堂上被问到一个问题,这问题也是我在华人教会圈内常被问到的,所以有种强烈的不吐不快的感觉,那就写下来吧。

同学提问的是禁食祷告的问题,是不是有些事非得靠禁食不可? 「因为某一类的鬼,非得禁食才能赶出吗?」我先深呼吸、笑一笑(以免发作脾气):「你可以把经文找出来吗?」全班一阵忙乱翻查圣经。

马可9:29!很好,但是和合本是「非用祷告」,然后用小字注解「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意思是有的抄本是「非用祷告和禁食」,但是今天大部分圣经采用的抄本都是「非用祷告」。

马太17:21呢?是的,和合本有这一节,但是原文圣经没有呢!意思是有些抄本有这一节经文,有些抄本没有,而原文圣经的编辑委员做过经文鉴别后认为应该没有。

你们还有别的经文吗?没有!所以「有些事非得禁食」的论点,找不到圣经根据,对不对?事实上,我还有个惊人的消息告诉大家,整本新约完全没有要基督徒禁食的教导喔!你们找得到什么经文?

旧约是有要求百姓禁食的,起先是赎罪日,全国要禁食。后来渐渐有其他禁食传统形成,到第一世纪,法利赛人固定「一个礼拜禁食两次」(路18:12)。

新约呢?福音书提到主受试探时「禁食四十昼夜」(太4:2),使徒行传两次提到教会禁食祷告(徒13:2-3、14:23)。但这些是叙述文,没有吩咐我们要照做。

主有吩咐「你们禁食的时候」要如何(太6:16ff),但这不等同于主吩咐门徒必须禁食啊。事实上,我们有相反的经文,主教导门徒不禁食——因为别人指责祂的门徒不禁食的时候,主认为那是正确的(太9:14ff)。

新约书信是教导性文字,充满各式各样的教导,教导新约信徒如何明白真理和行事为人,但书信中完全没有提到禁食。如果神认为我们应该禁食,禁食是对我们有益的操练,为什么不教我们呢?

注意喔,我没有说禁食是不可以的、没益处的喔,我说的是,圣经没有吩咐基督徒必须禁食!你有感动要为某事禁食,OK,但那是你和神之间的事,千万不要跟别人分享时变成,我们都应该这样做。

有同学带点感慨地跟进一个问题:「为什么人喜欢做苦行僧的事?」(这是我的措辞,因为我不太记得她用的确切字眼,但是意思是这样的)

好问题!为什么耶稣说「非用祷告」,某天某个文士抄写着抄写着就变成「非用祷告和禁食」?为什么圣经没有吩咐基督徒禁食,基督徒却一直(我就被问过好多好多次)觉得应该禁食?

耶稣的重点是祷告,我们却把重点转移到禁食(因为我每次被问的都是何时该禁食、该如何禁食等,仿佛耶稣说的是「非用禁食」) 。祷告是向神支取祂的恩典和大能,禁食偏向自我修炼的角度。人喜欢修炼,恐怕是信心问题,因为不真的信任神乐意给我们,所以「靠人不如靠己」?或是「天助自助者」「我要表现得敬虔才能博取神愿意给我」的功德观念作祟?

后记:写完此篇后,才发现其实同样的问题,我先前已经写过一篇,可见前文效果不彰,那就再增加一篇吧,呵呵!

Leave a Comment

他们说我什么

今天到卫理神学院时,一位以前没见过的年轻姊妹在门口接我,她说很高兴今天终于第一次见到我,因为常常听到办公室其他同工说起我,我以为她接着要说常听到我教书教得好之类,结果她说的是,常听到她们说我皮肤好好啊——啥,什么,原来别人在我背后谈论的是这个?啼笑皆非!

今天简介约翰福音,自己讲得很过瘾,同学们也频频点头,可惜没讲完,即使延后了下课时间还是讲不完。下课后,一位同学对我说「老师你好棒」,另一位同学跟我说今天有被震撼到,又一位同学告诉我她今天收获很大⋯⋯我知道我这部分的东西蛮精彩的,不过被这么大力欣赏还是有点出乎意外!可见我不是只有皮肤好啊😊

Leave a Comment

爱人如己

有些真理很重要,但是我们觉得太熟了,老掉牙了,懒得再多想,虽然头脑知道重要,但往往就被我们一笔带过。 「爱人如己」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真理。

所以本周的网上希腊文读经班读到罗马书13:8-10,对于「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我刻意鼓励大家多进一步讨论与思想。

我们讨论了「完全」这个动词,保罗选择用完成式πεπλήρωκεν的含义。如果简单地用aorist时态,这个动词还是表达了「完全」:你遵行「爱人」一条律法,你就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但是用完成式就多一层意思,你不但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而且这事实是不能翻盘的,不能以后又有人说,对不起,突然发现你还欠一条律法,还不完全云云。

有同学问起,原文是「爱邻舍」(ἀγαπήσεις τὸν πλησίον σου),中文却译为「爱人」,是惯例还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中国人比犹太人「博爱」吗?应该不是。我猜是因为中文「爱人如己」比「爱邻舍如己」容易朗朗上口吧。但是因为中文的教导变成「爱人」,相对上空洞很多。举例来说,你跟邻居吵架,但是星期天做礼拜,牧师要大家反省有没有爱人如己,你觉得挺平安的,压根忘了吵架的事,因为「爱人」是比较抽象的概念,很难评估你爱不爱人,不像「爱邻舍」那么具体,你良心马上会提醒你,你没有爱邻舍,要悔改。其实要爱抽象的「人」容易些,捐款帮助非洲难民、参与某项救灾活动、为无家游民祷告等等,会让我们以为自己是爱人的,但是要爱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无论是家人、邻居、同事、同工,往往才真的考验我们到底有多少爱心。

我的《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翻译,最近正好翻译到「爱」(ἀγαπάω / ἀγάπη) 这个部分,其中有一点特别给我蛮深感触的。作者讨论犹太人对利未记19:18「爱人如己」的理解,他说:Love in this context means devotion toward one’s neighbors。我犹疑如何翻译devotion,翻译成「奉献给邻舍」或「对邻舍忠诚」不行啊,最后我译为「致力爱邻舍」。我必须承认我从未这样理解过「爱人如己」。但是如果所有的律法和诫命可以总结为两条:爱神和爱人,而爱神的意思是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祂,那么爱人的意思不也该以此类推,要致力去爱吗?哪有别种爱法? 「爱不爱?」「爱!」「如何爱?」「随便爱一下!」那不就只剩空洞的口号了吗?

或许有人会说「爱人如己」不是已经界定了要如何爱吗?要爱人「如己」呀。不错,理想中,这是挺清楚的界定,我们如何爱自己,就要用同样标准去爱别人。但是现实中这可能不管用,因为我认识太多已经受伤破碎根本不太爱自己的人,那么「爱人如己」就变成不用去爱别人的借口了——我如何不爱自己,我就如何不爱别人。其实新约的标准已经不再是用自己、而是用主耶稣为标准:主如何为我们「舍命」(原文是放下自己),我们就当如何为别人「舍命」(约壹3:16),就是要肯为别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时间、金钱、精神⋯⋯甚至性命。所以,怎样是「致力」去爱?就是要舍己去爱。

Comments (1)

新天新地里有恐龙吗?

有时会遇到有宠物逝去的弟兄姊妹提问,将来到天国还会否见到心爱的狗儿猫儿等等。不过这周的启示录课堂上,我被问到一个以前没想过的问题。

我们讲到启示录4~5章,天上的敬拜。根据约翰所描绘宇宙大敬拜的图画,最内圈是四活物和廿四长老(5:8-10) (代表神所造的万物和新旧约圣徒),外圈是千千万万天使(5:11-12),然后宇宙各角落蜂涌而起地敬拜(5:13),最后天庭回应(5:14)。同学们向往之余,对「敬拜」这个议题,无论从神学角度或应用角度,都有非常热烈的讨论。

启5:13「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有一位同学针对5:13「一切所有被造之物」提问:既然是「一切所有」,那么所有已经绝种的受造物将来也要复活来参与敬拜吗?虽然我当时的回答是,这种图画的重点是要指出受敬拜的对象多么配得敬拜,不是敬拜者是哪些人。但是我脑海中已浮现一堆《侏罗纪公园》《与恐龙共舞》之类的画面,挥之不去:我们将来在新天新地里会与恐龙一起敬拜吗?

Leave a Comment

近况

今天我被提醒,网志很久没写了。我一直以为反正没什么人看,一忙就懒得写了。但是也许应该稍微报告一下近况,免得我的两三人读者群以为我人间蒸发了😊

忙完春季在卫理神学院的两门课之后,暑假接了一个翻译工作,橄榄华宣出版社的《新国际旧/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Old / New Testament Theology and Exegesis),原文一套十册,是个大工程,我承接了新约中的一部分。这部词典的前身,白高伦(Collin Brown)主编的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Theology,我自己就很喜欢。这次新版,新约部分的主编是我以前神学院的教授,Moisés Silva,学术水准是可以肯定的。

开始不久我就发现这工作超级适合我这种书呆子!我本来自己就有整理希腊文同根字、同义词、反义词等的习惯,而且是有点龟毛、吹毛求疵的强迫症毛病,而词典正是这种特性,所以虽然每个月有一定的进度要达成,有一定的压力,我却自己穷开心得很!

秋季将开启示录课程,这是华神的课。暑假在备课写讲义时,发现常常备课与灵修混为一体,讲义写着写着、就突然很有感动祷告赞美或唱诗歌,也是很有意思、很享受的经验!

2017年的希腊文初阶班也在暑假开始了。这届报名学生特别少,开始就只有十人,两个月后现在只剩小猫三只,不过是蛮优秀的三只小猫,呵呵!当然,我们周一与周四的希腊文读经班是一直在持续进行的,现在在读罗马书。罗马书真的是精彩,不但学生们都觉得很有收获,连我自己都很意外地发现我也很有收获。

Comments (1)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