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变了

前天下午在卫理神学院上课,和同学们讨论到耶稣的家谱,马太和路加记载的有明显不同,我们要怎么解释?

马太福音 路加福音
亚当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
大卫
大卫
所罗门
拿单
雅各
希里
约瑟
约瑟
耶稣 耶稣

有同学说,一个是约瑟的家谱(太),一个是马利亚的家谱(路)。

的确,整个耶稣降生叙事,路加焦点是马利亚,从她的角度叙说故事。马太的叙事焦点则是从约瑟被托梦讲起。但是这个解释法的问题是,路加明显强调了约瑟是大卫后裔(路4:23,31),却没有任何地方提到马利亚是大卫后裔。

又有同学指出,一个是皇室的家谱(太),一个是实际的家谱(路)。

没错,马太追溯的是大卫之子所罗门这支家谱(1:6),而路加追溯的是大卫另一个儿子拿单(3:31)。这个解释有助于神学角度,因为马太要强调耶稣是犹太人的王,而路加要描绘耶稣是道道地地的人。

不过这个解释并没有解决「为何有两个家谱」的基本问题。或者更具体说,根据马太,约瑟的父亲是雅各(1:16),根据路加,约瑟的父亲是希里(3:23),我问同学:「约瑟怎会有两个父亲呢?」

我还以为我问了很有趣、又很富启发性的问题呢,不料学生的反应是:「这很常见啊!」呃?反而是我愣了一下。真是时代不同了,现代多元化家庭有两个父亲是不以为奇的。

好吧,那我们讨论第一世纪的约瑟怎么会有两个父亲吧 😦

其实有两个可能理由,来解释约瑟有两个父亲:

第一,可能马利亚没有兄弟,她家没有人传宗接代,所谓「约瑟是希里的儿子」,是指希里认领女婿约瑟为自己儿子。这样约瑟就有两个族谱,他自己的和马利亚的。

第二,可能雅各与希里是兄弟。其中ㄧ人去世,另一人按照旧约的利未婚姻法娶他的妻子(申25:5),生下约瑟。这样约瑟就有两个父亲,一个是肉身的,一个是法律上的。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是三种语态或两种语态?

孟恩思博士(Dr. Bill Mounce)最新网志上,提到他做了一个新的
Youtube教学影片,教导希腊文的语态。我把影片中所讲的内容整理如下:

A. 在传统教学里,希腊文有三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3. 被动(Passive):主词是接受动作者

B. 但近代学术研究的看法渐渐趋向,希腊文大概只有两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Pass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后者又可以按照「主词受影响」(subject-affectedness) 的程度再加以细分:

  1. 所谓「异相动词」(Deponent)():主词多少还是有受影响

    例如 πορεύομαι,当你说「我去」时,你岂不是会去到某地吗?

  2. 间接关身(Indirect Middle):「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多一些

    例如雅各1:21「你们要领受那所栽种的道」(δέξασθε τὸν ἔμφυτον λόγον),为什么δέχομαι是关身的?因为你是为自己领受,你会被影响。

    又如以弗所1:4「神拣选了我们」(ἐξελέξατο ἡμᾶς),祂不是拣选我们而已,祂是为祂自己拣选我们,因此ἐκλέγομαι是关身。

  3. 累赘关身(Redundant Middle):关身与ἑαυτοῦ一起合用,ἑαυτοῦ是多余的,因为关身已包含「主词受影响」了

    例如罗马6:11「你们当看自己是死的」(λογίζεσθε ἑαυτοὺς νεκροὺς),就是这样的结构。

  4. 直接关身(Direct Middle):动词直接做在主词身上,「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大

    所有跟「打扮」(grooming) 有关的动词都可归在这类,例如梳头发,你必直接受这动作影响。

    例如马太27:24,彼拉多在众人面前「洗手」(ἀπενίψατο τὰς χεῖρας),ἀπονίπτω用关身,因为他是洗自己的手。

    最有名的例子,马太27:5,犹大出去「吊死了」(ἀπήγξατο),ἀπάγχω的关身,把自己吊死。

  5. 被动(Passive):所有焦点都放在主词上,主词接受全部动作的影响

() 纯化论者恐怕会反对「异相动词」这种用词,因为这来自拉丁文的文法,而非希腊文本身。

Leave a Comment

可以为球赛输赢祷告吗

说到祷告,周一早上超级杯比赛一结束,新英格兰爱国者队逆转胜,我还在又惊又喜的情绪里时,就接到波士顿好友来信:

What a game!
You must have prayed so hard to make them play so well in the 4th quarter!

真不是开玩笑的,我确实有祷告欸!

我们起先输得唏哩花啦、惨不忍睹,我胆小不敢看,就关了电视开始祷告。不过我是先为一些最近教会挂心的事和我新学期即将开学的课程祷告,然后才跟祂说,「我真的很想赢」。先求祂的国,其他东西就会给我们 (马太6:33),真不是盖的:)

我常教导祷告的事,所以我预测会有人问我,基督徒可以这样祷告吗?这样祷告就「灵」吗?两队球迷都有敬虔的基督徒,都这样祷告,上帝听谁的?

我是天父的孩子,我把自己想要的告诉祂,所以我的祷告包括「我真的很想赢」,尤其这两年承受的一堆窝囊气——爱国者球迷都心照不宣,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特别想赢。我在我天父面前,需要伪装什么?

至于上帝会如何处理,我全然交托。我从未有一刻以为,因为我这样祷告了,爱国者就一定会赢。当我祷告「我真的很想赢」时,我同时委身「愿祢的旨意成就」,如果我们输球,我信赖这是祂给我当下最好的安排!所以祷告完,平安感并不来自于有把握谁输谁赢——后来赢球的刹那,我其实是目瞪口呆的!

Leave a Comment

可爱的祷告

昨天收到一封学生来信:

邱老师,您好,

天气超冷的,请多保重身体喔!

昨晚睡前,我带三个孩子祷告时,有特别为您祷告喔,我说:「请为邱老师祷告,希望邱老师不要被我们这些学生气死了!」孩子们瞪大眼睛惊讶与不解地看着我,看他们惊讶的表情,我笑着补充:「因为我们这几位学生太不用功啦!老师期待我们是要更用功的⋯」 平常都是他们小孩子天天在被念不用功,现在他们知道大人学生也会被更老的老师念太不用功了,他们感觉有趣!:-)

后来我们真的这样祷告喔:「求主保守邱老师的身体健康,尤其不要被学生们气死了!⋯⋯也求主保求每个学生都能顺利完成最后的课程。」: -)

这么可爱的来信,把我逗得眼开眉笑,也非常非常珍惜!

其实,他们还不知道,上帝已经垂听了他们的祷告,在我收到这信的前一晚,希腊文读经班进行得特别让我享受,我在日记里写道:

感谢主,我自己热爱读经,竟又有这么一班可以匹配的知己,人生无憾啊!

Comments (1)

失声

今年秋冬已感冒两次。最近这次其实其他症状都很轻微,唯独失声得厉害。上周的希腊文初阶班线上讨论,我完全没有声音,从头至尾只能用打字与同学们进行讨论,居然也顺利完成,感谢主!之后其他的读经班,勉强有微弱的声音,不但没有影响一向的热烈讨论,而且结束时还有同学开玩笑,邱老师今天听起来特别温柔,呃,是想暗示什么吗? 😊

小孩子又有另一番逻辑。我五岁的小姪子,见我说话声音微弱,就爬到我身上,一面用他的小手来捏弄我的嘴,一面说:「来,大声!」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Leave a Comment

满是感恩

我的希腊文课程,本月份开始在韩国CGNTV中文电视台播出了!据他们告诉我,主要的观众对象是在大陆用卫星收视的华人,每周一课,每天有直播、也有重播的时段。因为很多地方网禁蛮严格的,并不容易用网路方式上课。

我自己没有卫星收视的经验,也不熟悉这种教学的果效。我原来的课程设计是针对网上学习的,所以我会关心,如果学习者不能下载讲义,无法交习题给老师批改,有问题也无处发问⋯⋯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CGNTV也是第一次制作圣经语言的课程,他们做过的最相关的经验只有空中英语教学。所以我们大家都是在摸索吧!

我很感动、印象很深的是,课程录影结束后,还有很大一部份工程是后制,我本来以为我的课程字幕和图表都是现成的,可以直接使用,但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们几乎是全部重做。我自己做过,当然晓得制作这些字幕和图表多费工夫,而希腊文对我是专业,对他们却是业余,这份心血可想而知!其实我想,我应该已经「意外」多收了一个学生——我的制作人,因为如果没有真的消化课程内容,这些字幕和图表是做不出来的。

今天是美国感恩节,真是提醒我们凡事谢恩!感谢主,为我们提供各种不同管道,来帮助有心学习圣经原文的弟兄姐妹和慕道友(是的,他们说他们的收视对象不只基督徒)。也为CGNTV这群认真摆上的同工感谢主,相信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蒙主亲自纪念!

如果你没有卫星,但是有网路,CGNTV的节目也可以上Youtube收看。我的《空中神学讲座——新约希腊文》频道在此

祝福大家都蒙主厚恩,感恩节快乐!

Leave a Comment

早上的震惊

一早起来看到的头条新闻是新英格兰爱国者队把Jamie Collins交易走了,震惊得差点跌破眼镜!这是我们最佳防卫球员,你把他换走?好,假使你真的可以换到更好的什么,还说得过去,我认为你至少要换到一个或两个第一轮选秀签吧,结果只换到明年的第三轮签,搞什么鬼?这种时候剩下的大概就是只能说「In Bill We Trust」(注)的时候了吧?

这种球迷口号是不是有点像信徒搞不懂上帝作为时会说的话?

前爱国者助理总裁Mike Lombardi曾数次批评Collins有时不遵照教练们设定的策略,自行改变(freelancing)。我想起昨天看的那场赛事,第一轮攻防就是一例,当时对方一下子冲跑了28码,我还对着电视大叫,喂,你们的防守在干嘛?原来是有人擅自变化。 Belichick从来不怕换走大牌明星球员,当年他释掉Lawyer Milloy,我们第一场球31-0大输,导致ESPN宣称「他们恨死他们的教练」(They hate their coach),蔚为「趣」谈,当然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反而是爱国者奋力夺得该年超级杯冠军。显然Belichick要的是肯受教的球员,球技高超固然很好,但若不能听从教练就无法帮助球队赢球。

身为老师,我很有同感,我也看重学生能否受教。有些学生程度不错,但不能受教,总是按自己想法我行我素。碰到这样的学生,若屡次劝说仍不听从,最后也只能放弃,无法教了。

至于这会否影响我们今年夺冠,现在还很难说。理论上,防守上失掉一名这种等级的球员,实力一定是削减。但是,如果这事可以杀鸡儆猴,对那些被目前七胜一败最佳战绩与媒体夸耀弄得沾沾自喜、不肯拿出百分百实力来练球与预备的球员,有浇一桶冷水的唤醒作用,说不定对夺冠反有助益。

有时上帝在我们人生里给我们很大打击,是不是也是因为我们讲不听,祂必须用这种方式,让我们痛定思痛,才能转为人生胜利组呢?

注:这是爱国者球迷爱说的口号,Bill指的是爱国者的总教练Bill Belichick。当然这是借用美国著名格言「我们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

Leave a Comment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