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人如己

有些真理很重要,但是我们觉得太熟了,老掉牙了,懒得再多想,虽然头脑知道重要,但往往就被我们一笔带过。 「爱人如己」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真理。

所以本周的网上希腊文读经班读到罗马书13:8-10,对于「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我刻意鼓励大家多进一步讨论与思想。

我们讨论了「完全」这个动词,保罗选择用完成式πεπλήρωκεν的含义。如果简单地用aorist时态,这个动词还是表达了「完全」:你遵行「爱人」一条律法,你就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但是用完成式就多一层意思,你不但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而且这事实是不能翻盘的,不能以后又有人说,对不起,突然发现你还欠一条律法,还不完全云云。

有同学问起,原文是「爱邻舍」(ἀγαπήσεις τὸν πλησίον σου),中文却译为「爱人」,是惯例还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中国人比犹太人「博爱」吗?应该不是。我猜是因为中文「爱人如己」比「爱邻舍如己」容易朗朗上口吧。但是因为中文的教导变成「爱人」,相对上空洞很多。举例来说,你跟邻居吵架,但是星期天做礼拜,牧师要大家反省有没有爱人如己,你觉得挺平安的,压根忘了吵架的事,因为「爱人」是比较抽象的概念,很难评估你爱不爱人,不像「爱邻舍」那么具体,你良心马上会提醒你,你没有爱邻舍,要悔改。其实要爱抽象的「人」容易些,捐款帮助非洲难民、参与某项救灾活动、为无家游民祷告等等,会让我们以为自己是爱人的,但是要爱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无论是家人、邻居、同事、同工,往往才真的考验我们到底有多少爱心。

我的《新国际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翻译,最近正好翻译到「爱」(ἀγαπάω / ἀγάπη) 这个部分,其中有一点特别给我蛮深感触的。作者讨论犹太人对利未记19:18「爱人如己」的理解,他说:Love in this context means devotion toward one’s neighbors。我犹疑如何翻译devotion,翻译成「奉献给邻舍」或「对邻舍忠诚」不行啊,最后我译为「致力爱邻舍」。我必须承认我从未这样理解过「爱人如己」。但是如果所有的律法和诫命可以总结为两条:爱神和爱人,而爱神的意思是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去爱祂,那么爱人的意思不也该以此类推,要致力去爱吗?哪有别种爱法? 「爱不爱?」「爱!」「如何爱?」「随便爱一下!」那不就只剩空洞的口号了吗?

或许有人会说「爱人如己」不是已经界定了要如何爱吗?要爱人「如己」呀。不错,理想中,这是挺清楚的界定,我们如何爱自己,就要用同样标准去爱别人。但是现实中这可能不管用,因为我认识太多已经受伤破碎根本不太爱自己的人,那么「爱人如己」就变成不用去爱别人的借口了——我如何不爱自己,我就如何不爱别人。其实新约的标准已经不再是用自己、而是用主耶稣为标准:主如何为我们「舍命」(原文是放下自己),我们就当如何为别人「舍命」(约壹3:16),就是要肯为别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时间、金钱、精神⋯⋯甚至性命。所以,怎样是「致力」去爱?就是要舍己去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新天新地里有恐龙吗?

有时会遇到有宠物逝去的弟兄姊妹提问,将来到天国还会否见到心爱的狗儿猫儿等等。不过这周的启示录课堂上,我被问到一个以前没想过的问题。

我们讲到启示录4~5章,天上的敬拜。根据约翰所描绘宇宙大敬拜的图画,最内圈是四活物和廿四长老(5:8-10) (代表神所造的万物和新旧约圣徒),外圈是千千万万天使(5:11-12),然后宇宙各角落蜂涌而起地敬拜(5:13),最后天庭回应(5:14)。同学们向往之余,对「敬拜」这个议题,无论从神学角度或应用角度,都有非常热烈的讨论。

启5:13「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有一位同学针对5:13「一切所有被造之物」提问:既然是「一切所有」,那么所有已经绝种的受造物将来也要复活来参与敬拜吗?虽然我当时的回答是,这种图画的重点是要指出受敬拜的对象多么配得敬拜,不是敬拜者是哪些人。但是我脑海中已浮现一堆《侏罗纪公园》《与恐龙共舞》之类的画面,挥之不去:我们将来在新天新地里会与恐龙一起敬拜吗?

Leave a Comment

近况

今天我被提醒,网志很久没写了。我一直以为反正没什么人看,一忙就懒得写了。但是也许应该稍微报告一下近况,免得我的两三人读者群以为我人间蒸发了😊

忙完春季在卫理神学院的两门课之后,暑假接了一个翻译工作,橄榄华宣出版社的《新国际旧/新约神学与解经词典》(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Old / New Testament Theology and Exegesis),原文一套十册,是个大工程,我承接了新约中的一部分。这部词典的前身,白高伦(Collin Brown)主编的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Theology,我自己就很喜欢。这次新版,新约部分的主编是我以前神学院的教授,Moisés Silva,学术水准是可以肯定的。

开始不久我就发现这工作超级适合我这种书呆子!我本来自己就有整理希腊文同根字、同义词、反义词等的习惯,而且是有点龟毛、吹毛求疵的强迫症毛病,而词典正是这种特性,所以虽然每个月有一定的进度要达成,有一定的压力,我却自己穷开心得很!

秋季将开启示录课程,这是华神的课。暑假在备课写讲义时,发现常常备课与灵修混为一体,讲义写着写着、就突然很有感动祷告赞美或唱诗歌,也是很有意思、很享受的经验!

2017年的希腊文初阶班也在暑假开始了。这届报名学生特别少,开始就只有十人,两个月后现在只剩小猫三只,不过是蛮优秀的三只小猫,呵呵!当然,我们周一与周四的希腊文读经班是一直在持续进行的,现在在读罗马书。罗马书真的是精彩,不但学生们都觉得很有收获,连我自己都很意外地发现我也很有收获。

Leave a Comment

时代变了

前天下午在卫理神学院上课,和同学们讨论到耶稣的家谱,马太和路加记载的有明显不同,我们要怎么解释?

马太福音 路加福音
亚当
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
大卫
大卫
所罗门
拿单
雅各
希里
约瑟
约瑟
耶稣 耶稣

有同学说,一个是约瑟的家谱(太),一个是马利亚的家谱(路)。

的确,整个耶稣降生叙事,路加焦点是马利亚,从她的角度叙说故事。马太的叙事焦点则是从约瑟被托梦讲起。但是这个解释法的问题是,路加明显强调了约瑟是大卫后裔(路4:23,31),却没有任何地方提到马利亚是大卫后裔。

又有同学指出,一个是皇室的家谱(太),一个是实际的家谱(路)。

没错,马太追溯的是大卫之子所罗门这支家谱(1:6),而路加追溯的是大卫另一个儿子拿单(3:31)。这个解释有助于神学角度,因为马太要强调耶稣是犹太人的王,而路加要描绘耶稣是道道地地的人。

不过这个解释并没有解决「为何有两个家谱」的基本问题。或者更具体说,根据马太,约瑟的父亲是雅各(1:16),根据路加,约瑟的父亲是希里(3:23),我问同学:「约瑟怎会有两个父亲呢?」

我还以为我问了很有趣、又很富启发性的问题呢,不料学生的反应是:「这很常见啊!」呃?反而是我愣了一下。真是时代不同了,现代多元化家庭有两个父亲是不以为奇的。

好吧,那我们讨论第一世纪的约瑟怎么会有两个父亲吧 😦

其实有两个可能理由,来解释约瑟有两个父亲:

第一,可能马利亚没有兄弟,她家没有人传宗接代,所谓「约瑟是希里的儿子」,是指希里认领女婿约瑟为自己儿子。这样约瑟就有两个族谱,他自己的和马利亚的。

第二,可能雅各与希里是兄弟。其中ㄧ人去世,另一人按照旧约的利未婚姻法娶他的妻子(申25:5),生下约瑟。这样约瑟就有两个父亲,一个是肉身的,一个是法律上的。

Leave a Comment

希腊文是三种语态或两种语态?

孟恩思博士(Dr. Bill Mounce)最新网志上,提到他做了一个新的
Youtube教学影片,教导希腊文的语态。我把影片中所讲的内容整理如下:

A. 在传统教学里,希腊文有三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3. 被动(Passive):主词是接受动作者

B. 但近代学术研究的看法渐渐趋向,希腊文大概只有两种语态:

  1. 主动(Act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
  2. 关身被动(Middle/Passive):主词是发出动作者,但又受该动作影响

后者又可以按照「主词受影响」(subject-affectedness) 的程度再加以细分:

  1. 所谓「异相动词」(Deponent)():主词多少还是有受影响

    例如 πορεύομαι,当你说「我去」时,你岂不是会去到某地吗?

  2. 间接关身(Indirect Middle):「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多一些

    例如雅各1:21「你们要领受那所栽种的道」(δέξασθε τὸν ἔμφυτον λόγον),为什么δέχομαι是关身的?因为你是为自己领受,你会被影响。

    又如以弗所1:4「神拣选了我们」(ἐξελέξατο ἡμᾶς),祂不是拣选我们而已,祂是为祂自己拣选我们,因此ἐκλέγομαι是关身。

  3. 累赘关身(Redundant Middle):关身与ἑαυτοῦ一起合用,ἑαυτοῦ是多余的,因为关身已包含「主词受影响」了

    例如罗马6:11「你们当看自己是死的」(λογίζεσθε ἑαυτοὺς νεκροὺς),就是这样的结构。

  4. 直接关身(Direct Middle):动词直接做在主词身上,「主词受影响」程度更大

    所有跟「打扮」(grooming) 有关的动词都可归在这类,例如梳头发,你必直接受这动作影响。

    例如马太27:24,彼拉多在众人面前「洗手」(ἀπενίψατο τὰς χεῖρας),ἀπονίπτω用关身,因为他是洗自己的手。

    最有名的例子,马太27:5,犹大出去「吊死了」(ἀπήγξατο),ἀπάγχω的关身,把自己吊死。

  5. 被动(Passive):所有焦点都放在主词上,主词接受全部动作的影响

() 纯化论者恐怕会反对「异相动词」这种用词,因为这来自拉丁文的文法,而非希腊文本身。

Leave a Comment

可以为球赛输赢祷告吗

说到祷告,周一早上超级杯比赛一结束,新英格兰爱国者队逆转胜,我还在又惊又喜的情绪里时,就接到波士顿好友来信:

What a game!
You must have prayed so hard to make them play so well in the 4th quarter!

真不是开玩笑的,我确实有祷告欸!

我们起先输得唏哩花啦、惨不忍睹,我胆小不敢看,就关了电视开始祷告。不过我是先为一些最近教会挂心的事和我新学期即将开学的课程祷告,然后才跟祂说,「我真的很想赢」。先求祂的国,其他东西就会给我们 (马太6:33),真不是盖的:)

我常教导祷告的事,所以我预测会有人问我,基督徒可以这样祷告吗?这样祷告就「灵」吗?两队球迷都有敬虔的基督徒,都这样祷告,上帝听谁的?

我是天父的孩子,我把自己想要的告诉祂,所以我的祷告包括「我真的很想赢」,尤其这两年承受的一堆窝囊气——爱国者球迷都心照不宣,知道我在说什么——我特别想赢。我在我天父面前,需要伪装什么?

至于上帝会如何处理,我全然交托。我从未有一刻以为,因为我这样祷告了,爱国者就一定会赢。当我祷告「我真的很想赢」时,我同时委身「愿祢的旨意成就」,如果我们输球,我信赖这是祂给我当下最好的安排!所以祷告完,平安感并不来自于有把握谁输谁赢——后来赢球的刹那,我其实是目瞪口呆的!

Leave a Comment

可爱的祷告

昨天收到一封学生来信:

邱老师,您好,

天气超冷的,请多保重身体喔!

昨晚睡前,我带三个孩子祷告时,有特别为您祷告喔,我说:「请为邱老师祷告,希望邱老师不要被我们这些学生气死了!」孩子们瞪大眼睛惊讶与不解地看着我,看他们惊讶的表情,我笑着补充:「因为我们这几位学生太不用功啦!老师期待我们是要更用功的⋯」 平常都是他们小孩子天天在被念不用功,现在他们知道大人学生也会被更老的老师念太不用功了,他们感觉有趣!:-)

后来我们真的这样祷告喔:「求主保守邱老师的身体健康,尤其不要被学生们气死了!⋯⋯也求主保求每个学生都能顺利完成最后的课程。」: -)

这么可爱的来信,把我逗得眼开眉笑,也非常非常珍惜!

其实,他们还不知道,上帝已经垂听了他们的祷告,在我收到这信的前一晚,希腊文读经班进行得特别让我享受,我在日记里写道:

感谢主,我自己热爱读经,竟又有这么一班可以匹配的知己,人生无憾啊!

Comments (1)

Older Posts »